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芜湖人文网


                                   文苑漫步       摄影天地       书画长廊       国学讲坛       文化传承       教育培训       影像档案       文化定制

                                   人在旅途       慢享生活       会展中心       美食江湖       人文地图       特别策划       应用下载       联系我们

查看: 899|回复: 12

谈正衡:青青弋江水

[复制链接]

43

精华

2514

主题

2万

帖子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4244
QQ
发表于 2014-5-9 22:3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1402281706d605c3123e6596cd.jpg


柳拂桥工作室:文案、图片、视频,全方位策划制作与发布。电话:18110889009     QQ:56434102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3

精华

2514

主题

2万

帖子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4244
QQ
 楼主| 发表于 2014-5-9 22:4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檀板梦,眉梢扬,一样文章两相看;
柳丝短,春雨长,羽衣不耐窗前寒……


                                                     风情溯源

像一只傍河飞翔的水鸟,这些年,我一直傍依着这条叫青弋江的水流起起落落地扇动翅翼。老家是南陵县弋江镇,在下游的西河古镇教过10年书,后来又到芜湖县城湾沚工作数年……现在,则住在芜湖市两江交汇处临江桥旁,青弋江就从桥下流入长江。
上世纪六十年代早期,青弋江上还漂满了白帆,很是诗情画意。记忆中的青弋江,它的风采,恰到好处便这一个“青”字。湿漉漉的青,飘飘逸逸的翠,浪粼粼荡漪开来,是那清纯娟秀处子般含情脉脉的蓝。而当落花三月,林莺啼翠,柳丝长,春雨细,河面上若即若离一层蒙蒙青雾,则分明又是一个怨春的少妇。夏日傍晚,潮水涨上来,一排排繁茂浓密的岸柳,半截身子浸在水里,泊下碧透沁蓝的荫凉;河心里流动着飞鸟,流动着云锦,流动着两岸圩堤上高高矮矮的房影。渔歌唱晚,牧笛悠悠,乌篷船上少女的双浆,荡起缕缕青丝柔波,也荡起了迷蒙温馨的旋律……追根溯源,自然是黄山养育了她的韵致,徽水涵蕴了她的活澹。在那些郁郁葱葱的黛色山峦间,晶晶珠露,淙淙林泉,合着鸟语花香,汇聚成一川碧水,朝飞红云,暮融青峰,才流淌出这蜿蜒千里、销人魂魄的秀色!
清粼粼流淌在皖南的青弋江,古名青水,又名泾水、冷水,发源于黄山山脉西南部。它的上游舒溪河,源自黟县西北方家岭,流至泾县境内,接纳徽水后始称青弋江,在芜湖市中江塔下入长江。
自古以来,青弋江就是“舟楫世界”,是皖南人往返芜湖、金陵等地的交通要道。上游江水蜿蜒曲折地奔流在丛山峻岭之中,两岸千嶂壁立,翠岫凌空,奇秀多姿;自桃花潭至芜湖,下游水流平缓,清澈如镜,良畴美田,阡陌如绣。青弋江秀丽风光,曾倾到过无数诗人,光是李白就曾三次游览,留下了20多首动人诗篇。在《与谢良辅游泾川陵岩寺》中,他写道:“乘君素舸泛泾西,宛似云门对若溪。且从康乐寻山水,何必东游入会稽。”而由我执笔的刊于《光明日报》的《芜湖赋》,开篇即为:“大江东去,天门中开,腾涌洪波折北向;黄山南迤,平畴一统,奔来弋水竞西流……”在这个偏前正后的骈体句中,我是将更多的情感给了青弋江,给了她沿岸那些让人无限怀念的风情胜地。
青弋江承载了皖南厚重的文化和历史,沿岸的古镇码头,皆因水运兴隆而昌盛过,如:桃花潭、章渡、泾县县城、赤滩、马头、弋江镇、西河、红杨、湾沚、方村、清水……都曾是徽商货运和交易的重要集散地。其终点,便是闻名遐迩以徽文化特色著称的芜湖十里长街。


——春深的时节,青弋江边弥眼的金黄、粉红和雪白。自从被吟进一首诗里,这一潭桃花碧水,映带着白墙黑瓦,便永远缠绵在青山的鬓边。

                                              桃花潭:踏歌送君行  潭水深几许
青弋江自黄山脚下流出,一路欢跃着穿越青峰翠岭,来到风光旖旎的泾川,汇聚成烟波荡荡的太平湖。然后再出坝下,折身一拐,就在四面环山的平畴上搅旋出一汪深碧的桃花潭。潭之西岸,石壁森严,老树藤萝荫蔽天日;东岸则白沙堆积,芦苇如帐。
    桃花潭是有幸的,凭着李白一句“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便名动天下,余韵千年不绝。
    唐天宝年间,泾县追星族汪伦听说李白旅居邻县南陵,决心动动脑筋把诗仙诱来,遂修书一封命人送致,曰:“先生好游乎,此地有十里桃花;先生好饮乎?此地有万家酒店!”桃花,酒家,诗酒生涯,正是张扬的生命里不可或缺的浪漫,也许还有对夸大数字的天生亲近感,这李白岂能不立马乐颠颠赶来?谁知,却不见有桃花酒家之盛事。汪伦则不慌不忙解释:“十里桃花,是说十里处有桃花潭;万家酒店,乃潭边有姓万的人家开的酒店……”李白听罢,哈哈大笑,笑这汪伦玩弄文字的机巧无穷,是不是有点近似无赖呵?到底是一见如故,他们泛舟潭上,赏景观鱼,畅饮竟夜,推杯换盏间,两人不断“加深友谊”。在汪伦的陪伴下,忽忽数日过去,诗人作别时,随口吟出了《桃花潭绝句》:“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江南三月,草长莺飞,油菜花一片金黄之时,我与三四友人从芜湖出发,驱车直奔桃花潭。车子径直开到渡口,走下车来,面对的便是久负盛名的桃花潭了。岸边有李白雕像,诗仙就是诗仙,吃了人家喝了人家后,于感动中那么随便一吟,便使一方水土和两个人的名字流传千古。据说当年这两岸真的有过十里花廊,如今虽仍有桃花在开着,却是那种重瓣粉团的碧桃,或浓紫或绯红,散发着一种园林的妖娆。那些曾为诗人踏歌的后人们,大都外出打工挣钱去了,潭水浅了,油菜花肯定也没有以前开得弥眼繁盛。
    古镇位于桃花潭东岸,一色的徽派明清古民居,祠、阁、塔,一样不。老街狭窄而幽深,鹅卵石路面在春日的午后散出黯淡却莹亮的光泽,这是属于岁月的,是数百年来前人驻足的情感色彩。两旁延伸着数十条迷宫一样的小巷,每一条皆有曲径私通勾连。高高的老墙,颜面尽蚀,砖缝裸露。看到一家竹器店,里面挂了似乎是上个世纪的篮子、淘米箩还有竹椅之类篾器,隔壁的理发铺子里放着那种电影中才有的老式躺椅,杂货店的窗台上有一只麻栗色猫蜷成一团在扯着呼噜……
    再走过去,有几家卖字画的店,忽然想到这里是出文房四宝的地方,曾经文事兴盛文风浩荡。古玩店最多,一家连着一家,少游客,主人悠闲地喝着茶。货架上是静静的古玩,门外是幽幽的空巷,墙根绿苔映照着马头墙上的衰草……只有我们一行的说话声和脚步声,坏了宁静。走在这样悠长回转的卵石街道上,很难不有时光倒流的感觉。
    不过,这里的石雕、砖雕、木雕真多,无论是在踏歌岸阁、鞑子楼、南阳镇门楼,还是文昌阁和恺官楼,抬眼低眉,哪处都能撞见精巧的雕刻。值得一提的是,怀仙阁二楼悬有一块“虫二”匾,据说,此二字人皆不得其解,后来还是郭沫若破译出来,谓是“風月无边”……让人恍然大悟之余,不禁拍额深叹前人设思之巧!
    建于明末清初的踏歌岸阁,位于潭东岸古渡口,即汪伦送李白处。底层为一条对直通道,麻石铺地,有石阶下河。两边砌石墙,向街一面设木制屏风,刻《踏歌送行图》,另一面做成半圆门洞框景,让视线聚焦正对桃花潭。上楼的踏步设在两侧,与中间的通道以实墙分开,互不相干。上了楼,凭栏俯眺潭上风光,远山似画,潭清如镜,有奇石“象鼻子”伸进深蓝的水中,望去犹如大象吸水。不知什么人用圆珠笔在墙上记下一首《桃花潭垂钓》诗:“万村芳红眩陆离,一篙新绿漾涟漪。踏歌岸上汪伦酒,赠别舟中李白诗。沙暖忘机幽鸟乐,雨香收钓鳜鱼肥。问津客有重来约,莫待枝头锦片飞。”此诗的原创者应是陆子高,明代人。潭之对岸有垒玉墩,又称仙墩,上筑怀仙阁,与踏歌岸阁隔潭相望。怀仙阁高三层,依山临水,飞檐叠出,气势不凡。
    东岸为翟村,西岸是万村。两大望族,当地人以“水东翟家”和“西岸万家”称之。踩着西岸渡口光滑的青石台阶而上,“桃潭西岸”的仪门高高在上。进得仪门往右,一条长长的古巷向北延伸。此处却是一座空城,在一幢不算太高调的老屋墙上,嵌一块不起眼金属牌,乃是“万家酒家”遗址。当年主客二人开怀畅饮处,早已垆毁屋空,只留下被游人踏得乌亮的石门槛,静默地躺在深巷里,见证着古往今来的沧桑岁月。
    走出万村,桃花渡口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大批青年男女,有安静坐在岸边支了画框写生的,有在桃花林中欢快穿梭跳跃摆POS镜头的,一个个神采飞扬,笑脸如花,惹得桃花潭水也泛起阵阵涟漪……我们仿佛又看到了沿岸踏歌送李白的情景。
    晚饭是在桃花潭上游车来人往的新镇上吃的。有辣味石斑鱼(当地的菜单子上写作“黄金野生小河鱼”)、太平湖胖鱼头、山猪肉烧蕨菜等,喝的是当地产的桃花潭酒——说不定诗仙当年喝的正是此酒。这地方的粉蒸肉特别好吃,下面垫的豆腐皮,饱吸了油脂,用筷子扯下一块挑入嘴里,舌头一裹,香软腴滑。臭干煲比较有特色,臭干子经油炸泡了,鼓鼓的,一口咬下去,滋一声溅出汤汁,淡淡臭味中裹挟着竹笋的清香。
饭毕,我踱进后院。湿漉漉地上落满青白槐花,墙边聚生丛丛绿竹,已有新笋高高窜出。廊下有老磨,磨盘给掀在一边,条条道道快被磨平的磨槽,无声诉说着岁月的久远。墙外就是山岭,层层叠叠全是墨绿的竹,风摇竹梢,送来清香缕缕……想那酒徒诗仙李太白来此,原以为要饮遍万家酒店,结果却被诳进了一户姓万的人家开的酒店,对着一川桃花流水,喝酒,吃肉,观景,赋诗……一桩桩做下来,却也全都给弄得意兴遄飞、风神荦荦。


——临水照影的粉墙飞檐,因为风雨的剥蚀,而有了距离与思念。埠头安记旧时容,只春风、楼阁相望,多少沧桑如故,举觞醉江南。岁月的味道,不须用心就能意会。

                                            章渡与赤滩及马头:水意胜似人意,洗不尽的铅华
桃花潭以下,便是建于明末清初至今有300岁高龄的章渡。傍水凭山的古镇,安静地坐落在泾县城西南30余里处一片水湾之上。依埂而筑,平平仄仄的卵石铺面,中有规整条石为轴,系旧时独轮车行道。外河一侧房屋都用木柱凌空撑着,俗称“吊栋阁”,开窗可见流水,别有情趣。站在河滩上,那密密麻麻的木脚看起来十分壮观,人们又叫它“江南千条腿”。天气晴好风和日丽之时,如此多的长腿倒映在清江上,宛如巨龙闲游。汛期暴涨的江水,汹涌澎湃,会从木柱间泻过,木柱和房屋一起漂浮,左摇右晃却不散架,真是神奇极了。原因是此处正当回水湾,前人谙熟水流和地貌间的那些秘诀,巧妙利用了水的反冲力,玩水玩出新花样。
一条新修公路经新街直通老街。过去章渡因交通不便,需要摆渡才能进入,所以小镇安静得有些苍凉。走进几幢主体保存完整的民居,里面干燥而清静,空间很大,丝丝缕缕的光线从屋顶的天窗泄下。雕栏画屏的走廊两边是起居室、厅堂、厨房和储藏间,后面还有种着菜的颓圯的大院子。古镇建筑的来头很多,吸收了包括徽派屋宇、北方殿堂和江浙园林的特色,最终沉淀成自己独特的风格。百十年过去,仍能看出当年茶馆、酒肆、作坊等街铺店面的风貌,狭窄悠长的街道,铺垫着多少流逝的年华……那时,章渡是泾川西南商贾云集之地,徽州一大重镇,药号、饭馆、旅栈,酱园子、书画店、裁缝铺、典当行,临窗远眺,江面千帆竞过,一片繁华景象。夜幕降临,高高挑起的大红灯笼和江面渔火交相辉映,弦管声里,浅唱低吟。因为青弋江上水运的便利,徽州出产的文房四宝和茶叶、竹木、柴炭等山货都在此交易,然后运抵芜湖中转到上江汉口重庆、下江南京上海。抗战期间又成为新四军转运物资的重要集散地,新四军在此长期设立过据点。
如今,水路枢纽已被更加便捷的陆路交通替代。特别是陈村水库建成蓄水发电后,青弋江流量骤减,水落滩出,搁浅的老街终睛完成了历史赋予的使命。年轻人都外出谋发展或搬到新街那边去了,留下的几乎都是坐在门前小竹椅上细声慢语聊着天的老人。繁华逝尽,时间的脚步在这里停滞,老街尽显出迟暮的清平祥和。
因皖南事变而名闻中外的云岭,就位于青弋江北岸,在桃花潭和章渡之间。云岭属黄山余脉,海拔500余米,三面环山,一面依水,岚绕碧流,风光绮丽。1938年7月,新四军军部由南陵县三里店土塘村迁来,直到1941年1月事变发生,历时两年半,部队由2万人发展到9万多人,人称云岭为“新四军摇篮”。当年,叶挺军长曾激情赋诗点赞:“云中美人雾里山,立马悬崖君试看。千里江淮任驰骋,飞渡大江换人间!”旧址现建有新四军军部纪念馆,其“种墨园”、古戏楼、陈家祠堂本身就是极有气势非常值得参观之处所。
青弋江紧贴着泾县县城东老街的墙根下流过,拐了个弯,下去便是与琴溪河汇集处的赤滩。赤滩古镇建于宋代,位于泾县城北15里处,三面环水,环境清幽,佛教氛围浓厚,是泾县历史上的十八镇之一。茂林修竹石板地,青砖黛瓦马头墙,具有典型的徽派建筑风格。目前,古镇保留一里多长的老街,卵石铺面,两边有书画院、民俗陈列馆、佛教陈列馆、舍利子馆、岩龙禅寺、花戏楼等景点,人来人往,钟鼓悠扬。织衣铺和茶楼的店家着古衣迎宾,姑娘扮成格格,并有清兵护卫,鸣锣开道。老街背后,有连绵河滩草原,牛马散放其间,供人骑玩。游客还可以从琴高山麓的琴溪河上乘竹筏顺流而下,沿路观赏竹海、青山和古窑等人文遗址。如果是在夜晚,一轮明月,万般滋味,那就是一种天老地荒的岁月轮回!
  赤滩之下是马头。马头有东西之分,隔江而峙,西马头属南陵县。之所以叫“马头”,除了谐音“码头”外,还因为江边一峰孤立,很似昂然远望的马头。马头山上有庙,原称“三神庙”,始建于宋,因当时镇上1000多户人家,分属曹、王、吴三大姓,故名。现已更名“三圣庙”。
马头是青弋江边三大古码头之一,下接南陵,上通泾县,顺水而下的船队和木排阵都要在这里歇脚修整或交易。各路客商集聚,曾风光了整整明清两个朝代,民国初年开始衰败。如今沿着卵石路漫步,还能看到不少明清老屋,青砖黛瓦,错落有致。即使残屋无主,马头墙犹自兀然挺立,屋内仍有四水归堂。街宽四五米不等,铺青石板和鹅卵石,磨得溜光发亮……镇上至今残留着数口百多年历史专供做豆腐用的石栏深井,还有高大的石门楼上镶嵌的“大夫第”灰黯门牌、栓马桩、石阶,都向人昭示着当年的繁华。
弄堂里唯见老人和小孩,墙头檐角野草闲花,似在诉说宅院人家的前世今生。见过数株植于缸中手臂粗白玉兰树,枝干秀丽,树姿优美,已有细长的嫩绿色花蕾从叶腋间抽出,似一只只翡翠簪头,玲珑可爱。想到花蕾终会日渐长大,在某一个晨间或傍晚静悄悄开放……微风起时,摇晃那些白瓣细长的花儿,心里便分外有一种骨骼清奇的薄凉之感。


——很少有将江河名拉来作地名的,我的老家弋江镇算够牛的了,流经那么多地方的青弋江,却作了自己的地名标签。水边小镇,古柳旧巷,有美食,有故事,有诗书华章……今夜,我浮动在幽渺的夜色里,做一尾游弋的鱼。

                                                       弋江镇:诗书华章  以江河为名
离开了泾县马头,青弋江流入南陵县境,它是如何遗下自己名字,其中细节已不可考。只是由史籍得知,一个叫弋江的古镇,在汉代就成名出道了。或许因为它在众多青弋江沿岸小镇中最为高调出彩,早在西汉之初,就成了九江国庐江郡宣城县的治所,这甚至与鸠兹芜湖设县的历史一样古老。时间如流水,再流一千年,到唐时,南陵属宣州管辖,它又成了南陵县府所在地,其歌舞繁华自不必说。
老街在外河,背倚大埂,地势高,水岸峭陡。一条东西向主街,衍生出蜿蜒交错小巷,檐角勾连阳光难照进,脚底青石板晴天里也湿漉漉的。沿街商铺均为青砖墙面,槽门石槛,纯木结构。商铺门脸皆不大,却很幽深,斑驳匾额上的招牌很容易就把人带进遐想中。小吃尤多,有糯团、发糕、小馄饨、渣肉蒸饭,瓜果、菱角、荸荠、蜜汁藕之外,还有毛栗、粉葛和甘蔗,凡此种种,数不胜数……茶馆、酒肆、客栈、酱坊、糕点坊依稀可辨,灰黑的门楣早已敷不住陈年旧事。
因为身在皖南,只要不是汛期,流水绕古镇,那肯定是美不胜收了。站在街头大堤上,放眼眺望:竹林村舍,柳暗花明,江水青青,白帆远去……早先的“南陵十景”中便有了这动人的“青弋波光”。历代骚人墨客,到此都情不自禁诗情大发。汤显祖曾吟咏过:“青弋秋江接赏溪,赏心人望竹园西;青衫草色兼晴雨,白荡开花山鹧啼!”
    既往岁月里,除了王维、李白、王昌龄、贾岛等一批超级大腕来南陵诗酒高会,更有杜牧曾在弋江赋闲多年,“九华山路云遮岫,青弋江村柳拂桥”,仅凭他这两句诗,后人就建造了一座真正意义的“柳拂桥”。当年两岸垂柳曼舞翩跹,不知多少往来桥上的士子佳人,见证了春光明媚好江南的动人景致……只是这“柳拂桥”到清代便式微了。时人刘开兆有《青弋江棹歌》四首,其中一首:“杜枚风流步屐遥,柳丝婀娜小蛮腰;而今憔悴江潭上,不见青青柳拂桥。”
在以操舟行船为至要运输的历史河流中,作为当时南陵县治所的弋江镇,扼中江要津,上通宣歙,下达芜湖、金陵,埠头舸舨密泊,驿道上车来轿往,舞榭楼台,笙歌竟夜。当地民谣“青弋江水清又清,青弋江姑娘嫂子分不清”,原是表达一种暧昧意味的,但也从侧面印证,由于青弋江好水滋润,年轻女子格外肤色细嫩,俏丽妩媚,果然是“垆边人似月,皓腕凝双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传说,一贯风流俊赏的晚唐诗人杜牧,在宣城做幕僚时,常来弋江古镇勾流。杜牧是在28岁那年随恩师沈师传离开京城长安,一路辗转而来。青弋江宽阔的水面以及两岸优美的风景,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当时杜郎年轻气盛,英雄无用武之地,常有怀才不遇之感,便时常赋闲郊游,以消无聊时光。他出入青楼,诗酒饮宴,邂逅了一位叫苏柳云的佳人。虽是歌妓,但红袖添香,翠帘初卷,诗酒风流,就有缱绻故事。杜牧写过一首青弋江的诗:“水接西江天外声,小斋松影拂云平。何人教我吹长笛,与倚春风弄月明。”赏玩明月,且有玉人教吹笛,何其怡情……但诗名却是《题元处士高亭》,是否为别有幽怀声华暗转?
镇上有美人,自然便少不了美食。邻家小妹,巧手厨娘,炭炉小火,亲切随性,食有美味佳肴,闻有管弦之声。其时,是否常有载了美姬的小舟放棹青弋江上,不得而知。但在明朝末年的秦淮河上,你若上了一只花船,除了吹拉弹唱之外,便是吃饭喝酒……在那样的社会背景下,整治出一桌好菜,是青楼女人们拉客留客的基本手段。什么地方多美艳女子,那里就一定有着良好的笙歌饮宴的美食环境。
听一些年纪很大的老人说,当年商业繁盛时期,镇上有十多家餐馆。主要是徽菜馆子,也有扬州菜馆。其中,醉香楼和笋香居档次最高,登楼可见疏柳沙洲,竹林村舍,微风徐拂,沙禽掠岸。有本地文人为醉春楼做下酬景对联:“醉看流水当窗去,春暖飞花隔岸来。”客人入座后,盖碗香茶,美味干丝,双双牙筷,立即送上桌面。还有扬州馆子,最大的一家叫富贵春,位于镇中心,极是豪华,有中厅、后厅、后院,楼上雅室设有坐床和靠椅,摆有盆景花卉,装饰华丽,典雅幽静,明窗净几,画联满壁。这样的名馆,却在日本人占领时期几近关门歇业。日本人投降,生意再度兴隆,曾专门请名绅易次九撰写对联:“烽烟曾漫秋浦月,胜利重开富贵春”、“举杯邀月群贤乐,击鼓传花众宾欢”,内容和书法皆令人欣赏称羡。还有沙毅书写的条幅,黄叶村画的风竹、篱菊,亦誉满江南。
扬州馆子用的多是扬州或淮安师傅。有些老人至今还能报出一些冷盘菜,像妙玉素什锦,又称十样菜;姜汁肴肉,皮白、肉红、板实,为淮扬经典小菜;特别是一种酸梅花生,吃口有韧劲,酸甜生津,富有鲜明的江南风味。当年,有那些附庸风雅的士绅,携上美眷,专在满月的晚上从富贵春叫了厨师,带着炉火来到青弋江边船上,或者就把桌椅摆在月色溶溶的沙滩上,等到渔人捕来翘嘴白,立即在炉火上做成最新鲜的豉油白鱼,肉质细嫩如酪,味极口舌……还有水汆鳜鱼和醉虾,喝酒,品鲜,赏月,唱曲子。风月之间,盘空杯尽,酣畅淋漓,真是人生之极乐也!
诗酒也好,民谣也好,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当年朱栏层楼、柳絮笙歌的场景已不可追忆。现今,镇上最出名的美食竟然是羊肉,叫“三老太羊肉”,是二三十年前开始出名的招牌美食。一到冬天,街上到处飘荡着一股带膻味的浓香。
那些年,每至冬腊,弋江镇的朋友都要给我送来正宗的“三老太羊肉”,半精半肥,切块烧好,作料放齐,有时还用食品袋装上一些有白色凝脂的浓厚冻汤。吃时,只须放入火锅内回烧,根据爱好口味随意加配些青绿红白的芫荽、菠菜、红椒、青蒜,或冬笋、香蕈、豆腐、粉丝,汤干了再添水,味道却醇厚鲜美不减。美食是一种情致,也是对精致生活的追求。要寻情趣和情致,就在下雪天里叫上朋友开了车去弋江镇吃羊肉。两只骨秃秃响着的红泥小火炉,被有着杨柳腰肢桃花颜色的店家女儿端上来,一锅羊肉,一锅杂碎,加上一堆活色生鲜水灵别致的配烫菜,炭星飞迸,红光流溢,雾气升腾……酒过数巡,话说亢奋,羊肉作暖,直趋妙境,脸热心更热,脱了几层衣。那一回我酒喝高了,控制不住自己,直讨了店家准备写春联的纸笔,龙飞凤舞地写下歪联两行:
      羊肉火锅风味好
      腮红酒热弋江青
      写成,将笔一掷,直把几个朋友激得嗷嗷直叫!
  数日前一个深夜,我走在古镇的老街上,四下里一片静寂,零星灯火之外,一轮半圆的月穿出浮云,投映在江面上,波光漾动,银鳞万点……不知怎么,无端又想起杜牧那首《南陵道中》来……


    ——当许多不同声音嘈杂起来的时候,她情愿关上窗,静静地枕着流水,杳想星月缈冥……她曾有过一头柔柔的秀发,一张精致的面孔和绝美的容颜,那时,没有谁能挡住她眼转流波的莞尔一笑。

                                             西河镇:迭影交错 尽在清风明月里
由弋江镇往下20里,过古塔矗立的珩琅山,便是芜湖县西河镇。西河,是我教过10年书、写出第一本诗集的地方。
西河古称茶庵,位于芜南宣城三地交界处,原为明初洪武年间百姓挑圩筑堤时搭棚歇宿之处,聚而为村落,据水运要道,客户商船络绎不绝,渐成繁华集市。由于傍堤筑舍,为防洪计,堤上逐年加土,故街面亦随之壅积增高,形成两边店铺窗户与青石板街面平齐的奇特景观。现存的都是徽派风格的清末民初建筑物,黛瓦粉墙,檐牙交错。街道曲折,最窄处抬头一线天,仅容三两人擦身过。临河住户的后屋,多以几排粗大木柱凌空撑起,要么便是如悬崖绝壁那般从河底用大条石直驳上来,远远看去,恰似欧洲中世纪古城堡。
而当一轮圆月——抑或是一弯古典的幽月转过高高马头墙耸成的巷口,照着那些翘角飞檐、小巧的庭院和优雅的月洞门,清风拂过,风铃摇响,传到耳底尽是往日的悠长余韵。还有那些有雨的秋夜,雨打芭蕉,纱窗寂寞,若是听到青石板小巷传来一串幽沉足音,该会唤起多少别样的心情意绪呵……同许多江南古镇一样,西河也是诗情画意的性灵之乡。女子容颜秀丽,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皆具风韵;男人心性极是灵慧,多喜欢莳花弄鸟、养金鱼、扎风筝。雕窗屏风的人家,条几上摆花瓶,壁上挂字画自不必说,天井里和深墙院落大多都植香橼树,四周摆上花草假山和鱼缸。
早年,镇上茶馆里,可品茗吃早点,可议事、叙谊、谈生意,或者什么也不做,泡茶馆只是每天的习惯。堂倌肩搭毛巾手提长嘴铜壶,迂回应酬,循环往复轮番给茶客续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嘴快腿快手快,方能照应周全。只要有人招呼,立即应声而至,立身一定距离外,右手揭开茶壶盖,左手拎高铜壶,长长的壶嘴冲下,一点,二点,三点,热腾腾沸水注满茶壶,桌上滴水不落,行话叫“凤凰三点头”,堪称一绝。那些气定神闲的老茶客,茶斟上来,端杯闻一闻,轻轻呷上一口,却并不急于咽下,而是闭上双眼,含在口中,尽心去融入彼此……
西河这里江清沙白,盛产一种当地人喊做“棉花条子”的小鱼。此鱼体狭长,圆滚滚的,大小如一根稍细的胡萝卜,鳞片上有迷彩麻点,头骨隆起,嘴前突,这样有利于在沙里啄食。有月亮的晚上,就成群结队跑到浅水处来觅食嬉乐,将水面拨弄得银鳞万点。所以,它们也就很容易被粘挂在渔人的丝网眼里。其肉细,刺极少,以文火煎烤成焦黄色,下调料搁水煮透,回味香鲜,缠绵舌尖而挥之不去。当地人惯以“棉花条子”炖糟,味道真是呱呱叫,鱼在饭锅里蒸出,盛在白瓷盆里,褐黄的鱼体上,粘满白生生浸透油脂的糟粒,尝一口,又甜又咸的鲜嫩中溢满酒的醇香,真是风味别致。若是把“棉花条子”用盐腌后,再裹上面粉炸酥,和骨吞渣,香脆满口。
楝树开花、青豆鼓荚的初夏,我通常在早上踏着露水下到江边,寻夜渔的小船专买清一色的“棉花条子”。那是一种低平地贴着水的小船,头天傍晚就开始捕鱼,多是一双夫妻,有时是一对父子或兄弟,一人坐船头弄网,一人坐船尾划桨。捕到了鱼,或养在船前隔水舱中,或装进篓里,浸入水中拖挂于船后梢。到了早上就把船停在渡口沙滩边,有人来买鱼,就拎起竹篓,或拿一捞网去前舱里兜抄,抄得鱼劈里叭啦直跳,水花四溅。“棉花条子”这种鱼总是出水就死,当然享受不到竹篓或水舱的待遇,就搁在竹篮里,任你挑选。那些渔船,都有着陈年暮岁的色调,免不了这里渗那里漏的,总是当家渔人弓背拿一个硕大蚌壳往外舀水。你挑挑捡捡弄好了,他才望你一眼,慢腾腾停下手来给你称秤,报账,收钱。
夏天晚饭吃得早,就有许多人去看起拦河罾。拦河罾是在河道里安置的一张特大的网,有半个篮球场大。岸边栽着两根高高的毛竹撑杆,杆顶上有滑轮,升降绳穿过滑轮与绞盘连接。大水过后,有些地方加固的草包一个个堵在那还没有清除掉。站在高高堤埂上,清凉的水腥气扑面而来,河里有几条渔船,一些船民在堤边建了矮房子,水都退到房子下边去了,但涨水的印迹还清晰地留在窗台上。罾网起水时,可以听到网里鱼虾扑楞声,西下的残阳照射过来,一些网眼里银亮亮地一闪,这是被嵌住的小鱼——鳑鮍、餐条子多是给挂在网眼上。运气好的时候,碰上过路的鱼队伍,一网出水,能捞起一两百斤呢,河鳗粗得像胳膊,大草鱼有几十斤重,胖头鱼的鱼头比小孩的头还大。
有趣的是,在拦河罾的上下游不远处,还有搬小罾网的。这种小罾网只有四五米见方,用两根交叉细竹竿对角绷起,有一根绳子直接拴在网架上,守株待兔似的等上一会儿,用力拉起绳子,罾网就出水。有时候很有收获,网心里有鱼儿乱跳,有时候什么都没有捞到。
西河的小馄饨担子也很让人怀念。担子一头架着钢精锅,锅里是待开或已开的沸水。另一头是个简易柜,里面盛有碗勺、铁丝爪篱,上面放一灰暗长木盘,摆着包好的混饨和没有包的馄饨皮、肉馅、葱、胡椒、猪油、酱油、醋之类。深夜街头昏黄的路灯下,那担子的一头柴火红红,锅里热汽腾腾……旁有小桌小凳,有人过来,招呼一声,或是抓一把成品下到锅里,或是现包现下。包馄饨手法极快,左手托皮子,右手小竹棒挑点肉糜往上一抹,手指捏着一窝,扔到一旁。再看这边锅里,水滚,馄饨浮上,皮薄得能看到馅心的一面朝上……几分钟光景,一大碗热气腾腾、汤波荡漾的馄饨就下好端上来。
小馄饨不似水饺和面条,不是用来撑肚子的。吃这种小馄饨,纯粹就为了味道,十个似穿了柔软蝉衣的小馄饨在碗里还轻轻的打着转,几颗嫩绿的小葱撒在上面很是养眼好看,用汤匙稍稍搅动,但见一片片羽衣缥缈,裹一团团轻红,上下沉浮飘摇……舀上一个吹一吹,牙齿轻轻一叩,满口的汁水,真上香鲜透骨!

                                                                   结束
西河水路下去30里,便是红杨,又称红杨树,亦为圩堤上建街。抗战时,曾是中日双方拉锯的前沿阵地。1940年春节期间,两里长老街被日军放火烧毁,在此经商的徽州人只得纷纷逃命返乡,作为水陆两路重要码头的红杨从此一蹶不振。
红杨再往下30里便是芜湖县城湾沚。湾沚又名沚津,是青弋江畔一座历史悠久的古镇,西汉初年便成水陆要津,“盐艘鳞集,商贩辐辏”。现今,沿河老街虽保存了下来,但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早已东移,建于上世纪70年代初的新街,不断向南向东扩展,突破皖赣铁路和芜屯公路,紧邻芜杭高速, 青弋江仍为繁忙水上运输要道。
湾沚水路下20里是方村,再20里为清水。方村、清水亦皆筑街于堤埂上,典型的圩区集镇特色。清水河是勾通青弋江和水阳江的一条东西向平行河流,从水阳江过来的浑黄浊水靠东岸流,清碧的涌波一浪一浪拍着的另一侧为青弋江主航道,泾渭分明,十分有趣。
青弋江自西河以下至长江口,鱼类资源十分丰富。众多汊湾水滩里的大片青草碧水,能把人间烟火浊气消涤去,使人眼目清亮,心地质朴,自有一种水盈盈的清逸恬适。明代诗人顾况《青弋江》诗:“清清回泊夜,沦波激石响。村边草市桥,月下罟师网。”像一幅淡远的山水画图,描写的当是江南鱼米之乡平和富饶的生存状态,令人不胜向往。
青弋江中下游沿岸,一些竹树掩映的池塘中还生存过被誉为“活化石”的扬子鳄。在距弋江镇不远的一个叫长乐的地方,有一对张姓老俩口,数十年来守护着一口水塘,塘里有十数条他们视之如儿女的扬子鳄。许多慕名前来观鳄的人,都会自觉地买上一些鸡鸭骨架投喂给被两位老人亲切地呼为“张大龙”、“张二龙”、“张三龙”的鳄们吞食。
早年,在青弋江中上游山区,流行一种表现原始崇拜和民俗含义的傩戏。此戏无职业班社,仅以宗族为演出单位,表演粗放,服饰简单,语言通俗。其面具最为讲究,被看作是神灵的象征和载体。有人考证出一种鳄首面具,说明远古时青弋江流域的人是有过将鳄当图腾崇拜的历史。   
有意思的是,青弋江下游一些圩区流行过“开秧门”吃“秧田粑粑”的习俗。在当地的传说中,那“秧田粑粑”本义之初是投给鳄吃的,以“巴”住鳄口无使其吞食乡民们饲养的家禽。此犹似湘沅一带人以五色丝包扎粽子投之于水给龙吃,让龙不要再去吞食沉水的屈大夫一样。
——青弋江,一条清粼粼的江,它流淌着碧水清韵,也流淌着地域文化的动人光彩……



柳拂桥工作室:文案、图片、视频,全方位策划制作与发布。电话:18110889009     QQ:5643410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精华

215

主题

4302

帖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855
发表于 2014-5-10 23: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栏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精华

2514

主题

2万

帖子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4244
QQ
 楼主| 发表于 2014-5-17 00: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柳拂桥工作室:文案、图片、视频,全方位策划制作与发布。电话:18110889009     QQ:5643410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精华

323

主题

2万

帖子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2002
发表于 2014-5-17 07:53: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帖子,几篇文章,赚了。
问候谈老师,感谢柳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精华

36

主题

897

帖子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47
发表于 2014-5-22 09:4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头是青弋江边三大古码头之一,下接南陵,上通泾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7

精华

961

主题

7012

帖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867
QQ
发表于 2014-6-22 14: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美文,享受浓浓的青弋江风土人情!
退休在家,闲暇写写文章,经常外出拍照,还爱写写画画,快乐每一天,健康每分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精华

281

主题

5143

帖子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320
发表于 2014-6-23 23:5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读谈正衡老师的文章,感觉在回忆一部青弋江现代史,或者说作者本人就是一部活的青弋江现代史吧。

很有趣的文章!!问候柳老师和谈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精华

97

主题

428

帖子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446
发表于 2014-8-1 21:2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谈老师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精华

124

主题

2016

帖子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223
发表于 2015-1-12 09:55:45 | 显示全部楼层
家在漳河边,青弋江似乎有点遥远,但读着谈老师的文字及其与柳老师的青弋江情结,我也慢慢地被接受被感染了,有机会走到青弋江边也常常驻足,很是肃穆地瞻仰一番她的英姿。青弋江孕育的两大才子对我的帮助是挺大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精华

124

主题

2016

帖子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223
发表于 2015-1-12 09:56: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精华

123

主题

2761

帖子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345
发表于 2015-1-12 11:3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弋江的故事太多太多了,我们等着芜湖的作家们慢慢的说给我们听。感谢谈老师、感谢柳老师!冬日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精华

2514

主题

2万

帖子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4244
QQ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 11:3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今年要写一个了
柳拂桥工作室:文案、图片、视频,全方位策划制作与发布。电话:18110889009     QQ:5643410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芜湖人文网官方微信: 安卓、苹果客户端:
本网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与提供,不代表《芜湖人文网》立场,严禁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