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柳拂桥:安心有法凭书卷 http://www.whrww.com/?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诗酒年华:明月忆故人

已有 358 次阅读2014-3-4 13:43 |个人分类:诗酒年华|系统分类:文学| 柳拂桥


心灵中有一段不可触摸的真实岁月,因了一阵阵的撩人秋风和此夜的月,便隽永如诗、忧伤如诗了。 今月曾照故人来。

26岁那年,我们相约来到青弋江畔的一个古老小镇。小镇被一湾流水缠绕着,被方圆十里浓浓的柳荫润泽着,自东汉、三国以降,这里多是宣州府治所在,晚唐诗人杜牧曾流连忘返于这个小镇,留下“九华山路云遮寺,清弋江村柳拂桥。”的佳句,并传闻亲题楷书“柳拂庵”云云。倒是附近的南陵四中,原先叫做光迪中学,乃是纪念现代文学史上一个了不得的人物——留美博士梅光迪,是真真确确,于史有据的。

在一轮清清爽爽的满月下面,我们小坐望月。大家一边吃月饼、菱角,一边品香茗,谈论人文荟萃的北宋时期,有一个翘楚人物苏东坡,与月的一段不解之缘,写下过《前后赤壁赋》、《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等不朽名篇。

暮色渐浓风渐稠时,河边只剩下我们二人了。我们又回忆起年前,在陵阳大街上的相逢,你说你读金庸,知道这样的一些话: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你解释说,有的人天天在一起,可谓相识到老,可彼此还是不甚了解;有的人,仅仅一面之缘,便像是多年故交。

第一次离开父母,离开那青郁郁的山峦,那里是中国铜的故乡,你终于有了笑意。事后,你说,我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和你来到这儿的啊!晚风习习,波光揉月,我们俨然是在遥远的唐代诗歌里,在紫禁城中,悄悄私语的一对。面对旷宇明月,我们盟了生生世世的誓言……

光阴荏苒,夜雨闻铃,但我还在编织明天的梦幻时,你却在不经意间杳然如黄鹤般远去——那一夜,风雨好大好无情,摧了桃李,落了花蕊——

有人捎话过来,不要再等她了,更不要做过去一个叫尾生的,因为她已经不能再来,和你共享一轮明月。不久,你似乎是在母亲的灵柩前,抑或事实不是传说的那样,总之,你是一定离开我,并进了另一扇朱门。 

你似乎以为女人完全可以凭借自身的美丽和聪慧,就能够走出那铜的故乡;难怪你始终以为爱与婚姻并不是一码事。你从此摇身一变成为路人,成为一段逝者已矣,却又可掬可抚的青春岁月。

岁月的路,坎坎坷坷悲悲喜喜,如一樽酒,醉了多少红颜白发啊!

又是今宵又是梦,几回魂魄与君同。

寒窗夜雨逐人老,去年今日正相逢。

偶尔翻检抽屉,搜索昨天,竟然依然可以见到你留下的一帧特别像影星董智芝的照片,黑白照片。照片上的你,皓齿明眸,秀发披佛,背面写着:“赠××留念,××于某年某月”的字样。恰如当头棒喝,方才猛醒:五个寒暑在弹指间滑过,却一直珍藏着这段过去。原来心湖中有一只未解缆的小船,还萦系在青弋江畔,一个清新宁静,空旷无人的三五之夜里。

当年信誓旦旦,恪守忠诚的少年,如今也已“挈妇将雏鬓有丝”,尽管对往事的怀念,仍然一如夜夜江水,流淌无已。依然明月如霜,好风如水,而最美的流动的风景—— 人,一如凤凰涅磐般重生。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11-17 15:43 , Processed in 0.07253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