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无为文艺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49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买卖

已有 158 次阅读2014-7-23 22:25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1| 买卖

○戴启文  

第一章


梁冀捡出几件旧物件,摆到街上大声吆喝:“来买呀,快来买呀!”听到他的喊声,路人都像遇到鬼,不是找个借口赶紧避开,就是关上门躲着不出来。说来也怪,身为东汉国舅爷的梁冀是大将军,权倾朝野,家里的金银财宝堆得山高,他却喜欢把自己用过的或不用的东西拿到外面摆摊卖;真要是卖也行,怪的是梁冀卖东西只要你问了就得买,价格还由他定,一只普通的木板凳他能卖三百两黄金。这不,梁冀吆喝之前市面上还热热闹闹,他吆喝了几声,这里立马冷清起来。


狗日的们怎么不来买呢?梁冀正纳闷,友通期装作不认识,来问物件的价格。这友通期,本是梁冀花钱买来的艺伎,因为老婆孙寿的吵闹,梁冀只好把她养在外面。最近,友通期已经渐渐被梁冀冷落,她知道梁冀的物件常常无人会买,便来给梁冀的买卖“抬轿子”,想让他高兴高兴。梁冀看到友通期的嫩脸,立马想到孙寿的媚相。不知是怎么回事,孙寿处处勾人的视线,譬如她的眉毛,不但细长,而且弯弯曲曲;譬如她的眼睛,下面画着红红胭脂,刚哭过一般让人怜爱;譬如她的走路,一双脚似乎支撑不住那不断扭摆的胖身子,盘在一边耸起的乌黑发髻似乎要摔下来;譬如她的笑,两颊肌肉发痛般抽搐,露出一口大黄牙……别以为这样是丑八怪,这可是东汉时最时尚、最流行的。比来比去,梁冀觉得友通期还是没有孙寿美,于是梁冀在卖东西给友通期的时候想到另一桩买卖,想把她卖给将来向他辞行的宛县令吴树。梁冀微笑着对友通期说:“我家里穷,想送你去个好地方。”友通期一听,魂已没了,她跪下叩头:“老爷,您不是喜欢做买卖嘛,只要不卖我,每次您出来卖东西,我都来买!”


第二章


吴树是经朝中另一位大臣李固的推荐,出任宛县令的。但吴树的眼皮薄的很,知道要到梁冀府上打点一下。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一进梁府,梁冀就和他做起买卖:“宛县富庶,宛县令自然不穷。我想把友通期卖给你,挣两个小钱用用。”吴树知道友通期是梁冀的女人,他哪里敢要呢,吓得扑咚跪下,说:“不敢,不敢!”梁冀笑着摆摆手:“你买我卖,公平交易,有什么不敢?”把友通期开价到二万两黄金。


关于梁冀买卖,吴树是知道一点的。据说梁冀的先祖是商人,即使是后来从政,家族中女性有三个被东汉皇帝封为皇后、六个封为贵人,男性封侯的七人,卿、将、尹、校的五十七人,但还是不改商人的本性。一日他乔装打扮,秘密与西域商人接触,准备购买鸩。商人问:“你知道鸩是什么价?”梁冀答道:“无价。”西域商人说:“鸩是稀世之物,怎么会无价呢?”梁冀笑了:“用鸩实现了自己的心愿,鸩就是无价之宝;实现不了自己的心愿,鸩就是无用之物。”不久,梁冀用鸩为妹妹清除了路障,让她如愿做了皇后。


妹妹成为皇太后时,他再去买鸩。西域商人已经学会了他的话,问:“你知道鸩是无价之宝么?”他回答:“我现在把你杀了,把鸩拿走,还有什么价格可谈?”西域商人认出他就是上次说鸩无价的那个人,惊出一身冷汗,转身想跑。梁冀叫住他,付钱拿鸩。不几日,那个骂他是“跋扈将军”的小皇帝就一命呜呼。梁冀的买卖能撼动皇帝,他一个小小的宛县令又算得了什么呢!


吴树赶忙变卖家产,凑二万两黄金给梁冀送去。梁冀让他把友通期领走,他不敢,说:“您是我爷爷,友通期是我奶奶,我一个孙子只敢孝敬奶奶!” 梁冀一听,立即变了脸色,说友通期明明只是一个下人,怎么能说她是奶奶呢!吴树吓得赶紧逃走,并托病假死,用蒲草结成尸体,下棺落葬。


第三章


这日,梁冀把死鬼汉冲帝的衣物拿到市场出售,友通期出现在他面前。梁冀问:“你哪里去啦?”


友通期并不回答。


梁冀问:“你买了那么多我卖的东西,都扔在哪里?”


友通期叹息一声。


“不行你就帮我做买卖吧!” 梁冀说。


友通期摇摇头:“你的买卖我做不了。”她清楚,他的买卖都是强买强卖,自己一个弱女子怎么做得了呢?“你要是真帮我,就放了我吧。”


友通期当场被梁冀放了。几天后,她来到蠡吾侯刘志的府上当了佣人。没过几个月,她就把年仅十四岁的刘志诱上了床。


第四章


在友通期的撺掇下,第二年,刘志向梁冀妹妹求婚,成为梁冀的妹夫。


第五章


公元144年,东汉王朝一年里死了顺、冲、质三个皇帝,立新皇上成了当务之急。许多大臣建议立与顺帝血缘近、年龄稍大的刘蒜,梁冀一时拿不定主意。


友通期闯进梁冀家。


“你来干什么?”梁冀冷冷地问。


“我是来卖救命药的。”友通期回答。


梁冀嗤嗤一笑。


友通期自顾自地唱了起来。梁冀静静听了几句,知道对方唱的是崔琦《白鹄赋》。崔琦原是朝中的一个大臣,因为作《白鹄赋》讽刺梁冀,被解除官职。梁冀对解除官职的崔琦依然不放过,他派杀手暗中来到崔琦的家乡,准备行刺。杀手看崔琦耕田之余拿着书在看,知道他是个贤者,劝他快逃,自己也逃走了。即使这样,梁冀还是派人把崔琦杀了。梁冀瞪着友通期:“你还是恨我。”


“有多少人恨你,你应该知道。”友通期小声说:“梁府累世与皇室联姻,长期执掌朝政,仇人无数。刘蒜已及成年,有自己的头脑,倘若他做了皇帝,将军就要大祸临头。不如让蠡吾侯刘志当皇帝,一来他年幼,二来他是你的妹夫。他当了皇帝,你的富贵才能保持下去。”


梁冀的手不禁一颤,问:“是谁让你说的?”


“你呀!”友通期尖声笑起来:“你要活命,就只能这样。”


正说着话,扭妮作态的孙寿颤微微地走过来,她的身后跟着一群追求时尚的贵族少妇。孙寿一把抓住友通期的头发,笑盈盈地问身后的少男少女:“她漂亮吗?”


身后的人起哄:“土老帽一个。”


“那就把她的脸修理修理。”孙寿给自己的手下示意。


众打手上来,刮去友通期脸上一层皮。看友通期脸皮被刮去后,血从皮层里慢慢洇出,凝成血滴,再慢慢往下流,孙寿欣赏了一会儿,得意地说:“这样脸上有胭脂的颜色,比原来好多了!”


第六章


刘志当了皇帝,很快乐。很快乐的刘志后来发现,只要自己连续两天夜宿某一个嫔妃处,那个嫔妃第三天就会生病而死。到死了十七个嫔妃的时候,他发现后宫的气氛有些不对,便整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说来也是,宫外由大将军梁冀把持,宫里由梁太后和梁皇后把持,他这个皇帝有名无实,掀下来如同扯根草那么容易。譬如后宫,自己每晚睡哪里都由皇后安排,嫔妃都由皇后选择,原来蠡吾侯府的人,除了脸上满是疤痕的友通期,全部被开走了。


一连许多天,刘志都不见梁皇后,也不召其他嫔妃过夜,常常唉声叹气。梁皇后主动过来看望,不经意地问:“整天愁眉苦脸,是什么让皇上不满意呀?”给他送上蜂蜜。刘志吓了一跳,前几次皇后“鸩毒”嫔妃,就是借送蜂蜜实施的。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皇后不也时常为脸上的皱纹而忧心吗?”刘志岔开话题,说:“其实一点也看不到你脸上有什么皱纹,我不晓得你担忧什么。”最后一句话把皇后说乐了,她笑起来,刘志这才喘了口气。


从此,刘志更加提心吊胆,连叹气、放屁都小心翼翼。这样的皇上他实在不想当了。可梁皇后不能不当皇后,梁冀不能不当皇上的大舅子,所以他想说不当也没有用。弄火了,梁冀把他杀了,把皇后嫁给另一个姓刘的,皇后依然是皇后,他依然是皇上的大舅子。


第七章


事情在友通期和刘志的儿子十四岁时发生了变化。


梁冀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势,把自己的干女儿邓猛嫁给刘志当了贵人。又怕邓家得了势,与自己分庭抗礼,先暗杀了邓猛的姐夫,又想暗杀邓猛的母亲。邓猛的母亲已有防备。暗杀不成,邓猛的母亲当庭告发梁冀。皇上刘志知道梁冀杀人,但又不敢怎么地,只得在朝堂上装糊涂:“你们是干亲家,梁冀想杀你干什么?”把邓猛母亲的告发挡了回去。


回到后宫,刘志解手的时候,友通期偷偷提醒:“梁家是刀俎,皇上是鱼肉,再不动手,怕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皇上叹息一声,说自己无能为力。


友通期说:“梁冀虽然一手遮天,但朝中还有与他不和的人。”


皇上一听,忙说好好,赶快宣他们进宫。


“一宣他们进宫,梁冀就知道了。梁冀知道了,还有你的好果子吃吗?”


“那怎么办?”皇上束手无策。


友通期说:“单超与具瑗、徐璜等几个重臣是世交,他们都对梁冀的专横跋扈十分反感,为皇上的安危日夜担心。我们的儿子养在单超家,他已经十四岁了,手下有一帮能征惯战的武士愿意效命。皇上可以暗暗下旨,让自己儿子带着单超、具瑗等人调兵,一路包围梁冀家,杀掉梁冀;一路包围后宫,除掉太后和皇后。这样,你就不必再受梁家气了!”


“我不想杀人。”懦弱的皇上没见过血,他不敢杀人。


友通期说:“你不杀人,人就要杀你,是生是死,你选择一条路吧!”


第八章


梁冀是在梁太后和梁皇后被白绫绞死之后,押往菜市场的。友通期当了皇后,她的儿子做了太子,单超、具瑗和徐璜都了升官,梁冀不死已经不行了。


一身血红衣衫的刽子手,片上闪着寒光的鬼头刀,梁冀和孙寿颤抖着跪在地上。看热闹的百姓高声喊:“是爷们就站起来,别吓得把尿滴在裤裆里!” 梁冀夫妻吓得站不起来。


友通期给孙寿灌下一碗断头酒,问:“你把眉毛画得又细又弯,很是时尚。今天怎么不再时尚一回呢?”再灌下一碗断头酒:“你的眼睛下面画着红胭脂,你走路身子不断扭摆,你一笑两颊肌肉发痛般抽搐露出一口大黄牙……怎么就被人认为是时尚呢?刀马上从你的颈子上砍过,血溅如飞,大概不会也被认为是一种美吧!”


孙寿哆嗦着:“饶了我吧!”


“饶?”友通期点点头:“也行。梁冀不是喜欢做买卖嘛,你们再做一回买卖,卖你们家那个大宅子,一文钱,也就是半斤青菜的价钱。要是有人买,我就饶你不死!”


梁冀大喜过望,他以为友通期这是在救自己,忙跪下叩头。是呀,他的宅子和皇宫差不多豪华,当初建它花去三十万两黄金。现在,最起码也值二十五万两的黄金呀!


第九章


“谁来买呀!这宅子一文钱,谁来买呀?”


梁冀和孙寿在大街上叫唤了一天,口干舌燥的,看热闹的起哄的倒不少,可谁也不买,即使是一文钱,也没有人买。梁冀问孙寿:“这倒贴本的买卖,怎么就没有买的呢?”


孙寿问:“从前,明明是占大便宜的买卖,怎么就有那么多人愿意上当受骗找亏吃呢?”


“他们是看中我的权势,不是看中我手里要卖的东西。” 梁冀叹息。


“是呀,现在你倒台了,谁还要你的东西呢!”孙寿哭了起来。


梁冀哭着大声喊:“谁来买呀,谁出一文钱买了房子,还做好事,救我一命。谁来买呀!求求你,谁来买呀!”跪在地上起不来。


友通期说:“买卖,买卖!这么好的房子,一文钱都没有人要,这是上天在要你们的命。”大声笑起来:“你们的命一文钱都不值!”

在友通期的笑声里,刽子手举起了鬼头刀。

 

 



评论 (0 个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7-20 20:21 , Processed in 0.18199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