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无为文艺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49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丑,不怪

已有 160 次阅读2014-7-23 23:40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1| 刘晓燕


○刘晓燕



 

一   嫁,还是不嫁?


那个男人昂首挺胸,竭力拉直每处关节和肌肉,以够到身高最大值四尺零二的尾数二。由于紧张,本就潦草的五官逃难似的挤成一团,蹲在硕大的黝黑的脸皮中央,远远看去,苍茫的大海上,浮着一座小岛。


这个矮小的丑男人又送鱼来了。起初,一条一条地送,用钢叉挑着,很是张扬。然后,一兜,又一兜。现在是整整一大篓:大鱼小虾,小鱼大虾,鲜活,丰富。鱼腥味趁着风势在小院落里横冲直撞,宣告着丑男人赤裸裸的欲求:我要阿莲。


美丽娴静的阿莲坐在矮杌上,低头织网,一言不发,心中却似乱线般缠杂:慌乱,害怕,嫌恶。


阿莲的爹倒是满面笑容。作为一名渐渐老去的渔夫,他十分赏识这个年青体壮的业内高手。高超的专业技术,无所畏惧的勇气,这个丑小子以根根劲道将自己撑得高大强健,赢得众人的仰视。


更为难得的是,他识得几个字,读过几本书,懂得一些名节道义。此外,他还练过功夫,力大无穷。


有技术有本领有知识有理想,一个出类拔萃的渔夫,他不丑谁丑?


丑男人走了,可那双灼热的眼珠子还粘在阿莲身上,拽都拽不掉。终于,阿莲鼓足勇气开了口:爹,我不喜欢他。


他喜欢你呀。


爹,我不想嫁给他。阿莲停下梭子,抬起头,蜜色面颊上泛起红晕。


为什么?嫌他丑?看惯了就一样。他有能耐,早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爹,我不嫁。阿莲的眼中闪着泪花。


不嫁也得嫁,由不得你。阿爹脸一沉,抬脚踢翻晒着鱼干的竹匾。


那个男人,现在,我们该叫他名字了——孤儿要离,倾尽所有,请媒人,置娉礼,办喜宴,按正规程序,郑重地把渔村最美的姑娘娶回自己的小石屋。


看着阿莲梨花带雨的俏丽面容,要离内心的幸福如潮水涌动,紧凑的五官仿佛疏朗了一些,有了温柔的模样。他轻轻握着阿莲的手: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会建功立业,一鸣惊人,让你享受荣华富贵。


二  杀,还是不杀?


五主争霸,战争频仍,风云变幻,英雄辈出。春秋,中国历史上一个特别的时代,刀光剑影中溅起的血性和血腥,一片又一片,艳若春花。


且说吴国。


吴王僚违背兄位弟嗣、弟终长侄继的祖训,强势登上王位,让法定继承人公子光十分不爽。九年后,公子光与伍子胥合谋,派专诸杀死吴王僚,夺回王位,号为阖闾。


吴王僚的儿子公子庆忌骁勇剽悍,万人莫敌。在一些诸侯暗中支持下,庆忌在卫国招兵买马,组建反政府武装,伺机攻打吴国,替父报仇。


故伎重演,阖闾重金聘请刺客去卫国刺杀庆忌。一个个高手潜过去,一个个被更高手庆忌干掉。庆忌放出话来,来而不往非礼也,哪天也过来问候一下堂叔。


阖闾慌了:如果某个月黑风高夜,一把利刃架在脖子上------专诸已被吴王僚的侍卫们剁成肉酱了,那把鱼肠剑也下落不明,到哪里再能找到一位像专诸这样的顶级刺客呢?就在阖闾夜不能寐精神恍惚之际,渔夫要离闪亮登场。


金碧辉煌的大殿上,吴王阖闾看着不及庆忌腰高的要离,眼珠子差点儿掉下来。他恨恨地转向伍子胥:开什么玩笑,费劲找了这么多天,就寻着这主儿?伍子胥却若无其事,一脸坚定。


在尴尬的气氛中,要离开始了求职演说。出身,历练,理想------一个字一个字刚刚的,慷慨激昂。阖闾的目光在变化:轻视、蔑视、鄙视、视而不见。


要离终于暴发了:矮是吧,浓缩的是精华;丑是吧,丑人多奇才。关键在于,老子不是来选美的,老子是来当刺客的,是为了国家和平、百姓安宁来献身的。我那貌美如花的老婆都不嫌我,你个糟老头子倒在众人面前羞辱我。


“大王,听说你自幼习武,你能接我十招吗?谅你不敢吧。”要离踮起脚挑衅。


哦?阖闾坐正了身体,盯着要离模糊的五官,兴致陡起:剑来。


阖闾手持锋利的宝剑出其不意地攻向要离,要离一闪身,手中的竹剑飞快地刺中阖闾的手背,饶是竹剑,还是渗出一片殷红的血。


“哈哈,你一招都接不了。”要离神采飞扬。


伍子胥赶紧用手去捂要离的嘴,来不及了。吴王阖闾下令砍掉要离的右臂,将其投入死牢。又着人将要离的老婆拘来,关进大牢,二人同狱,不同室。


伍子胥焦急万分:大王,那要离虽然粗鲁狂放,却是吴国最好的刺客啊,是你以貌取人激怒了他,你应该以大局为重,不能杀他。他的妻子乃一普通民妇,且有孕在身,也杀不得。当今世界什么最重要?人才。大王,你要三思呀。


伍子胥连谏三天,阖闾阴沉的面容终于有了暖色:那就不杀吧。话音甫落,侍卫来报:要离越狱了,去向不明。


“啪”!阖闾摔碎手中价值连城的玉盏,咬牙切齿:杀,杀掉他老婆,焚尸示众。




三  死,还是不死?


“断臂之仇,焚妻之恨哪!要离愿肝脑涂地追随公子杀回吴国,取那阖闾项上人头。”要离跪在公子庆忌面前,额头在青砖上碰得咚咚响,鼓出一个又一个大血泡。


庆忌冷眼看着脚下这个蓬头垢面血乎拉兹的独臂怪物,一言不发。良久,庆忌说话了,只是简单地安慰要离两句,便吩咐手下将他带下去休息。作为一名王侯的后代,庆忌文武双全,智商余额充足。他连夜派手下高级特工杜让潜入吴国进行调查。很快,调查结果出来了:情况属实。


庆忌立即请出要离,予以款待。那要离确实不赖,不但功夫好,还善于出谋划策。太有才了!庆忌喜出望外,不顾手下的反对,重用要离,视之为自己的左膀右臂。


不久,庆忌听从了要离的建议,率领武装部队浩浩荡荡地向吴国进军。又听从要离的建议,走水路。还听从要离的建议,站到颠簸的船头激励士气。


绝好的机会。


独臂要离出手了。他举起青铜宝剑,一跃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尽全身之力刺向庆忌的心脏。


原来,一切,皆是阴谋。


公子庆忌愤怒地将要离举起来,头朝下放入水中,等要离呛得差不多了,再提起来。一放一提,如是三次。玩着玩着,鲜血渐渐染遍全身,庆忌对属下哈哈笑道:敢杀我者,真勇士也,尔等不要杀他,千万。言毕,血流如注,訇然倒下。


公子庆忌死了,刺客要离却活着。他湿淋淋地坐在庆忌的血泊中,看天,看水,再看看庆忌,一纵身跳入浊浪中。杜让将他救上来:您可不能死,快回吴国领赏去吧。


要离哭了:我何尝是为了荣华富贵,为国之安宁耳。公子如此信任我,待我如手足,我却心怀不轨,将他杀死,不义啊。为了完成国君心愿,我亲自谋划,牺牲了妻子,不仁。不仁不义,我有何面目苟活于世?


你是说,伤君、入狱、出逃、杀妻,都是你编导的?


正是。要离点点头:还是主演,阖闾和伍子胥是配角,唯我妻——我那贤良的妻啊!


杜让踢踢他:那您别跳水啊,您一个打渔的,也不怕水。


也对。要离止住嚎啕,挣扎着站起来,拾起甲板上的青铜剑。这回没有人阻拦他。一个谋杀无辜妻子的男人,所建功业再大,终究是邪恶的,死有余辜。


后  续


一千多年后,要离投生于山东清河县,名曰武大,人称三寸丁谷树皮,以卖烧饼为生。


武大命不好,除了家境贫寒、相貌奇丑,又被妻子伙同情夫将其药鸩了。妻名潘金莲,情夫西门庆。


人们只是一味地责骂奸夫淫妇,却哪里知道,他们三人是在了结千年前的恩怨。


 

 

评论 (0 个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11-16 01:45 , Processed in 0.06518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