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无为文艺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49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沉默的羔羊(外一首)

已有 154 次阅读2014-7-24 00:12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1| 沉默的羔羊, 回家的路, 鬼天气, 口气, 老家

迟占勇

天渐渐的凉了,早市上人还不多。


磨刀,备水,戴围裙,准备妥当,主人撸了撸袖子,扎煞着两只手朝它们走来,他一把拉过稍大些的那只,大些的回头瞅了瞅小的,眼里,含着泪水。没说什么,自从主人从山里把它俩带来,他们就知道了自己的命运!


主人麻利地把刀子快速地捅向大些的羔羊,后者连叫都没来得及,蹬了几下腿,就一动不动了。小羔羊别过脸去,闭了眼睛,泪水,还是流了下来。他不明白,人类为何这么狠毒呢?现场宰活羊,就为的是叫买者吃到放心肉,完全不顾他们的感受!


小羊哆嗦着回头瞅了一眼,主人正在剥羊皮,那红红的身子完全暴露在外面,让他惊心动魄。禁不住浑身颤抖起来。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小羊听主人的儿子念过这首诗,它只能看着朋辈成新鬼,可无法拿起刀来砍向这个坏人!他气得连叫声也发不出来,发出来又有何用?他知道,下一个就是他了。


下雨了!好好的天,忽然就下起雨来,主人忙不迭地收拾起羊肉,放到小车上,恨恨地骂了声“鬼天气!”,开动车子,走上回家的路。


他长长地舒了口气,生命暂可无忧。


可是,明天呢?他希望大雨永远下下去!


龙 尾 儿


二月二了。


过年忙,没能回老家看母亲。这一正月,可真是惦记母亲的病情,始终不见好转。住了几次院,老年痴呆的境况没有取得什么好的转机。大夫说,除非做开颅手术,也许有一线希望,可是,母亲七十五了,还有糖尿病,手术,是想也不敢想的。


村子里,有很多新剃了龙头的娃娃在打谷场上放风筝。那高高的杨树、柳树,也已显出春天的意思了。


我无心多看那满天飞着的风筝,赶紧进了家门。


“回来了?”父亲迎了出来,父亲也老了,过年了,也没穿件新衣服,头发乱糟糟的。


进了里屋门,就见满炕满地都是高粱秸秆,还夹杂着一些五颜六色的碎布块儿。


母亲躺在炕头,盖着那条盖了十几年的蓝花白底棉被,白白的头发,散落在黑色的长条枕头上。人,瘦得只有那么一条儿了,像一根高粱秸秆儿。


我的心中一酸。


“刚睡着,一宿没睡,就惦记着你呢。”父亲把炕上的秸秆和布块拢了一下,让我坐下。


“这是干啥呢?”我瞅着这些东西。


“一阵糊涂一阵明白的,你的娘啊,像个孩子,给你们做‘龙尾儿呢。这不,怕你们拿错了,让我写上你们的小名。”


我看见母亲的枕边,摆着四条用高粱杆和圆布块儿间隔穿成的“龙尾儿”,歪歪扭扭,缺胳膊少腿的。


时间都去哪儿了?这“龙尾儿”给我们找回来了啊!


我仿佛看见:我,大哥,二哥,小妹,穿着母亲缝制的“龙尾儿”,在院子里嬉戏玩耍。


天空真蓝啊,阳光真暖啊,年轻的母亲,就静静地倚着门框看着我们。她的头顶上,是那个火红春联的横批:春回大地。





评论 (0 个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11-16 01:45 , Processed in 0.06298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