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诗人秋石的个人空间 http://www.whrww.com/?58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我的华北,我的大平原

热度 3已有 257 次阅读2014-12-3 18:42 |系统分类:散文| 平原

         时令初冬,高速列车载着我汩汩流动的思绪,风驰电掣,时间的维度达二十七年之久,这是我第三次踏上华北平原,这片广袤的土地,我以一个行者的姿态,恭行注目礼,并以一个异乡游子的虔诚之心,抚摸、叩问、吟唱这片神奇的土地。
         车过淮河,大平原坦荡无垠,成畦成畦的冬小麦,延伸到遥远的边际,绿茵如梦。暖暖的阳光穿越明亮的车窗玻璃,这时刻,我内心的温暖绝对的真实,原汁原味;这时刻,我听到麦苗儿拔节的响声,极为震撼,嗅到麦穗的馨香格外心动。在这片三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这些褐色、黄色、青色沙姜土壤,这些黄河、淮河、海河等母亲河流淌着的千万年时光,像母亲饱满的乳房,喂养着粮食的概念,五谷丰登,天下太平,孕育了大平原的倔强与伟岸。
        尽管车轮飞转,我游移的目光一直聚焦于那些成排成片的杨树,沟渠路旁、村头地垄,到处是挺拔笔直的杨树林,“它伟岸、正直、朴质、严肃,也不缺乏温和,更不用提它的坚强不屈与挺拔,它是树中的伟丈夫”,当年茅盾先生在《白杨礼赞》中的生动描述,与眼前的景象如此逼真相似,生机盎然。一大片、一大片金黄的色泽与绿色的交替组合,在夕阳桔红的余光中,构成了大平原独特的风情画卷,而画卷中静态的美,是杨树林中一幢幢灰墙红瓦的民居村落,动态的美则是田垄中悠闲啃食的羊群。
        此时,我心中的块垒一马平川,或许是我久蛰于山野幽径,世态炎凉,喜怒悲情,人生的磕磕绊绊,莫不让人心力交瘁,唯有大平原是坦荡的,伟岸的,无边无际,浩浩荡荡,唯有大平原是深沉的,厚重的,像父亲古铜色的胴体,裸露出一个民族的阳刚之美。
        这是广阔而古老的大平原。
        它东起黄海、渤海和山东丘陵,西起巍巍的太行山和伏牛山,南至淮河,北依燕山山脉,跨越山东、河北、天津、北京、安徽、河南等七个省市,幅员辽阔,是我国第二大平原。
        黄河之水天上来,它九曲十八弯,万古奔流,催生了这片肥腴的土地,孕育灿烂的华夏文明。久兮伏羲氏,这位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是“古三皇”之一,天开万物之际,降生于这片神奇的土地。另据《史记.五帝本纪》载,皇帝曾”北逐荤粥,合符釜山,而邑于逐鹿之阿“,说明釜山(今河北涿鹿境内)是我国大一统开端之地,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
        西汉、先秦、盛唐时期,这里农牧业发达,人丁鼎盛,农耕文明悄然兴起,直至宋末靖康之变,一场轰轰烈烈的民族大迁徙,催生了更宽泛的文明域地,”赵、钱、孙、李“等姓氏文化自北而南,积薪传火,代代相传,现客居闽南、广东、台湾等地的客家人均为中原与华北大地的孙裔。
         京、津、冀地区是华北大平原的核心区域,古为京畿之地,千古以来,帝王将相、商贾佳人、三教九流、庶民百姓,演绎出一幕幕惊天动地、五味杂陈的人间活剧。
          这是物产丰饶、人杰地灵的大平原。
          麦苗儿已经齐刷刷地拱出了地皮,这是华北平原的麦子,绿油油的色素点燃了我心中的火焰, 尽管朔风拂面,我依偎在中国粮仓的感觉如此温暖而殷实。当春暖花开,五月麦子香,一个丰收的年份就这样触手可及;再到八月,青纱帐铺天盖地,玉米棒子鼓胀得血脉贲张,红高粱高擎起秋天的火把,大豆摇动着生命的旗语,红富士苹果发散着馋人的香味,天津大枣砸痛了俏皮的孩童......一幅华北丰收图,热闹而凝重。  
        素有”黑金、黄金“之称的煤炭和石油,是华北平原的镇国之宝,是民族工业的源泉。
        有大辽阔方有大智慧。
        辽阔的大平原,人才辈出,群星璀璨。
        自古京畿为帝王之地,藏龙卧虎,仅河北先后出了刘备和赵匡胤二个著名的帝王;北京历来为龙脉福地,历史文化名城,天下闻名。二千四百多年前,孔子像一颗耀眼的星星,从大平原上冉冉升起,映照着华夏文明,生生不息,之后的漫长岁月,孟子、墨子、管仲、孙武、孙膑、廉颇、董仲舒、贾岛、辛弃疾、李清照、梁启超等一代代思想先贤、政客、军事奇才、文人雅士如众星拱月,闪烁在历史的星河。
        黄河东去,一日千里,流不尽大平原灿烂文化,流不尽大平原永恒的辉煌。
        这是慷慨悲壮、气壮山河的大平原。
        千古以来,燕赵多豪杰、齐鲁多侠士。
         唐代大文豪韩愈云:“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苏东坡曾感叹:“幽燕之地,自古多豪杰,名于图史者往往皆是”。
         公元前227年,秋风萧瑟的易水边,荆轲喝完最后一碗壮行酒,高吟:“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慷慨赴难,成就了千古英名。而“当阳桥头一声吼,喝断桥梁水倒流”的猛张飞,成为妇孺皆知的英雄。二扶幼主的常山赵子龙,智勇双全,长坂坡之战、赤壁之战,所向披靡,名垂青史。再看浩淼的东平湖,梁山水泊,聚义厅内,斛筹交错,一百单八将,豪气冲天,八百年来,成为耳熟能详的经典故事。
        往事如烟,长城的烽火台上狼烟四起。
        美丽的大平原,日寇的铁蹄肆意践踏,一场场残酷的杀戮,血腥而恐怖,“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高亢、悲怆的义勇军进行曲,拉开了英勇斗争的序幕,狼牙山、芦苇荡、白洋淀、青纱帐,地道战、地雷战,列强们鬼哭狼嚎,一部英雄的史诗气壮山河。
         难忘西柏坡,古老的窑洞,灯光如豆,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一代风流人物,指点江山,江山如此多娇。
         这是诗情画意的大平原。
         黄河作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滋养了大平原无数的生灵万物,还有著名的淮河、天津的海河、古老的京杭大运河,像丝绸一样飘过的滹沱河,以及美丽的章河等等,是大平原奔流不息的血脉,是大平原的生命之源,希望之泉。当你打开孙犁的《荷花淀》,白洋淀里“汪汪浩淼,势连天际”,无边无际的荷香,飘过梦里江南;芦花荡藏着野趣、藏着风景;美哉洪泽湖、团泊湖等盈盈水湄的湖泊,是大平原健康而丰满的肾,大平原就这样生机勃发,大爱无垠。
        傍晚时分,夕光柔和,大平原的初冬并无想象中的寒风凛冽,我,一个异乡的南方游子,驱车与美丽的团泊洼擦肩而过,似曾相识,尽管秋去冬来,耳畔仍飘过著名诗人郭小川浅浅的低吟:“秋风像一把柔韧的梳子/梳理着静静的团泊洼/秋天的团泊洼啊/好像在香矩的梦中睡傻....../团泊洼的秋天啊/犹如少女一般羞羞答答/团泊洼,团泊洼/你真是这样静静的吗。诗人这份挚情的呼唤,是大平原永恒的回声。
        这是风生水起、如火如荼的大平原。
        列车在大平原上疾驰,给你以直观和立体的感受,公路、高铁四通八达,纵横交错,高速公路极为宽敞、坦荡,此时此刻,我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诗人邵燕祥的一首诗《中国的汽车呼唤着高速公路》,当初诗人旅欧时的愿景,短短三十年光阴,在华北平原,在整个中国大地就这样零距离呈现,就这样真真切切,令人难以置信。
        伴着冬小麦清香的味道,一股现代化气息扑面而来,透过车窗,从北到南,东与西,工业园区,高大的厂房里,民营工业、民族工业、混合所有制工业,热火朝天,风风火火。目光所及,到处是高耸的楼盘,花草环绕,环境优雅,城市的架构大气而前卫,令人眼花缭乱。
        终于有机会,我第一次来到天津滨海新区,初冬的海河闪烁着太阳的光斑,宽阔的外滩游人如织,东方公主号游轮静立河面,似在默默诉说百年沧桑,对面的新区像梦之城,拔地而起,又一个繁荣、崛起的伟大梦想,从渤海之滨扬帆起航。
        千里沃野,长河映日,我的华北,我的大平原!


路过

鸡蛋
3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12-13 15:34 , Processed in 0.06058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