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梅傲雪的个人空间 http://www.whrww.com/?7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短篇小说《爱情巷》

热度 4已有 393 次阅读2014-12-29 09:25 |系统分类:文学| 短篇小说, 爱情

         再过两个月,庄梦蝶即将成为代安平幸福美丽的嫁娘。
  •    这些天来庄梦蝶一直在忙着购置婚礼用品,虽然忙得晕头转向,精疲力竭,但心里面却流淌着幸福,充满着快乐和憧憬,所以理所当然的,人也比平常显得格外美丽精神。
  •     这一场婚礼可是两家人期待已久的,是两家父母很多年前就在心里默许的。很多年前到底有多远?那要追溯到俩人才上小学时,那时两家父母同在一个单位上班,两家又同住在一条长巷的两头,可谓君住长巷头,妾住长巷尾。长巷长得站在巷头看不到巷尾,当然,站在巷尾也同样看不到巷头。曲曲弯弯的,拐拐绕绕的,且狭窄得只够两个人并行而过。
  •       庄梦蝶从不敢独自穿过长长的小巷,就是大白天也不行,她胆小害怕。走过长长的小巷,来到大街上,离学校也不过百米远了,但父母工作忙,时间紧,只能将她送到巷头,然后和早已在此等候的代安平,一起手牵手去上学。每次放学后,代安平就会主动负责把她送回家,从没误过一次。
           到了中学,尤其是上了高中后,经常放学天已经黑了,庄梦蝶就更不敢独自穿过悠长黑暗的小巷了,总是代安平陪着她一起走回家,且还要紧紧地抓着代安平的手臂,生怕黑暗中伸出一双无形的手把她抓走。
           他们俩一起手牵手,从小学走到中学,再到高中,然后再到大学,一直都在同一所学校读书,再然后又一起回到家乡工作。可谓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两家父母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早早就默认了这一对小情侣,就盼着俩人有朝一日能够走进幸福的婚礼殿堂。
           这一天终于眼看着一天天地逼近了,两家父母欢喜得比他们自己当年结婚还要高兴喜悦。积极地找人装修布置新房,天天帮着买着买那,跑得气喘吁吁,累得腰酸背痛,也乐此不疲,无怨无悔。
          今天,庄梦蝶本来是要代安平陪她一起去看婚纱的,可是公司临时派代安平到外地去出差,要好几天才得回来。庄梦蝶只好找闺蜜王琴陪她一起去,她们看了一家又一家,都不太满意。庄梦蝶今天不知是怎么了,总是心烦意乱,心绪不宁,看哪件婚纱都不能令她满意。试穿了一件又一件,不是嫌领口太低了,就是嫌腰身太肥了。总之,不管穿哪件都感觉别扭,都感觉不合自己的身。
           庄梦蝶实在是没有兴趣和耐心再试穿下去了,一脸的失望,气馁地说:“不试了。”
          “试试这件,这件挺好看的。”王琴又取来了一件领口周围缀满细小珍珠的白色婚纱。
          “不试了,真的不想再试了。”庄梦蝶无精打采地说 。
          “蝶,听话,今天就试这最后一件。”王琴好性子地哄说道。
           庄梦蝶只好无奈地接过婚纱,慢慢腾腾地,不情不愿地走进换衣室。这时,庄梦蝶放在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王琴忙拿出来一看,是代安平打来的,便摁下了接听键。
         “你倒会躲清闲,让我替你代劳,她在换婚纱呢,有什么事方便我就代为转告,不方便你就待会再直接打给她。”王琴毫无客套地说。
         “哦,没事,你就转告她让她早点回去,她一个人走那个小巷害怕,辛苦你了。”
         “就你记挂她,知道我辛苦,回来顺便带一小礼物给我答谢一下就行了。”王琴说完忍不住嘻嘻地笑。
         “一定!一定!”
         “好好好,拜拜!拜拜!”
          王琴放下电话,撇了撇嘴,一脸不太在意的样子。她怎么也想不到,这竟是代安平留在世上的最后遗言,也是他留给庄梦蝶的最后遗言。
            因为今天没有看好婚纱,庄梦蝶虽然没有接到代安平的电话,她也没兴趣给他回电话,只想等他晚上再打来。晚上,庄梦蝶一直等到十二点也没接到代安平的电话,她还是不想先打电话过去,就一肚子闷闷不乐地上床睡了。
           刚一朦胧睡着,庄梦蝶就走进了无边的梦境。梦中她和代安平手牵手,走在一条长长的美丽的大道上,道路的两旁绿树成荫,繁花似锦,鸟声婉转悦耳。明媚的阳光温暖地照在他们身上,他们甜蜜幸福地微笑着,大声快乐地歌唱着。他们手牵手越走越快,最后他们竟奔跑起来,风在他们耳边呼呼地刮过去,越刮越大,最后竟刮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一片漆黑。他们俩就是面对面都看不见对方的面孔,庄梦蝶恐惧地紧紧抓住代安平的手。
           “不用害怕,有我呢。”代安平轻声安慰道。
           忽然黑暗中伸出一双巨大的黑手,牢牢地抓住代安平向那无边的黑暗深处拽去。庄梦蝶惊恐万状,紧紧地抓住代安平的手,用尽气力地将他向自己的身边拉,可她再怎么拼命用力也拉不回来,她张开嘴巴想大声地呼救,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突然,代安平的手从她的手中脱出,被那双巨大的黑手拽进了无边黑暗的深渊,庄梦蝶惨叫一声从噩梦中惊醒,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啊,还好,只是一个噩梦。庄梦蝶连忙翻了一个身,想要彻底忘掉这可怕的噩梦。好长时间,庄梦蝶都不敢闭上眼睛睡去,害怕那噩梦又来纠缠自己。好容易,庄梦蝶才迷迷糊糊的刚要朦胧睡去,一阵手机清脆的铃声,把她从迷糊中惊起。她连忙伸手抓过手机,朦胧着睡眼,看也不看,就摁下接听键,没好声气地抱怨道:“你怎么不早点打电话,三更半夜的还打什么电话 ······”
          “ 我是江陵市交警大队的,你是代安平的亲属吗?他在这里出了车祸······”
           庄梦蝶像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凉水,彻底地惊醒了,她已不是在做梦!代安平出了车祸?代安平出了车祸?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吗?庄梦蝶不停地问自己,这是真的吗?
           当庄梦蝶和家人赶到江陵市,代安平早已经没有知觉,没有温度地躺在医院冰冷的太平间里。庄梦蝶只看了一眼代安平,就晕倒在地,这一切来得太出乎想象,突乎其然,犹如一场毫无防备的强大电流,一下地就把庄梦蝶彻底击倒,几乎要了她的生命。
          很长时间里,庄梦蝶都无法从心里上,感情上,接受代安平离她而去的事实。她依然痴痴傻傻地,呆呆痴痴地等待代安平出差归来 ,她只愿相信他是去出差了。她坚持认为代安平今生一定不会离她而去,一定会和她举行婚礼,她要做他幸福美丽的嫁娘。
          庄梦蝶不分白天黑夜,不知疲倦,不知害怕,固执地,来来回回地走在这条小巷上,这条他们曾经手牵手无数次走过的小巷。只有走在这条小巷上,她才能真切地感受到,她的安平还紧紧地走在她的身边,她能清晰地听见他均匀的呼吸,他有力的心跳。她能深切地感知到他身体的温度,他牵着她的温暖的手,她的手上至今还留着他的体温和热度。
          她的耳边依然还清晰地回荡着他亲切而深情的声音:“蝶,我愿今生今世都牵着你的手,走在这条小巷,和你一起共度此生,你愿意吗?”
          “我愿意!”庄梦蝶甜蜜而幸福的回答,脸上不由得飘起了一朵羞涩的红晕。
           代安平趁势背起庄梦蝶,幸福而快乐地奔跑起来,奔跑在这条悠长的小巷里,奔跑在庄梦蝶心里永远没有尽头的小巷里。
          “安平,安平,你一定会回来的,你一定会永远牵着我的手走在这条小巷,你不会让我一个人走在这条小巷,是不是?安平,安平,我等你,我等你回来 ,我只做你一个人的嫁娘。”庄梦蝶泪流满面,心碎情伤,肝肠寸断 。 
          他们曾经约定的婚期近在眼前了,写好的请柬堆得高高的,还没有送出去,他们两家曾经期待已久的这一场婚礼,是如期举行,还是逾期放弃?谁都想得到这是不可能举行的,哪有没有新郎的婚礼,而且是永远的没有。
          但亲友们还是一个个不期而至地收到了请柬,他们惊诧,他们怀疑,他们不解,他们迷惑。但他们还是犹犹豫豫地,小心翼翼地,蹑手蹑脚地,轻声细语地,按时来参加婚礼了。
          庄梦蝶穿着那件领口缀满细小珍珠的白色婚纱,之所以穿这件婚纱,并不是这件婚纱比其它婚纱更合身,更好看。而是因为,这件婚纱是那天最后试穿的一件,代安平的电话是在试穿这件婚纱的时候打来的,也就是在打完这个电话不到半个小时后,代安平出了车祸。
          庄梦蝶画着淡淡的新娘妆,面带淡淡的微笑,手捧着一束幸福的黄玫瑰,站在酒店的门口迎接每一位来客。她的身边是一幅代安平巨大的照片,照片上的代安平西装革履,面带微笑,双眼正深情地望着前方,他的前方一定是他今生最深爱的,不忍离去的庄梦蝶。
          这是一场与众不同的,特殊的婚礼,虽然大厅里的配乐是欢快的,明亮的,甚至是热闹的。但亲友们的谈笑还是很节制的,低沉的,压抑的,更多的人是无语的,悲伤的。
           当亲友们差不多都快到齐了,这场没有主持的婚礼,婚宴也要开始了。庄梦蝶手捧着代安平的巨幅照片缓缓走上前台,面对台下表情各异的众亲友,庄梦蝶深深地弯下腰,庄重地鞠了一躬 。这一躬,让台下众亲友,个个泪湿眼眶,悲声无语。
          “各位亲朋好友,大家好!庄梦蝶代表代安平深深地感谢大家前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你们的到来就是对我们最好的祝福,谢谢你们!”庄梦蝶深深地鞠了一躬。“我在这里要向大家表示深切地道歉,让你们来参加你们有生以来,最压抑最悲伤的婚礼,对不起了!”庄梦蝶又深深地鞠了一躬。“让大家前来见证这场婚礼,它不仅是属于我和代安平的,它还属于我们未来的孩子,我要把这场婚礼作为礼物送给我们未来的孩子,谢谢大家!请大家用餐吧。”庄梦蝶再次深深地一鞠躬。
           庄梦蝶说完话,众亲友们还沉浸在悲伤压抑的情绪中,良久才反应过来,大厅里一下子爆发出热烈而长久的掌声。
          当庄梦蝶被突如其来的生离死别彻底击倒,痴痴呆呆地欲要追随代安平而去时,她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怀孕了!她怀了代安平的孩子 !这是代安平送给她最后的惊喜,这是代安平走后留给她唯一生活下去的希望和信心。这一惊喜非同小可,它彻底救了庄梦蝶一命,庄梦蝶没有理由和权利再弃世而去,她的生命已不仅仅属于她自己,还有他们未出世的孩子。她要生下这个孩子,她要生下她和代安平共同的孩子。
          庄梦蝶要生下这个孩子,她要给孩子生的权利,她要世人都知道这是她和代安平的孩子,是他们爱情的结晶,是合理合法的。所以她要为未出世的孩子举行这场婚礼,她要在婚礼上向所有的来宾宣告,她怀孕了,她怀了代安平和她共同的孩子。
          庄梦蝶要生下这个孩子,她要把孩子抚养成人,等到孩子懂事时,她会牵着孩子的手天天走过这条小巷,她要告诉孩子 ,他(她)父母的爱情故事 。她要孩子永远记住这条小巷,记住他(她)父母生离死别的爱情故事。
          可是,这座城市每天都在不停地忙着拆迁重建,忙着盖高楼,忙着建大厦,忙得没有时间停下来,歇一歇,想一想,拆碎了多少人心中铭心刻骨的记忆和深情。庄梦蝶和代安平曾经无数次手牵手走过的这条小巷,也被无情地打上了大大的红色“拆”字,不久的将来,这条小巷也会在这座城市荡然无存。
          这条小巷,对于别人而言,只是一条再普通不过的寻常小巷,但对于庄梦蝶它是一条意义非同寻常的小巷。因为这条小巷见证了她和代安平的爱情,见证了他们曾经生活的点点滴滴,见证了他们的喜乐哀伤。这条小巷曾承载了他们所有的青春,梦想和爱情,希望和憧憬。在庄梦蝶的心里,它是一条“爱情巷 ”,是一条永远不会从她心里拆迁的“爱情巷”。  
     
    1

    路过

    鸡蛋
    3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6-23 03:02 , Processed in 0.07380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