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领秀家园杂志的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43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记忆里的野菜

热度 2已有 341 次阅读2014-6-13 01:03 |个人分类:第15期|系统分类:10

         (请作者与本刊编辑部联系)

       春天还没有到,菜市场荠菜已经铺天盖地了。我问卖菜的女人:“你这荠菜是大棚里种植的吧'”女人说:“是野生的。”明知这话就是自欺欺人,有几个人会说她卖的菜不是自家种的?这个季节会有荠菜?我满腹狐疑,城市太暖,我已分不清植物生长的季节了。

       记忆里,荠菜也只有在春天二、三月份才有。在我故乡的小山村,当春风拂过大地,草绿油油地钻出地面,到处都看到匍匐在田埂、坡地上、小河边的野菜。我一眼就能认出的荠菜、马兰、枸杞头、萎蒿,还有许多我叫不出名子的野菜,它们在我的记忆里带着泥土的清香和草香。

       孩提时代,每天傍晚放学回家,我和小伙伴们提着篮子,拿着铲子,你追我赶,像一群欢快小鸟,向田野奔去。大自然在我眼里是如此的美好,有纵横交错的小路,田野里劳作的人们构成了一幅温馨的画卷。那些嫩绿的野菜贴在地面上,以马兰居多,我用小铲轻轻铲,它就落到了手心里。等村上炊烟袅袅时,我就提着一小篮子野菜一路高歌回家了,我挖回家的野菜都拿它喂猪了。

父亲长年在外工作,母亲忙得顾不了我,我就象田野里的植物一样,在贫瘠的土地上顽强茁壮地生长,任风吹雨打。我从书本上看到野菜是可以食用的,但母亲从来没有做过野菜给我吃。在母亲那辈人看来,野菜是最卑微的檀物,也只有在饭都吃不饱的年代才拿它来充饥。我能想象得出,在母亲牛活的那个年代,个把月才吃得上一次柔,吃点野菜胃还潮得难受。野菜足是苦出身,没有油是炒不出它的味道。姑姑家条件较好,有次我在姑姑家,吃一种干菜烧肉很好吃,才知是马兰,原来马兰晒干了还可以用来肉吃。我只知马兰可以清炒着吃,或凉拌着吃,用开水在锅里烫一下,切碎,上面洒点花生米或茶干,浇集滴麻油,清香而美味。如果你爱喝点小酒,是一道的不错的下酒菜。还有枸杞头,都可以炒着吃,凉拌着吃,呋道微芒,但吃到嘴里清新口。春天的味道,那刻从舌尖开始苏醒,慢慢体会一缕柔风,一阵春雨,和日,春天就是这个味道,而记忆,也是这样的味道。

     春天在菜场,看到最多的是荠莱,不起眼的躺在菜蓝子里,买回家清洗过后,拿开水烫一下,它们又绿意重生,切碎,把肉跺碎,加调料,搅拌在一起,包饺子,清香里氤氯着春的气息,汁液充盈欲滴,吃到嘴里,顿觉春韵满口,仿佛留住了整个春天。

     或许随着时光的远离,一 切都将淡忘。但记忆深处的味道,那些深藏于心的情感,很多刮候,依然会在某时某刻,某瞬间,突然进^你的心扉,就像故乡野菜的那股淡淡的,淡淡的清香,丝丝萦绕。



路过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樵夫 2014-6-13 22:53
好主题!字太小,看起来很费劲。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11-14 03:08 , Processed in 0.17837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