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襄安中学《萌生》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2014,新的起步……

日志

壮 壮

已有 179 次阅读2014-6-1 12:36 |个人分类:特约专栏|系统分类:散文| 大别山, 办公室, 董事长, 大美女, 太阳乡

壮 壮

江 东

我总是会回想在山里的那段日子。

05年,我应聘于一家旅游开发公司,随后来到大别山里呆了四年多。

太阳乡,白马尖,群山峦叠,山路环绕,深山老林,与世隔绝,日子就这么慢悠悠地过去。

很多人我都记得。铁哥们老王,大美女黄新兰,忘年交的老吴,胖子孙飞,还有霸气四射的董事长……有些还有联系,但大多数就慢慢没有音讯,也渐渐忘却了。

但最忘不了的还是壮壮。时间越长,反而越经常想起它,甚至梦到。

壮壮是一条狗,一条公狗。

现在还能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到壮壮的情景。那是在太阳乡的乡政府楼里,公司当时在一层办公。我刚到那工作不久,一天下午回到办公室,进门发现一条黑狗蜷缩在墙角,眯着眼一动不动,我细看了下,个头不是很大,就是乡里随处可见的那种土狗,耳朵是耷拉着的,背上的毛乌黑杂乱,往腹部渐渐有些发黄。我正想问这狗哪来的,就听见有同事笑道:壮壮干仗又负伤了!

后来,我跟老王打听这条狗,老王眯着眼嘬着酒,开始跟我谈起壮壮的传奇来。

壮壮本来就是乡里的一条土野狗,但特别善战,凡是有外乡的土狗来到本乡,壮壮就径直冲上去,和对方恶斗,不管对方有多少,壮壮都不会退半步。

我说:“那这狗很凶悍吧?是不是老咬人,我看董事长养的两条大狼狗就咬过干活的小工。”

老王摇摇头:“壮壮不咬人,连叫都不怎么叫,所以我们都挺喜欢它。我们这个乡政府大楼,除了董事长养的狗,只有壮壮能进,别的狗大门都不敢靠近的。每次它在外面和别的野狗干完仗,累咯,就会到我们的办公室里睡觉休息,养伤!像个大将军。”

说到这,老王笑了。

我听着也来劲了:“很牛啊,太阳乡扛靶子啊。”

“是的哎”,老王也乐了。

后来我经常留意壮壮,也没看出来这狗有什么牛的地方,只是没见它叫过,还有它的鼻梁上有一道非常明显的疤痕,很深,不知道是哪次干仗时留下的,总愈合不了。

终于有一次,我碰见壮壮和别的狗打仗了,就在乡里的大路边。对方有四五条,对着壮壮狂吠不止,为首的是一条杂毛大黄狗,正侧身拧着脑袋龇牙看着壮壮。只见壮壮一步一步走上来,突然身体开始慢慢的伏低,前腿和后腿弯曲紧绷,头伸向前方,黑黑的两眼就这么死死地盯着对方的那条杂毛大黄狗。我脑子立马闪出“动物世界”里猎豹捕食的情景,壮壮的姿势和猎豹伏击猎物的姿势简直太相似了!整个身体就像是一个绷紧了的弹簧,随时会扑向猎物,我从没想到狗也能摆出这样的姿势。

我正发愣的那会,战斗猛然开始了,没有嘈杂的狗吠声,只有牙齿咬着骨肉的声音和低沉的吼声。一时间沙土四扬,隐隐能看见地上有点点血迹。我被眼前的战斗震撼了,这是你死我活,以命博命的战斗,让我感觉这就是野兽之间,充满本能的野性战斗。

战斗的输赢我记不清了,只记得后来那两天壮壮一直蜷缩在办公室,几乎没出去走动过。

随着山上一期工程的完工,顺着一圈圈的环山公路,我们从山脚的乡里搬到了半山腰的大别山庄,两个地方相距大概20多分钟的车程。海拔落差500多米。我心里想,可能以后就不太会看到壮壮了。但搬到山上的第二天我就在山庄里看见了壮壮,依旧一声不吭,耷拉着耳朵,目无旁人地溜达着。以后,到了傍晚,它就会顺着山路溜达回乡里,早上又溜达上来。20多分钟的车程,可是挺远的啊。有时我们坐车下山,经常能在路上看见壮壮,孤单单的一条狗,昂着脑袋往山庄的方向溜达。于是壮壮又多了个外号---独行大侠。

渐渐,我喜欢上了这条相貌平平的土狗。

每次碰见他,我就会走过去,摸摸它,特别喜欢摸它鼻梁上的那道深深的疤痕。

每次我伸出手要搂的时候,它就会猛地使出全身力气挣脱开。摸它可以,它就停在那不动让你摸,头昂着,两眼仍平静地看着前方,你摸它也没有反应,仿佛你是不存在的。摸完了,它就继续溜达。但,别想搂它。

所以大家虽然挺关注壮壮,但觉得这狗太不会讨人喜欢,不会撒欢,所以也就不撩它了。

我却越来越喜欢壮壮了,觉着这狗很酷。

日子一天天过,我仍然能在坐车下山的路上看见壮壮,每次我都会伸出头,大喊一声壮壮——大侠!也不知道那狗听见没,只是摇摇尾巴,头也不回地留下一个背影。

时光飞逝,转眼快到冬天了,山上越来越冷。我们好长时间没有见过壮壮。有人说,壮壮可能老了,又是一身的伤,打不动了,多半被别的狗咬死了。后来又有人告诉我,壮壮可能是被乡里的打狗队打死了,因为最近上面有指示,在打狗。我听完心里很难受,但也在往好的想,壮壮可能逃走了吧。但脑海里总浮现一幅画面:一群人手拿着铁棍和套圈,持着手电筒,把壮壮逼到一个死角里……

有天周末聚餐,有人开玩笑地指着一锅炖着的狗肉说,这说不定就是壮壮。那晚我没吃,回宿舍去了。

再后来,我辞职了,走出了大山。

我再也没见过像壮壮那样的狗。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常常会想起壮壮。

退缩放弃的时候,我会想起壮壮,想着那条狗是怎样孤身直面眼前的一切。

沮丧心寒的时候,我会想起壮壮,伤好了后,他还是目无旁人地昂首溜达在太阳乡的大马路上……

 

江东,安徽南岳山庄红色生态旅游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

(责任编辑  朱立平)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9-21 20:50 , Processed in 0.07305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