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无为文艺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49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春天里

已有 164 次阅读2014-7-23 22:58 |个人分类:采风|系统分类:1


○子  薇

清晨,从牯牛降景区的农家旅馆里出来,一轮红日,宛如一枚熟透的硕大柿子,落在眼前的山峰上。这次旅游,我们的运气无疑是好的,拿导游的话来说,是谓“贵人出门雨相迎,贵人出门雨相送。”头天,我们抵达时,雨下得淋淋漓漓,我们赏游的景点是蓬莱仙洞,在这里,下雨似乎并不妨碍什么。下午去秋浦河漂流之前,雨神奇地停息了。


在牯牛降景区,山道的很多地方,陡峭,逼仄,我们不得不放慢脚步,小心翼翼地走。同行的一位男士快速走到我前方说,我挡着你,你放心地走,不要怕。我明白他的好心,也感动于他的好心,只是,如果我放心大胆地走,万一掌控不好自己的身体,从陡峭的石阶上滑下去,他能接得住?损人不利己的事,我断然不会去干;损人又损己的事,我更是不可能白痴地去干。


山上有一处景点,叫情人谷。导游约略介绍了一下此处景点的来历,不过是一个落入俗套的故事。两个有情人,因为门户悬殊,招致女方父母的极力反对棒打鸳鸯,却是棒打不散,俩人逃至此地,从崖上双双跳下去。说着,导游指向一块巨大的赭红色的石板说,这就是他们跳崖前相依相偎的地方。有人疑惑地问,这点地方太小了点吧?导游的回答很干脆,情人在一起,需要多大的地方吗?大家一哄而笑。你侬我侬时,只需喝下那一腔浓烈的爱情煲出的香汤,足也。可是,激情燃尽只剩下一堆灰烬之后呢,那一具俗不可耐的肉体,终究需要物质的托盘,才能够明媚鲜艳地继续光鲜下去。


被清洗过的空气,呈现出一种波光潋滟的可感可触的光泽,似乎真的抬手可以摸到,抬眼可以看到,那种幽幽的蓝色光芒,惊心动魄,让人想哭。一群又一群的鸟儿从空中安静地飞过,如果我们不抬头仰望天空,根本就不可能发现它们。静谧,干净,唯美,唯有潺潺的流水声,不绝于耳。


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们看万事万物都是灰败颓废的,在这儿,你无法心情不好,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原本一切就是那样的美好。


女子便好。世上最简约的关于喜爱的表达,便是“好”——好看,美好,真好。不用那么多花里胡哨、罗里罗嗦的话语,可虚荣的我们,总怕非此不能彰显自己的锦绣才华。其实,也未必真的有什么才华。


温暖的地方,美好的地方,动人心魂的地方,我们向往已久的地方,一旦向往成真时,我们不是走进去跨进去,而是兜头劈面地扑进去,果断坚决,义无反顾,因为情不能禁,因为蓄谋已久。


一路上,泉水潺潺,流淌的泉水行至落差略大的地方,被击碎,如碎玉如珍珠,一斛一斛地戽下去,透着暴殄天物的奢靡。至四叠瀑布,暴殄天物被演绎到极致,碎玉珍珠不再是一斛一斛地有节制地戽下去,而成了倾倒,泼天泼地,铺天盖地。李白写汉武帝刘彻的第一任皇后阿娇得荣宠至极时,“咳唾落九天,随风生珠玉”,可谓登峰造极。其实,再强大的人到了大自然面前,若言登峰造极,那也是大言不惭而已。


云雾是从九天降临的仙子,轻轻地拂一拂衣袖,飘然而至,再轻轻地拂一拂衣袖,又飘然离去,那速度,只是我们眨了一下眼皮的功夫。水雾暗中运筹帷幄,在很多地带的山体上,汇成或大或小的水晶珠帘,朝着山石路面滴落下去,叮叮咚咚,错落有致。


修长的草,玲珑的叶,千丝万缕的芳香,纷繁绚丽的色彩,只要生发于纯净的大自然的,便都美得不可方物,即使是枯萎了凋零了。樱花开了一路,色彩有深有浅。性急点的映山红,也已经大片大片地绽放,在山体上,呈现水红色。映山红有多种色彩,我最喜欢的是玫红。年少时,春末夏初,我老家漫山遍野开放着的,便是玫红色的映山红,那份毫无节制的艳丽妖娆,简直是弥漫着汪洋恣肆的勾魂摄魄的气息。这样艳丽的色彩,多数人hold不住,如果文雅点表达,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春天里,是一首歌曲的名字,有“旭日阳刚”版和“汪峰”版,他们之间因为这首歌曲而引起的纷争,我不妄加评说。相比较而言之,我更喜欢听“旭日阳刚”版。“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歌曲唱到这里,掀起一个高潮。听着这首歌曲,我忽然想到臧天朔,这个几年前因为涉黑而身陷囹圄的男人。总觉得,这首歌曲若是由他来唱,那才算得上珠联璧合。他的嗓音,狂野,奔放,沧桑,苍凉,还有一种抵达臻境的酣畅淋漓的味道。斯琴格日乐,这个与他有过情感纠葛的女人,她为他自杀,又因为服用大量安眠药而不得不打掉他留在她体内的孩子。她的气质,她的气场,她对于歌曲的独特演绎风格,总会将人带入一种无法言说的特别境地里,与臧天朔是那样的相似。


世界如此地繁华,如此地喧嚣,如此地不甘寂寞,什么都可能阙如,唯独不会阙如的,是形形色色的诱惑,来自物质的金钱的权力的美色的。臧天朔,斯琴格日乐,他们之间的那段情感纠葛,是否纯粹,无关乎情感之外的诱惑被诱惑呢?


间或,我脱离大部队,一个人沿着山道行走。清风从我看不见的地方吹过来,摩挲着我的脸颊和袒露的手臂。大自然的禀性,博大,淳厚,即便是深冬时节,万物凋零,我们站在荒芜得苍凉的原野里,也绝对不可能有气馁的感觉,因为我们深知,黑色的泥土里,潜藏着无穷无尽的希望。


春天的气质是柔和的,却又因其强大旺盛的生命力,而显露出几分气势磅礴。春天的万物争华,得力于冬天的深纳厚藏。是冬天的深纳厚藏,赋予了春天一副好底子。


这时节,银杏树正在抽出点点新绿,柳树已是绿波摇漾婀娜多姿。银杏和柳树,是我最喜欢的树种。在我的感觉里,银杏是雄性的,阳刚的;柳树是雌性的,阴柔的。这两种树,美得仪态万方,却丝毫不见造作矫情的痕迹。它们的身体里仿佛被赋予了淡定从容的基因,与人不同。在人这儿,只有经历过世事人情磨砺,才能够渐渐地沉静下去淡定下去。于人生来说,经历是财富,磨难是财富。前提是,你得挺过去,熬过去,跨过去。


一路上,我们不停地拍照被拍照。照相时才会发现,气质于我们有多么的重要,照相机对于气质的识别程度,如此地精准高妙。看着照片,方才意识到,自己的气质原是如此地平庸,平庸得让自己不忍卒睹。

评论 (0 个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9-24 16:40 , Processed in 0.07480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