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无为文艺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49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不 自 由

已有 153 次阅读2014-7-24 00:17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1



○许冬林

 

以前以为只有中年怨妇,现在知道,还有中年怨夫。


我的领导是一位姓蔫的老人家,生得皮肤白净玉树临风,却奇怪多年没有绯闻。于是,得一雅号:唐僧。


唐僧跟我们这帮小伙伴说话,出口常常酸风阵阵,说:不自由!


是真不自由啊,买件衣服的主都做不了。被老婆牵到商场,衣服一件件拎来,我就乖乖听话地试给她看,不能有半句发言权。一发言就被喝断。唐僧酒后,常这样卖娇诉苦。


哈……我们笑起来,脑子里立时蹦出一幅可爱的卡通片:五十多岁的唐僧,被老婆牵着领带,荡悠悠给牵到商场,然后站在穿衣镜前,化身成塑料模特,抬臂,放下,拉链拉合,抬起下巴……唐僧仰面看着天花板,神游八方,思接千载。好歹就这一副身架,由她折腾去,不烦神,好像是把自家的家具借给邻居一用,隔日就还回。


我们站在唐僧的对立面,以女人天生的贤惠之心度之,知道那是爱,宠爱。老婆像宠孩子一样地爱着唐僧。


是哦,把我当成了儿子!不自由,真不自由啊!到哪里都要问问。在外吃饭,晚上九点前必须像鸡鸭一样钻回竹笼子里。路上躲过了交警,躲不过她。回家要站在门口,哈口气,她猎犬一样尖的鼻子一闻,便决定是否放行进屋。她是感动家庭人物啊,这么多年查酒驾,兢兢业业,不教一日闲过。


唐僧继续抱怨。五十多岁的唐僧,在老婆长期的宠爱之下,返老还童,活得像个还不曾怀春过的少男,世事懵懂,却也单纯可爱。


一回,上级单位组织出门学习,一行二三十人。唐僧和我同坐一辆小车赶去奔赴大巴,路上他不动声色。等换车上了大巴,刚上去,唐僧就天女散花起来。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大把大把的木兰花,漫空抛洒,人人都得了花香洗礼,三朵两朵地拿在手上拈花微笑。


哪来那么多的木兰花呀?原来他家的复式楼楼顶养了两大棵木兰花树。我心里想,这么大清早的,就赶尽杀绝,摘光了家里的木兰花,那尊贵的老婆大人起床后,会不会骂儿子一样骂他毫无爱心。也真是,那样浪掷木兰花,我都觉得奢侈。


花仙子坐上大巴后,一路跟人侃老子,侃《道德经》,把前后几排的人侃得都不敢打瞌睡。才华学识这东西,像兵器一样不怒自威,光是看看挂在那里,光是听听走在上面的风声,就腿软心里发虚。


不自由的唐僧,据不完全统计,上班早去晚归,没事就在办公室里写书。我有一回,去那里交材料,是大夏天,看见他坐在桌子边,翘出二郎腿。我忽略掉他的二郎腿,对他中午不午睡泡办公室报以敬仰。他道:在家,老婆炒死人!不自由!就躲到办公室了。


我知道他那是托词,是谦虚,其实他是勤奋,只是牺牲了老婆大人的名望。


每个人有每个人最放松的姿势。唐僧写书,写到浑然忘我,便是把二郎腿翘起来,搭在桌子上,而且还要卷起裤脚到小腿,好像随时要下秧田,表演给公社书记看。


唐僧的书初稿完成后,打印了好几份,散发给我们小伙伴看,嘱咐要找错别字,找到有奖,奖赏一顿饭。我也参与了找错别字的行列,在我忙得披头散发没空洗脸的那段非常时期,我割肉一样割出时间来找。找到后上交,只是没领受那顿饭,暂时记账在心。


唐僧写书,又返童还老,文字坚实,有分量。写老子从哪来,到哪去,诸番考证,八卦阵一样迷雾重重,他拨云见日一一道来。我看完书稿,惊觉是大工程。要翻阅多少典籍,要翻破多少不自由的夜晚,才能烹炸煎煮出这样一桌味道很浓色相欠佳的佳肴来。


忽然某日,唐僧打电话给我说,写老子的书,他准备大改,要我提提意见。


我想了想,在QQ对话框里,一二三四五,罗织了五条意见,血淋淋发过去。唐僧回说,你的意见非常正确。我也当真就信了。


老公说,是你领导,你还真提!不给面子!


我就真提。领导又如何。我是打定主意了做一辈子平头老百姓。


我以为,做人,做成货真价实的平民百姓,就是天地间最大了。你可以说我,渺小到是一只蚂蚁,指尖捻捻就死。我也可以说我,顽强到是一颗种子,在哪里都能生根发芽。不受人以惠,也就不授人以柄。无欲则刚,无牵扯就大自由。


在唐僧的办公室,聊起他正写的老子。他说老子走过的地方,他都走过。他追随圣贤足迹,像崔永元重走长征路那样,重走了一遍。唐僧就有这样的赤子之心。


我表示佩服,并且还夸张了一下我的佩服语气。被我的语气鼓舞,唐僧昂扬起来,又说起他走过哪些哪些地方,立志此生要把足迹铺遍唐诗宋词里写到的每一个地方。这就壮观了!他是李白苏轼,又是徐霞客。大江东去的赤鼻矶,汪伦送李白的桃花潭……啊,不自由的唐僧,逃出他假想的魔爪,就这样诗意地走遍祖国大地。


不自由哦!不仅不自由,家庭地位还逐年下降。唐僧说,三口之家,先前还排第三,后来沦落成第四。


原来,他老丈母娘从乡下买来一只老母鸡,送来给女婿补身子,老婆不舍得杀,就宠物一样养在楼顶。好吃好喝的,常常忘记唐僧,径直送给了老母鸡。那老母鸡活得阔气,整日贵妃醉酒一般栖居于木兰花阴。每日黄昏,老婆要把那贵妃小心翼翼赶进笼子里,唐僧下班回来,远远退避不敢靠近,连呼吸也堵车在喉,不敢通行,惟恐惊了圣驾。


后来,据唐僧说,忍无可忍,起了杀心,趁过节宰掉贵妃,炖汤喝掉,很是解了恨意。至于他的家庭地位,官复原职,回到第三。


但据我所知,唐僧的家庭地位新近又遭贬谪,再次降为第四,并且永世不得翻身了。因为,他可爱的女儿又给他添了个更可爱的外孙。唐僧在博客里含蓄宣告升为爷爷,过后聊天提到此喜,荣耀之余,竟有小忧伤。


升一级了,说明我老啦!这以后更不自由了,祖孙三代来管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约是因为现实生活里的不自由,唐僧近几年来炫起了QQ。先前只有一个QQ号,因为是领导,大家在群里对他格外客气恭敬,他觉得不随意不过瘾,也觉得身份暴露有诸种不自由,想要再注册一个QQ号,隐姓埋名,与民同乐。这一回,大家在群里更不敢胡说八道了,惟恐某个罩着雾霾的陌生头像就是隐身的唐僧,于是纷纷小窗私聊。


不自由!这一回,我也替他觉出了不自由。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不自由的唐僧,还是个好人。还真是。即便偶尔耍点阴谋诡计,却耍得近乎透明,让人一眼看穿。看穿了,反就看到了一颗还算清洁的稚心。


有一段时间,我被圈子里的部分人谣传为离了婚。外面传到什么样,我哪里知道。直到一位多年老友在Q里问我:你怎么啦?什么怎么啦?生活?生活什么呀?离婚!


啊,我大骇。老夫老妻,天天挤睡一副枕头,我咋就被离婚了呢?


想想,又暗喜:莫非是我快要出名了?因为只有名人才有被什么什么的假闻。


这样的假闻自然也传进了唐僧的耳里,但唐僧没直接问过我,说明我们还是比较生疏。一回我们的民间组织来人,唐僧大宴宾朋,广结善缘,我也被小幸招来接受普渡,陪着吃饭。饭后,等老公的车来接。大家一起站在酒楼门口的马路边,告别,等车,说着或真或假的话。


就在这时,我老公于暗淡的路灯光中闪亮登场,他下车过来,跟众人招呼,还跟唐僧握了手。唐僧高声道:是你老公吗?是真老公还是假老公?


我大笑,也高声回道:是真老公,老版本的老公,一直没更新。


事情过后,我也就忘去。后来再次碰面,唐僧忽然慎重起来,说要道歉。他说那次酒后失言,回去后副总说他那话不妥,怕我老公会介意。我又大笑起来,想起世事懵懂的唐僧,何时也这样小女孩似的拘谨起来,连一句玩笑话说过都要害怕。是童心老去,端正长大了吗?长大了,就不自由了,是真不自由。


我说:我老公说,你领导能当面说,说明你在外面没戏,真有戏,大家就深沉起来,都不说。而且,那次一问,刚好也帮着澄清谣言。


是个好领导。


这样一说,唐僧舒展开来,坐在电脑椅子上转了几转,艰难忍住没把二郎腿搭桌子上。然后,又跟我刀光剑影地说起老子。我不怕老子。


老子无为。无为,那其实就是最自由的状态。不自由的唐僧,于不自由的时空里,写书,旅行,活得洒然年轻,其实是大自由了。


这才想起他的口头禅“不自由”三个字,其实不是怨气,是矫情。


(转载于山东大众日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7-20 20:27 , Processed in 0.06232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