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无为文艺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49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母亲的目光 (外一篇)

已有 177 次阅读2014-7-23 23:55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1


○梅百西



     母亲去世已近十年,她的遗像一直放在我老家,今年清明节因须在其 墓碑上镶嵌照片,我才将其遗像拿回了家中:母亲的遗像是在世前拍照的,因而照片无一点暮气样,尤其那带笑的慈祥目光,简单、平和、清澈、绵长,清明节早上,我站在母亲的遗像前,点燃了三柱香,长时间地端详着她的目光。


母亲的目光是简单的,她一生一直过着普通人的日子,做着农家妇女的活计,整天操持着家务,洗衣淘米做饭、纺纱缝衣做鞋,母亲心灵手巧,加之小时候上过私塾,能认识一些字,绣花、剪纸是她的擅长,每到春节,母亲都会在很多鞋垫上绣出莲花、荷花,很精美别致,每逢家里或邻居有喜事,她都会坐在家里的小板凳上,剪着大小不一的囍字,黏贴在一个个鸡蛋上,作“喜蛋”之用;母亲还间或下田干农活,栽秧割稻锁草,样样都会;母亲对生活没有过多的想法,只想家里能顿顿有饭吃、有瓦房住、孩子能上学,过年孩子能穿上像样的新衣服,家里日子过的比别人家不差,不超支且有些余粮,仅此而已;母亲的目光是慈祥的,她性格宽厚、随和,从不因小事和别人斤斤计较,与周围人相处得都很好,当时家里人口多,年年超支,家里日子过得十分艰辛,每年二、三月份青黄不接,都要到别人家借米,以维持生计,尽管如此,母亲仍十分好客,每逢家里来人,她都热情招待,烧水打蛋留茶留饭,母亲经常说,自己苦点没事,不能怠慢了客人,故而当时家里虽然穷点,但来人很多,至今我还听到老家人都说她很搭理人,人很好;母亲的目光是清澈的,纯洁得如湛蓝的天空,她一生清白,从不在背后说别人的是是非非,从未占过别人一点便宜,规规矩矩、清清白白、坦坦荡荡;母亲的目光是绵长的,我的童年、少年都在母亲的呵护下一天天长大,走上工作岗位后,因农村工作杂乱无章,很难经常回家,但我时常感觉到母亲就在我身边,目光紧紧注视着我,使我不敢对工作有丝毫懈怠,不敢停下自己前进的脚步。


不记得有多少个夜晚,我都梦到母亲,她总在用慈祥的目光看着我,似叮嘱似教诲似告诫,仿佛在念叨“做人要本分要真诚要正直要清白,不能占别人的便宜,不能图公家的东西,要有好名声”,有时深夜醒来,望着窗外清朗的月亮,那朗朗的月色就恰似母亲的目光,母亲的目光总伴随着我长长的梦,无边的思恋、无边的遐想。


在我思想困惑的时候、在我工作遇到困难的时候、在我人生失意的时候,我总是想到母亲她那慈祥的目光,她的目光给我鼓励、给我信心、给我力量、给我方向,使我清醒、使我振奋、使我坚强。


母亲的目光是我一生的牵挂,也是我终生的仰望、生命的方向,是我思不尽忘不掉走不出的地久天长。


乡  愁


乡愁是老妈妈留在我童年梦中的悠悠纺纱声,乡愁是老妈妈那倚门盼子女回家的发呆眼神;

乡愁是老父亲奔波在田间地头的疲惫身影,乡愁是老父亲那 满头银发独自品酒的沉吟。

乡愁是故乡晨曦中的鸡鸣声,乡愁是故乡黄昏里的炊烟影;

乡愁是故乡春天的野草味,乡愁是故乡冬天的枯树林。

乡愁是过年的合家团圆,乡愁是中秋的一轮明月;

乡愁是清明的祭拜,乡愁是冬至的孤寂。

乡愁是你的,乡愁更是我的;

乡愁在路上,乡愁更在梦中。




评论 (0 个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7-20 20:30 , Processed in 0.06708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