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无为文艺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49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守一抹时光取暖(外两篇)

已有 155 次阅读2014-7-23 23:37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1| 横冲直撞, 连衣裙, 向日葵, 小公主, 小伙伴


○张尘舞

麻雀落在电线上,懒懒的,暖暖的。

我坐在四月初的午后,寂静时光让埋在其中的记忆暗涌,催我用文字将它留下,一如远古的初民结绳记事那般。

旧时光是个美人,我只要看它一眼,心便融成一柔清波。那些童年的旧时光在内心深处流淌成河,它已穿越分分秒秒的屏障,饱含着温润的隽永时常在我的心底如莲花千朵幽然开放。

幼时的生活就像漫天飞舞的花瓣,我的姨妈就是那散花的仙女。我享受着姨妈带给我的温暖,自己放纵着自己那刁蛮的个性。那年,那日,我桀骜不驯的成长。除了一片阳光,我的记忆里也有一些腥风血雨。在农村姨妈家寄养的日子,我如同其他山村孩子一般的横冲直撞,像朵蒸蒸日上的向日葵。可这朵向日葵,见到鹅和茅坑便蔫了。

七八岁的我,姨妈在裁缝那里为我做了一件蓝色的连衣裙,穿在身上漂亮极了,见到我的人都说像个漂亮的小公主。于是小公主便得意洋洋的走出家门,想要去附近的村子里转悠转悠,好让那些小伙伴们瞧瞧我的美丽。依然清晰的记得那是个夏日的傍晚,路上看到一棵倔犟的刺槐树,略带咸涩的绿叶,撑起蒸腾的夏天。我傲然的行走在热烘烘的晚风中,突然听到身后似乎有动静,回头一看,原来自己早已经被几只又白又胖又高的鹅盯住了。见我回头,那几只肥鹅挑衅似的叫了几声,顿时,我魂飞魄散。那狡猾的鹅大概是看出我的害怕,扑腾着翅膀狂叫着朝我冲过来,我撒开脚丫就跑!天啦,这是鹅么?这真的是鹅么?鹅不都是香喷喷皮酥肉嫩乖乖的躺在碟子里的吗?怎么姨妈这里的鹅是这等货色?其中一只鹅的速度堪比火箭啊,几步就追上我,伸长脖子用扁扁的大嘴对着我大腿小腿上的肉仇大苦深般用力的猛拧死钳起来,剧痛之下我哀嚎着朝前狂奔,那鹅还不肯放过我,夹着我的肉死活不肯松口,其它几只鹅也跟在后面扯着嗓子大叫,助威似的。我哭得鼻涕眼泪一大把,它就是不肯松口,顿时我恶从胆边生,抬起脚狠狠的朝那鹅的嘴巴踩去,特准!那鹅的嘴巴一下被我踩歪了。肥鹅吃痛,调转身子惨叫着朝同伴奔去……我揉着腿上淤青的肉哀哀的哭着,发誓以后穿漂亮衣服再也不出来显摆了,尤其是不能在动物面前显摆!

从此以后,村子里的鹅和我远远相见,彼此主动绕道让路,老死不相往来。

对鹅胆战心惊,可以不再相见。可每日上厕所,我是不可避免的要和茅坑见面。在我印象中,茅坑比鹅更加可怕。姨妈家的茅坑是用石棉瓦和稻草修葺而成的,在地面上挖一个大洞,大洞里放一口大缸(估计是多余的水缸或者米缸),大缸的两边担着两块木板以供踏脚。那木板,据我目测,是极其的不结实!蹲在上面还会晃荡晃荡,实在是让我提心吊胆极了,随时都有掉进茅坑遭受灭顶之灾的可能。对于这样的茅坑,我实在无法接受。姨妈却怎么也想不明白,已经七八岁的我为什么宁愿拉在裤子上挨打,却死也不肯光顾她家那亮堂堂的大茅坑。有几次,在姨妈的软硬兼施之下,我硬着头皮战兢兢的使用那口姨妈心目中他们村最大最亮堂的茅坑,泪流满面啊!心里暗暗祈祷脚下的木板千万不能在关键时刻断裂,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茅坑里淹死!掉下去,就算淹不死也会被臭死!万一臭不死,被救了上来,恐怕我也无颜苟活于世了!那种前一秒还蹲


在木板上,后一秒就可能消失在地平线的恐惧让我难以安心如厕。蹲茅坑成了我童年里的一大梦魇!

现在的农村,恐怕很少见着这种茅坑了吧?

旧时光无声,遥远的思绪在岁月的长河中来来回回的游走,永远铭记的却是当初的温暖与明媚。我拉动着岁月的纤绳,静候时光剪影从彼岸悠远而来。

这日,守一抹午后的暖意与岁月,且行且珍惜!


女 汉 子


春节假期举行的同学会上,不知是谁提到“女汉子”一词,众同学皆把目光投向我。我赶紧摇手划清界限:“别都看着我呀,我纯娘们,绝对不是女汉子!”一男同学感叹道:“尘舞,你别挣扎了,你绝对是女汉子的代言人。记得当初你啊,上能打蜘蛛,下能拍虫子,左能掰苹果,右能拧罐头。记得上晚自习时,咱们班级那百年老屋的房顶掉下几只壁虎,大家都惊吓的作鸟兽散,只有你,撂下耳机和手中的书本冲过去,抬起脚轻轻挑几下,可怜的壁虎们便飞向窗外,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唉,我们一帮男的,只有无语凝噎。真乃女汉子,杠杠的。”
我讪讪的笑笑:“那只是雕虫小技不足挂齿,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你们居然还记得!”

我当年的美女同桌一拍巴掌,说:“尘舞啊,你还记得不,有一次傍晚咱们出去吃麻辣烫,路上遇见一熊孩子放炮,那小孩专门往人身上扔,炸得咱俩一蹦几丈高,吓得我都哭了,你的衣服也被他炸了一个破洞。这时,你笑眯眯的走过去带着一脸的慈爱问他:‘小朋友,你的家长在哪里呀?’那熊孩子鼻孔朝天挑衅的看着你说:‘我一个人出来玩的,怎么样?呸!’我都还没弄明白你的意图呢,只见你拍拍胸口自言自语的说了声‘那我就放心了。’,然后,你当场把那小孩收拾了一顿,舒舒坦坦的拖着我溜了……唉,吓的我一个月不敢出门,生怕遇见那熊孩子的家长报仇呢。


你说,你不是女汉子,还有谁敢担当这个称号?”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都是过去的事了,就让它随风飘走吧,别提了。我过去的那颗爷们儿心早就转换成娇滴滴的女儿心了……”

众同学皆笑得前俯后仰,彼此内心最幽深的记忆都被勾起,于是大家开始嘻怒笑骂,我为了把自己女汉子的形象彻底给扳正过来,也学着几位美女同学掩起嘴笑,当年的班长看不下去了,用他那大巴掌使劲拍着我的肩膀,疼的我直咧嘴。他说:“没想到啊,你还真转性子了啊,淑女多了嘛!”我努力忍住甩大巴掌抽他的冲动,揉了揉被拍疼的肩,冲他莞尔一笑,众人见状皆倒抽一口冷气。我装作没听见,发誓一定要把形象从同学们的心目中给纠正过来!我不要当女汉子,我乃女神也!

美好的时光总是匆匆的,分别时,大家站在路边依依不舍。我也噙着泪花挥舞着袖子跟大家道别,当我正在细声慢语的说着惜别词时,突然感觉脚边有个毛乎乎的东西,一低头竟然看见一只金毛大狗,我吓得猛跳起来,伴随着一声怒吼:“呀……滚!”谁知那狗比我还害怕,头一低“哧溜”一声猛往路边的护栏里钻,那巨大的金毛狗头被死死卡住了……

一帮同学五体投地的看着我,班长喃喃的说:“这,就是女汉子的威力啊!”

真尴尬啊!白装了一天淑女!我尴尬的看了看那无语的狗主人,赶紧冲众同学抱拳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干脆将女汉子进行到底吧,于是我撒开大脚丫子飞奔而去。


今天,你宽容了吗?


这是一个多事之秋,尘舞和一友人在茶馆喝着上好的安吉白茶,空气中氤氲着浓浓的水汽,混杂着她所有的情绪。尘舞情绪低落的看着那起先在杯中飘浮着的叶子渐渐地饱满起来,水很快变成暖心的颜色。当它们终于沉入杯底时,尘舞所有的坏心情抽丝剥茧般地裸露出来。于是,她开始忿忿不平的向友人控诉着,为那逆耳的只言片语,为几句欠妥的玩笑话,为一回不经意的冲撞……这些芝麻绿豆大小的伤害让尘舞饱受折磨,久久不能释怀,她无法宽谅,甚至开始苦思着如何把伤害回敬给对方,把别人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加倍还给他们。

正当尘舞说到激动之处吐沫横飞之际,友人弱弱的说了一句:“算了吧,真伤害了别人,你自己也不会好过到哪里!”

一语惊醒梦中人!

尘舞猛然忆起多年以前,在一个炎热的夏日里,有只绿头苍蝇闯进她的闺房惊扰了她的美梦。本来打开窗户就可以让它飞出去,可被它搅了美梦的尘舞怒发冲冠,发狠一定要弄死它以平心中的怨气。于是她赶走所有的瞌睡,起床拿起苍蝇拍跟在它后面撵了一个多小时,最后累倒在地上。突然,那绿头苍蝇竟然挑衅般落在她的腿上,尘舞又怒又喜,她想都没想就拎起旁边的水瓶打开瓶塞将里面的开水朝它倒去。那一瞬间,她的心中充满了苍蝇被烫死后横尸在眼前的快感……结果,苍蝇没烫到,尘舞却拖着一条废腿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

其实生活中处处都有类似这种绿头苍蝇的人和事来影响着我们的心情,若时时想着把那些伤害加倍还回去,整天心头笼罩着愠怒的烟雨,生活中哪里会有神清气爽的春风啊!所以说,宽容了别人的同时,也宽舒了自己的心。遥想当年公瑾英姿勃发,凭借着他那锦绣才华少年得志,却鸡肠小肚,最终三气而亡。还有那白衣秀士妒贤嫉能心胸狭窄,不肯接纳豪杰,最终被火并。可想,一颗宽容的心多么的重要啊。

这个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也不会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家庭、环境、阅历、知识、生活体验、利益立场等都会造成人的思维方式、认知水平和价值判断不一样。在日常交往中这种差异性自然会时时凸显,影响到人与人之间的和谐都是很正常的。若是没有一颗宽容的心,时时想着把伤害还给对方,结果往往如同尘舞拎起开水烫苍蝇一般弄得自己伤痕累累。何不以平静的心态去打开窗户让绿头苍蝇飞走呢?皆大欢喜!

当一朵紫罗兰被践踏,它却将芬芳留在那双脚上,这就是宽容。

而伤害就象是一把双刃剑,在刺痛了别人的同时也会刺痛自己。

进一步悬崖峭壁,退一步海阔天空,不如站在云端,俯视尘世,把你的宽容撒向人间。

 
 

评论 (0 个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9-24 16:38 , Processed in 0.14228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