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无为文艺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49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他们与无为的乡亲们

已有 272 次阅读2014-7-23 23:47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1| 无为



○丁以龙
 

     宣传军民鱼水情的资料和影视片看过不少,相比之下我印象特别深刻的当属现代京剧《沙家浜》了。只是感动之余又觉得那激动人心、跌宕起伏的剧情毕竟是戏,难免有些夸张和虚幻,总叫人似信非信。但是,自我从事党史工作以后,接触到了一些当年战斗和生活在皖江抗日根据地里的新四军老战士以及他们的子女,了解了他们的难忘经历和切身感受之后,我才确信《沙家浜》中描述的军民关系是真实的,因为发生在皖江根据地里的新四军及其后人与无为的乡亲们之间的故事,有些情节甚至比戏里的更加感人。


1997年11月下旬,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暨新四军成立70周年,我县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会长左双山带队前往北京,慰问当年曾经在无为战斗过的新四军老战士、老领导。本打算一家一家登门拜访,可是,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七师分会的领导为了减轻我们的工作量,决定进行集体慰问,地点就定在玉泉路国防大学的一个会议室里。这时北京的气温已是零度以下,窗外寒风凛冽,我不免为前来开会的老同志们的身体担忧,他们可都是八九十岁的老人啊!可是,会前半个多小时,预约到会的老战士们就陆续从四面八方赶来,北京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会长、原昆明军区司令员张铚秀和夫人丁亚华,原最高人民检察院院长黄火星的夫人傅霞等近二十位老战士,有的只身,有的在子女的陪伴下来到会场。老同志中最小的要数新四军老战士、原航空工业部飞机局局长胡溪涛,也已八十岁了。一见到我们无为来的同志,大家就象久别的亲人一样,亲切的握手,围坐在一起,询问起无为的发展和老区人民的生活情况,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没有无为人民就没有新四军第七师”,张铚秀将军深情地说,“1941年初,我是新四军新一团团长。“皖南事变”发生后,经过一个多月的艰难辗转,我带领200多名同志突破层层包围,从江南渡江来到无为。那时正是寒冬,大家穿着破衣烂鞋,更没有棉被,很多同志都生病了。无为县地方党组织和白茆、泥汊等地的群众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给我们送鞋送被,同志们感到好像回到了家里。我们一部分集体食宿,还一部分被安置在群众家里,好多老乡把床让出来给我们睡,自己打地铺。那时家家都很贫穷,但是他们都把过年的饭菜给我们吃,我们虚弱的身体很快得到康复……”张将军的发言一下把大家带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老人们你一言我一语,讲述起自己在无为的战斗和生活经历,其中聊的最多的还是对无为人民的感激。


是的,他们就是怀着对老区人民的感激之情踏上了“北上南下”漫漫征途的。建国后他们有的来到了北京,有的留在了上海、南京,但是他们的心总是揣着可爱可亲的无为乡亲们。家里缺保姆他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勤劳、善良、能干的无为大妈、大嫂。于是一个介绍一个,带出了知名品牌“无为保姆”,带出了如今40万走南闯北的无为劳务大军……


为了让老区的孩子们在家门口就能上到学。1998年,顾鸿、张铚秀将军及11位新四军老战士发起倡议,在当年的新四军第七师司令部旧址附近,捐建一所希望小学。这一倡议立即得到了大江南北曾经在皖江地区战斗过的七师老同志及其亲属的积极响应。有的老人去世了,他们的子女就替父亲或母亲捐款,圆上父母没有了却的心愿。一时间737人慷慨解囊41万元,加上县政府的支助,当年9月,皖江烈士陵园边的团山脚下,一所拥有三层教学楼、蓝球场和足球场的花园式小学建成了,学生最多时有400多人。后来,原七师副师长、开国上将傅秋涛之女傅宁、傅洋为了改善希望小学教师办公条件,再发倡议,为学校修建教师办公楼捐款。在他的带动下,又有一批单位和新四军老战士及其子女,积极捐款计10万元,一座二层办公楼——“弘军楼”很快建成投入使用了。


时任安徽省委党史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的七师老战士王乐平同志为了改变红庙、严桥山区落后的交通,通过多方努力,在省里争取道路建设资金几百万元,用于修建红庙至三水涧的公路,并在皖江烈士陵园里修建了一座“忠魂亭”,纪念在战斗中牺牲的战友和为革命做出贡献的无为人民。2010年秋,下半身基本瘫痪的82岁的王老,不顾行动不便,从省城来到无为,来到红庙。快到七师纪念馆时,他不顾我们劝阻,坐上从轿车后备箱里搬下的轮椅车,一把一把搬动车轮,吃力而又舒心地行走在刚建好的水泥道路上。皖江烈士陵园里山坡挡住了老人的车轮,老人家硬让我们架着他,一步一步前移,直至看到“忠魂亭”……


2011年5月,正值鲜花盛开的时节,为了纪念新四军第七师成立70周年,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七师分会会长、老战士胡溪涛带领部分新四军老战士及其子女共60多人,不顾长途旅行劳顿开展“皖江行”活动,重走父辈道路,共话铁军精神。他们中有潭希林将军之女潭经远、原教育部部长何伟之女何生、原中央组织部常委副部长李步新的子女李小卯、李晓帆等。


14日下午,听说北京的亲人要来,七师师部旧址大院里早已站满了当地乡亲。几位端坐在旧址屋前的白发苍苍的老人格外引人注目,她们饱经苍桑的脸上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眼睛不停地向门口张望。当北京客人走进师部大院时,一位92岁的老人依靠拐杖的支撑慢慢地挣了起来,颤抖地说:“你们终于来了!还记得我吗?我是任玉兰呀。”任玉兰老人是师部旧址的老房东,当年七师司令部、机要室和师政委曾希圣就是借住在她的家里。这时一位年过七旬的新四军第二代立刻赶上前去,扶住老奶奶,“任妈妈,我记得您,小时候您还抱过我!”说着说着,两位老人相对而泣,在场的很多人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此时,何生大姐在一旁给我们说起了自己的一段辛酸经历:


1942年3月18日,林轩阿姨帮助张惠新阿姨把我接生到无为土地上。这时日寇对根据地进行大扫荡,是抗战最艰难时期。爸爸何伟是皖中区党委书记,妈妈孙宜瑾工作繁忙,我一出生就寄养在无为老乡家。我是吃无为养母的奶长大的。1944年爸爸妈妈去延安,为了我的安全请文芸阿姨把我转移到银屏山小岭村邹广发家。养父母都是很淳朴的农民,对我很好,每当过年杀猪时,除了卖的总要腌些肉留给我吃,自己却省吃俭用,六岁时还送我读私塾。国民党兵有时到我村骚扰,养父就带我跑反。他挑着筐,一头是简单行李,另一头就是我,养母是小脚走起路来很费劲,但不辞劳苦保住了我的安全。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一个冬天的早上,国民党兵为了追捕一名地下工作者,把全村的成年男人都赶到一个场院上,扬言不交出共产党和他们的亲属就拿乡亲们开刀。这位地下党为了乡亲们就主动站了出来,敌人在我家门口将他杀害,鲜血撒了一地,吓得我直哭。国民党兵在村里折腾大半天,下午才走,我却安然无恙。是养父母和乡亲们的保护,我才能活到解放。在这期间,有些不知名的叔叔阿姨来看过我,送来粮食,直至1949年5月妈妈把我接走。父母为了表达对无为人民的感谢,嘱咐我们将他们的骨灰分一半葬在无为的土地上,永远和无为人民在一起。


其实,与何生大姐有着相同经历的还有很多,原七师反奸部部长,建国后曾任浙江省委书记的李丰平的女儿李大云,新四军北撤前曾任芜湖县长的后奕斋之女等,他们都是在无为乡亲的怀里渡过了那些艰难的岁月……


2012年底的一个下午,原七师政委,生前曾任安徽省委书记的曾希圣同志的二个儿子曾阳昇、曾宪生从上海专程来到无为。他们说,父亲离开无为后因工作繁忙等原因没有较多时间来无为看望当年为革命做出巨大贡献的无为乡亲,这是他老人家老年时的遗憾。这次我们就是为了完成老人家的遗愿,从北京经上海、合肥来无为,下一站是芜湖,再到父亲的故乡湖南。这些都是父亲战斗生活过的地方,我们来看一看,一是要学习和缅怀父亲的革命精神,二是要代他老人家表达对老区人民的感谢。他俩来到七师师部旧址,来到父母亲曾用过的床边,深情地用手机拍下了照片,同时拨通了远在广州的姐姐——曾任解放军总政联络部少将——曾晓东的电话,晓东姐要他们多拍几张,特别交代要看看房东大妈。我知道,晓东姐十分惦念这个她的出生地啊!


我和晓东大姐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对她并不陌生。2007年,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会长、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陆德生要求我县筹建“铁军图书室”,资金由曾晓东将军资助。我们立即与三水涧希望小学联系,选定一个空闲的教室建起图书室。此后我们与上海新研会联系,将上海新研会老同志筹集到的一批桌椅、木凳、书架运送到无为三水涧,然后用曾晓东个人捐资的2万元购买了一千多本适合青少年学习的文化书籍及农技科普读物,加上县党史办公室出版的《无为地方党史》、《新四军第七师》、《皖江烽火》、《无为县革命传统教育读本》等书籍,一个内容丰富的小型图书室很快初具规模。时任县委常委、县委宣传部长王先进同志参加了捐赠仪式,并为“铁军图书室”揭牌。小小的图书室饱含着新四军老战士及其第二代对无为人民的拳拳深情。


通过陆老我们得知了曾晓东将军与无为乡亲的一段亲缘。原来,曾晓东出生在无为三水涧师部的旧址里,由于母亲余叔参加根据地工作辛苦,奶水很少,于是师部旧址房东任玉兰就当起了晓东的奶妈。奶妈自己的孩子嗷嗷待哺,但任妈妈总是在喂过晓东之后,才喂自己的孩子……新四军北撤之时,晓东还小,只记得父亲对老乡们说过,我们现在是暂时离开无为,我们不会忘记你们的,我们会回来的!


是的,他们没有忘记这里的乡亲们。曾阳昇和弟弟在父亲栽植的棠梨树下合影留念之后,带着姐姐的嘱托前去寻访当年的房东。这年,任玉兰老人已过世。据说她的小儿子就住在师部旧址附近的公路边。在乡亲们的带领下,大家很快就见了面。曾氏兄弟虽然不在无为出生,与任妈妈的儿子也未曾谋面,但是大家一见如故,问寒问暖。是什么让他们彼此牵挂,是什么让几个相隔千里的陌生人瞬间亲如兄弟?是上辈人的血肉情谊深深地扎根在他们的后人心中了!


斗转星移七十载,改变了容颜,苍老了岁月,而新四军与无为老乡们之间的深厚感情却如陈年老酒愈加香醇。亲爱的朋友,你能否从这些侧面感悟出当年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能够战胜艰难险阻,最后取得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根本原因?我想答案已经很清楚,那就是:共产党人始终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和利益安全捧过头顶,装在心中,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去保卫他们,就必定能够得到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和真心拥护;同样,只要有了人民群众的真心拥护和全力支持,我党领导的各项事业就会无往不克、一往直前。


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今天,我们各级领导干部以及广大党员能否像在革命战争时期那样,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而得到最大多数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是决定能否实现民族复兴、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中国梦”这一伟大事业的关键所在。面对这份沉甸甸的历史重任,面对新四军等革命先辈的为民情怀,我们还等什么呢!

 

评论 (0 个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7-20 18:59 , Processed in 0.06766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