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襄安中学《萌生》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2014,新的起步……

日志

风中有处爱筑的巢

已有 129 次阅读2014-6-21 18:44 |个人分类:青葱绿痕|系统分类:文学

风中有处爱筑的巢

高一(16)班  卞淑婷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题记

家,一个温馨的名词,一个避风的港湾。花儿的笑傲枝头一春,只有土壤这种最实在的东西才是人们永远的归宿。躺在柔软的床上,随意地看着电视里正在上演的肥皂剧,嘴里啃着美食,眼睛、耳朵、嘴巴、脸部肌肉都动起来,这无疑是一种享受。望望窗外,没有星星的夜空也如此美妙。回家的感觉——真好!

“淑婷,帮我拔几根白头发,最近白头发又长了不少。”

“白头发?”我的心被震了一下。

母亲走进房间,躺倒床上。一头黑发洒在被子上,不!隐隐约约间,我看见几根银发夹杂在黑发里。微风吹过,那丝丝银发在风中跳动。

“头中间比较多”

……我沉默着,将母亲的头发像两边分开,真的很多,我仔细找着,将一根银发缠在食指上绕两圈,用力一拔,我的心也一抽,那一定很疼,我的鼻子一阵辛酸。

岁月无情地流逝,给母亲留下的却是一张写满沧桑与艰辛的脸庞,被时间的犁铧犁出道道沟坎的脸,丝丝银发爬上发际。

母亲容颜如花朵的凋零,但在我的眼里永远是最美的!

 

时光飞逝,暮然回首,儿时的记忆犹新,淡淡的愁绪涌上心头。

那时的我任性、粗暴、常常为一些不顺心的小事斤斤计较,时不时与弟弟拌嘴,甚至大打出手,天翻地覆,但受伤的总是我。而妈妈的“重男轻女”,偏向弟弟。即使我是对的,妈妈仍然指责我,记忆中也不知曾偷偷哭过多少回,封建思想回叙早已根深蒂固了吧。因此,在我的印象中,妈妈总是不关心我,不理解我,她不是我心中的好妈妈。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变得成熟懂事了许多,其实妈妈是关心我的,只是我没察觉到罢了。那一声声亲切的叮嘱,那一次次无声的慈爱,那一杯杯温润香甜的牛奶,那一回回徘徊中的指引……这一切的一切,只是在我看来再寻常不过了。我习惯了被爱,也习惯了享受挑剔的特权,习惯了抱怨。现如今,我已长大,不再是那个懵懂的小女孩、不再是那个横着想问题的小霸王了,我是该好好孝敬母亲了。

 

“哎呦!”一声尖叫吧我的思绪拉了回来。不好,看着由于自己出神而拔下的三根黑发,我不由地充满了歉意,泪水涌上眼眶,透过泪眼我看见母亲灯光下的白发——格外触目,它刺痛了我的心,泪水抑制不住的滚落下来:我是爱母亲的,母亲也是爱我的。

母爱,令我深深的折服。风中有处爱筑的巢,而我,很幸运地住进了这巢。

(责任编辑  王美玲)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7-18 01:24 , Processed in 0.09778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