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无为文艺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49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想 念 父 亲

已有 156 次阅读2014-7-24 00:07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1| 大学毕业, 收音机, 支气管, 豆腐, 歌声


 


父亲离开已近一年,我出门时,再也没有了父亲的提醒和叮嘱,我进门时,再也没有了父亲欢喜的目光,休息在家,看着那空空的父亲住过的房间,眼泪总是忍不住。


父亲做了半辈子农民,辛劳平淡的一生夹杂着些许幸福和骄傲,他抚育我成长,期盼我成人,渴望我成功,为我耗尽了一生的心力和精力。


我6岁时母亲因病撒手人寰,此后父亲一人牵扯着我,居三间茅屋,伴一盏油灯,种几亩薄田,相依相伴,不无孤独地走过50个春秋。


父亲坚强勤劳,他早年有支气管哮喘,遇冬即发,一发累月,可是做起活来从不示弱,即便是挑圩挖塘,房前屋后种桃植柳,几分菜园地总是收拾得青青葱葱,靠点捕鱼副业,日子过得极有条理,少有余粮或偶有口福,就邀朋约友,做人舍得,从不自悲,最不喜别人可怜同情。


1983年寒假,一进村口就听到“在希望的田野上”清脆悦耳的歌声,原来是父亲知我将回,积攒着买了一台收音机。当时,那是村里的唯一。


两个人的春节,父亲从不马虎,杀鸡磨豆腐,别人家该有的我们家都有,每次看到父亲踏着碎雪挑圩回来,又在冰冷刺骨的河塘里淘米洗涮的背影,我夜不能寐,幼小的心里种下了坚强的种子。


父亲节俭好强,大学毕业后,我分到县城工作。后来有了孩子,父亲也随即进了城,帮我烧饭、带孩子,做起了“全职保姆”。为了不给我们增加负担,他自己在街上七寻八觅,先后找了药店、商场替人看门打扫卫生,一干就是十几年。劝他别这么辛苦,可父亲就是不听。他挣的那点辛苦钱连同我们给他的零用,都是一分一角掰着花,去世时还用布包着两万多元放在枕边。


父亲很在意我的发展,为我一个人在异地打拼充满担忧,因此我每一次升职调动,每一次乔迁都能感受到他内心掩饰不住的那份喜悦,这也是我的开心之处。忆想起来,我的努力和动力许多时候就是为了不让父亲失落、失望,因为有父亲在,我不能失误、失败,我是他的全部,不能让他在家乡来人或回老家时没有脸面。


因为好强,我能感受到他隐约的遗憾,像乡村周边有暴发的大户做着些建校修路铺桥的事,他内心希望我也能做,大前年修谱时,我咬咬牙捐了五千,总算让父亲有点安慰。他希望家里常有访客或亲戚盈门,因为几次搬迁后故人日疏,尤其是后来住到芜湖,他觉得太冷清,他哪里知道钢筋混凝土垒就的时风大变的城市,哪还有农耕时代和改革初期的那份温暖、朴实与真诚呢?


父亲晚年还想在老家盖幢小楼,落叶归根或是排遣孤独,可是三十年前,我就劝他把宅基地等一应家当无偿让给了族下,我那时意气风发,哪里想到如今连我都想着要回去呢?


父亲也有些开心的日子,那便是我陪他去了趟扬州和杭州,他说:真是好呢,上有天堂,下有苏杭。陪他去了普陀山,拜了观音菩萨,看到东海,还去了庐山,他说庐山上经常开会啊?我说是的,毛主席喜欢庐山,常在此开重要会议。他对毛主席很有感情,于是我想到了让亲戚陪他到了北京,游玩了天安门、长城,父亲没有什么遗物,有一只座钟(是为了准点接送孙子),还有就是用报纸包着的这几趟外出的照片。


最开心的是孩子上大学那年,父亲尽管身体已衰,步履艰难,但还是坚持要和我们一起送孩子到南京。在大学校园里坐着歇息时,我想到当年父亲用扁担挑着被褥送我去合肥上学的场景,转瞬就是26年,有这样开心愉悦的时光真是太少。


父亲走得有些突然,去年入冬,进食渐少,时有胸痛,我学医出身,见他中气尚足,以为肺心遇冬加重也是自然(过去每年都是如此),在家为他吊水用药。那天晚上,下班进门,他还喊我说“回来啦”,我问:“还好吗?”他只是皱着眉说“疼得很呢”,我思忖着得抓紧联系医院,过了约半小时,他让我扶他上厕所,刚到卫生间门口,疼痛骤剧,然后就……冥冥中真有预感,那晚,一周前就有朋友盛情邀约,编了几番说辞推脱回家,竟成我与父亲的永别。父亲是在等我,那几天他一定疼痛难耐,那几天他一定倍感凄凉……要是请上几天假多陪伴他些日子,该有多好呢。


父亲在时,我不觉老,也不能老,父亲走了,不知不觉就脆弱了,孤独了。失去了父亲才知道什么是人生最痛,什么是人生最重,什么是人生最爱。只是过去不知为什么没有好好地珍惜与呵护。



 

评论 (0 个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11-16 01:47 , Processed in 0.05925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