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企业家》的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41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文化闲情:演讲是一门艺术

已有 287 次阅读2014-7-8 23:08 |个人分类:总39期|系统分类:9| 艺术

演讲是一门艺术

如斯夫

 

演讲是一门艺术,是一种集逻辑思维、网目关系、理论述评的语言表达艺术。好的演讲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能激励人、打动人,给人以激情。凡属成功的政治家、企业家都是演说家。演讲的技巧就是联系背景,在不同场合说不同的话,面对不同的对象就说不同的话。演讲的内容一定要新颖,语言要活泼。演讲要言之物,说大家想听的话,讲出来人们想到了但没有说出来的话。演讲的主题要鲜明,一般是一件事的一个专论,不能面面俱到。演讲形式最好是即席讲话,直奔主题,切记念稿子。

 

 

 

附一:

 

职场是用心演绎的沙画

 

刚才那精美的沙画、绚丽的视频和亢奋的会议现场,使我想起了一个保险业市场斗士的一个人生格言:“人生就像一出戏,生活就是舞台,不管饰演什么样的角色,只要用心演绎,那就是好戏。”其实,职场就是一幅沙画,沙和光源板,任你改变、任你创造,只要你用心地演绎,就能演出一幅幅气势宏伟、感情动人、表演精湛的好画。

保险业是职场中最具有挑战性、最具有戏剧性的职场。做好保险业,就能做好一切事业。

保险事业是一项造福未来的伟大事业。人们的一切社会活动都存在着各种不可预测的风险和灾难,保险事业就是化解预期风险、降低灾难损失的平衡力量,是稳定社会的助力器。无数个事实证明,保险那“一人为众,众为一人”的互助特性,起到了政府、个人都无法起到的、无可替代的作用。人们对保险的认识越来越趋同,投保的自愿性越来越高。保险事业的充分发展,就是社会、经济充分发展的一种标志,是社会文明的一种新境界。在保险职场上奋斗的人,应为职业的高尚而感到自豪。

保险事业是一个有挑战性的事业。因为保险本身是一种合同行为,投保人和保险人在法律上是平等的,他们的关系是民事权利和义务的关系。有了要约与承诺,最关键的就是落实承诺,也就是兑现赔偿。对保险人的挑战就是如何使理赔及时、便捷和使投保人的利益最大化。曾在一段时间里,由于利益的驱动,有的保险机构进钱容易出钱难,理赔繁琐复杂,伤了投保人的自尊和权利。还有的采取不恰当的手段揽保、劝保,损害了保险业的社会形象。坚持保险的本源,坚持公平性、合理性、适度性的原则,通过快速、暖心的服务,才能获得成功。

保险业是一种风险管理的事业。风险管理就是转移风险的一种机制。通过保险将众多的单位和个人的力量结合起来,将个体对付风险变为大家共同对付风险,起到分散、补偿损失的作用,这就需要更大范围地投保、参保,更多人参保投资,更多的行为、活动投保参保。这种大数法则告诉我们,集中的风险标的越多,风险就越分散,理偿比例就越高。保险企业要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在同质风险中,集中的标的越多,风险分散率越高,抗风险能力越强。它才是一个可依赖的公司。

保险事业的发展关键在于产品的创新。保险是一种商品,而且是一种“趋利”和“避害”的商品。作为流通的保险产品,应该具有满足被保险人的真正需要;能保证被保人的利益不受侵害;费率合理公正,能令双方接收的商品特性。决定保险业生命的是保险产品。太平保险在过去的生涯中,创造过无数个优质产品,其中,人寿保险从人的生到死,全过程的生、老、病、死都有保险品种,大病保险就有55种。这就是他们成功的秘诀。但是,产品的创新是无止境的,产品创造的落脚点,不仅是合同,而是相关服务。服务决定产品的生命。

祝一切从事保险业的人士在职场的沙画中创造更新更美的图案。

 

附二:

清 明 祭 词

 

今年,是我父亲逝世60周年纪念日。我们的家族后辈在纪念这位大家毫无印象的前辈。是因为他逝世时太年轻,年仅29岁;逝世的太特殊,葬在异地他乡;我们对他的怀念太迟,40年后才找到他的葬身之地。今天,我要以此祭文作为我们永远的怀念。

父亲是一个穷人家的读书人。父亲去世时,我刚7岁,对父亲的记忆是隐隐约约的。记得父亲长的很清秀,长发三七分,中等身材,常穿长衫,一副乡村秀才打扮。父亲的家境十分贫穷,耕无地、住无房,祖父是一个理发匠,挑着担子从怀宁县高河镇经老峰镇来到江心洲垦荒落住。由于家境贫瘠,父亲的几个兄长都没有读过书,跟着父亲学理发。但穷人也想读书,也想改变现状,祖父紧衣缩食,下决心给小儿子读书。我父亲与我母亲据说是指腹为亲的,所以就送到我外公的大哥办的私塾学校里读书。他一读就恋书了,整整读了近十年。所以父亲变成了文弱书生,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解放后分得土地全靠我母亲。父亲写得一手好字,会占卜、算卦,精通四书五经。记得小时候,哪家丢了什么东西,他可以算出丢在什么方向,能否找回。那时我非常崇拜他。

父亲是当地知名的文化人。自父亲与母亲成亲以后,父亲就干了私塾先生的活,在贵池县唐田、丁香一带私塾学堂帮人教书。母亲随从帮人做裁缝,生活开始自主。解放后,由于他有文化,帮着乡里做一些文书之类的事。特别是在村里办扫盲学习班时,他是大红人,人人称先生。母亲也参加扫盲班学习,记得他手把手地在妈妈的针线板上用毛笔写了“蘇”字,十分漂亮,记忆犹新。但至今我不懂,他为什么没能成为乡村干部。

父亲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在农闲时,他就在城里贩一些针线、小百货,挑起一副货郎担,摇着小拨浪鼓,沿村叫卖,据说当时生意很好。我第一次进城,就是他带着我到安庆城进货,中午在迎江寺旁一个亲戚家吃一餐饭。那时,我脑海里第一次出现了城市生活的概念。

父亲是一个有情感的人。他在我们家屋基旁种了一堆竹子,长得非常茂盛。他常把小毛竹砍下来,做成各种各样的玩具。特别是我几个表哥从城里来玩(大渡口镇就算城了),他用毛竹和叶子做成各种口哨、弹弓,带着他们玩。我跟着父亲跑得最多的,就是过年送节,他总是提着一挂肉,还有酒之类,带着我到外婆家送节礼。

父亲是防洪捐躯的。1954年是肆疫的一年。江水已涨到圩堤的边沿上,村里男女老少都上堤了。雨还不停地下。忽然,不知是为什么父亲离开家出远门了。后来听说,上面放弃新洲圩了,集中保安庆的大圩去了,父亲被调出去保马丰囤了。这时,我们家六神无主,江水已满过堤头,母亲怀孕着弟弟,无望地坐在衣柜上,随水移动。这时,我的舅舅划了一只船过来了,把我们家里人和粮食、紧要的东西接上了船。就这样,我们逃到对江的贵池县唐田乡缸窑村,搭了一个人字形窝栅住下了。母亲的负担太重,我就去外婆家了。几天后,长江的大堤全破了,一片汪洋。参加防洪的人全部撤离回家了,只有我父亲坚持到最后。7月中旬的一天,父亲来到了贵池县吴田村逃难的外婆家,把我接回到缸窑的窝栅里。吴田离缸窑有十几里路,我由于见到父亲十分兴奋,走起来也不显累。当路过吴田街时,父亲还买了一个麻饼给我吃,这也是我第一次吃这么好的东西。

我们家团圆了,但父亲很快就病倒了,乡医说是伤寒病。记得母亲说:“我卖猪卖了40块钱,一定要把你病治好。”由于当时交通、医疗各方面条件的限制,父亲又坚持不治,自己煎熬,逐渐地,父亲坚持不住了,713日离我们而去了,年仅29岁。我们全家像天塌下来一样悲痛。父亲的丧事没有组织料理,二伯和三伯听到父亲去世消息,一起赶来了。他们在江里捞了一个漂浮的棺材,虽然是四块板的,但也能用。经过一天的修钉,装些石灰,把父亲遗体安装进去了。在当地找了两个劳力(姓王)抬到附近的山上,在一片树林里确定了安葬地点,让我先挖了三锹,接着就完成了下葬的事情。父亲去世以后,母亲整天哭哭啼啼,周围的大人们都在议论:这一家怎么能活下去?我常常静静地坐在那里,晚上,朝着那个山头看去,有时候树上有发亮的东西,也有点害怕,大人说:那是萤火虫。

父亲的去世,改变了我们一家的命运。母亲在外打工,想养活我们,小弟弟寄养在当地农家,常常与老虎为伴。二弟聪明伶俐,但在58年突发急性脑膜炎,过早猝世。我是最幸运的,寄养在外婆、姨妈家,健康成长成人。

60年过去了,我们家庭兴旺,事业各自有成,这是慰藉在灵的父亲最好的祭品。唯一愧疚的是40年后我们才找到父亲的遗骨,这是悔恨终生的憾事。愿父亲永久安灵。

 

评论 (0 个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7-21 08:11 , Processed in 0.07512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