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襄安中学《萌生》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2014,新的起步……

日志

书如其人:漫谈中国传统艺术的人格和主题

热度 1已有 226 次阅读2014-6-1 12:34 |个人分类:特约专栏|系统分类:其他| 陈独秀, 颜真卿, 苏东坡, 否决权, 书法家

书如其人:漫谈中国传统艺术的人格和主题

蒋 华

书如其人与文如其人一样,是一个常谈常新的话题。苏东坡说:“古之论书者,兼论其平生;苟非其人,虽工而不贵也。”朱熹的父亲教育幼时的朱熹:“心正则字正,心不正则字不正。”龚自珍说:“诗与人合一。”刘熙载说:“诗品出于人品。”都道出中国艺术与人格的统一关系。

自言“书法由来见性真”的陈独秀,在杭州对初次相逢,后来成为大书法家的沈尹默道:“前几天看到你的一首诗,诗很好,但字俗入骨。”严格意义上说,书法与诗歌是两种独立的艺术形式。书法家不一定是诗人,诗人也不一定是书法家。但起码陈独秀要合二为一、联成完璧。从此角度言,书法包括其他艺术,与书写者的人品,又怎能割裂为二。

身为赵宋王朝亲裔的赵孟頫,他的楷书与颜真卿、欧阳询、蔡襄并列为楷书四大家。但他投降元朝,患了人格的软骨病。所以明末清初的诗书画大家傅青主,就怒斥他的作品道:“薄其人,遂恶其书。”我看不起他的人品,而鄙视他的书法。是的,对艺术作品的评论,人品具有一票否决权。作品再好,人品恶劣,也是徒劳。南宋奸臣秦桧,也是大书法家,据说宋体字就是他的发明,可惜他祸国殃民,并以莫须有之罪害死抗金英雄岳飞,留下千古骂名。连他的后人在拜祭岳飞坟墓时,都忏悔道:“人到宋后少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你想,一个人到了让旁人耻于同名、愧于同姓的地步,还妄想让人发扬他的书法?所以他发明的宋体字,也被剥夺了发明权,没叫秦体字;而改随国姓,叫宋体字。这种以人论书的评价标准体系牢固至今。现代五四文化闯将之一的傅斯年先生,一生耿直不阿,曾多次直面抨击贪腐的孔祥熙,并在蒋介石面前抽着自在的烟斗,人称傅大炮。他评论晚清要人书法,更以人论字。如他在题跋自藏的碑帖,对晚清如董康、罗振玉等人,径以“贼”、“奴”称之,尤其对端方斥为“满奴”、“禽兽”,甚至对康有为的书法,也贬为“用笔如秋凉将死之蚯蚓,结体如大水冲过之茅屋。”原因就是这些书人,都程度不同地沦为腐败清庭的鹰犬走狗和保皇余孽。

这都涉及一个核心问题,那就是中国传统艺术审美,为什么一再深化提升论艺的道德准则和作品主题?

这着重与中国传统文化的“技”与“道”价值取向紧密相关。古人写诗作文、写字作画,“游于艺”是“技”。从志向层面讲就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虽然“游于艺”而兼济天下的毕竟是少数人,绝大多数“游于艺”的人还是独善其身;通俗说就是修身养性,让生活赋予乐趣、人格臻于完善。但不管是兼济天下、还是独善其身,“游于艺”的终极指标还是“道”。所以书法又有书道之誉。例如习书者下了秃笔成冢、池水尽黑的苦功;写诗人是“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通过艺事的“技”,“十年辛苦不寻常”,结果丝毫没释放出正能量的“道”,反而变质为十恶之人,像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那么,他“十年磨一剑”的艺术作品,对社会和群体,又有什么价值和意义?“著书岂为求名利,提笔总为益世人”;就像孔子教诲的:“不学诗,无以言。”意思是说不学《诗经》的人,说话就没有文采。所以黄山谷才有“三日不读书,便觉言语无味”的切身体会。但相反如学习《诗经》的人,练就巧舌如簧、肚内男盗女娼,沦为口蜜腹剑的李林甫之流,那学“诗”又有什么用?其不将“诗”玷污成纣虐的帮凶?古人说“言为心声,书为心画。”“心正则笔正。”心都歪了,那还有何艺可讲、何道可言?所以诗以言志、文以载道是中国传统文化常青的命题。从作品层面讲就是立意。拿诗例说,《红楼梦》中林黛玉对前来学诗的香菱道:“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黛玉是把立意()奉为第一,词句(技)奉为末事。拿画例说,唐人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讲:“夫应物必在象形,象形需传其骨气,骨气、象形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书画家范增先生在《回归古典之美》中,对此阐释道:“中国画家光象形不行,‘做画似形似,见与儿童邻。’对不对?那么要有骨气,骨气是什么呢?象外之气,要在你的画面表现出来,骨气象形皆本于立意,立意非常重要,一个画家有没有一种意味,最后要落实到用笔上。”都异曲同工地强调“立意”的重要性,因为“意”是一篇艺术作品的灵魂,作品丧失“意”的灵魂,那么一切“笔墨都等于零”(著名画家吴冠中语)。这是中国文化传承弘扬的底线。从评论角度看,如果无视创作者人格的“道”和艺术作品中的“意”,而一味贪图笔墨行为的“技”;一旦狭隘地造成这种误判,就极易脱变出一些令人伤痛的结果。

也是书法家和词人的南唐后主李煜,对颜真卿“宏伟雄深,劲节直气”的楷书评价是:“有指法而无佳处,正如叉手并脚田舍汉。”认为“无平淡天成之趣……为后世丑怪恶扎之祖。”如仅从艺理而言,李煜也算一家之言,明人项穆《书法雅言》也认为颜书“沉重不清畅”。但作为“手握乾坤杀伐权”的南唐后主,李煜却无视颜真卿书法迸射出的人格赤焰。颜真卿在唐玄宗时期曾任监察御史等职。因直言敢谏,被奸臣杨国忠排挤出京城,后到河北平原郡率领周围十七郡的官兵奋起平叛,为李唐王朝立了大功。后回京城,官至吏部尚书等职,并封鲁郡开国公,世称颜鲁公。德宗时(公元七八四年)蔡州叛乱,宰相卢杞衔私愤借刀杀人,令颜真卿前往劝喻,为叛军扣押。颜忠贞不屈,终在公元七八五年被杀,时年七十七岁。从道德层面讲,颜真卿确是忠臣的楷模。所以看不起赵孟頫的傅青主,却用诗赞誉颜真卿的书法:“平原气在胸,毛颖足吞虏。”意是说颜真卿的书法,也充满平叛杀敌之气。欧阳修也赞道:“颜鲁公书如忠臣烈士道德君子,其端严尊重,人初见而畏之,然愈久而愈可爱也。”他还说:“斯人忠义出于天性,故其字画刚劲独立,不袭前迹,挺然奇伟,有似其为人。”都看出彰显字外的人格魅力!

余秋雨从李煜说颜字像“叉手并脚田舍汉”这个人格化的比喻中,发现“比喻两端连着两种对峙的人格系统,往返观看煞是有趣。”我想说的是,如果李后主能继承发扬颜真卿报国之心、以国为任,不在“好声色,不恤国政”;用他飘逸的书法和绝世的才华,用心写的不是“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这样荒淫之作,而是像岳飞书写诸葛亮《出师表》那样的墨射斗牛之文:“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并由此卧薪尝胆、励精图治、拼搏进取、奋发有为!我想他也不会过早地“垂泪对宫娥”,沦为亡国之君。“南唐天子多无福,不作词臣作帝王。”“作为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做帝王。”从他评颜真卿的书法就看出,他重“技”而轻“道”,与他重艺而轻国如出一辙,这不是一个有为的君主应有的为君之法、治国之道。连北宋大书法家、文学家苏东坡都从道德层面,批评“垂泪对宫娥”的他:“当恸哭于九庙,谢其民而后行,顾乃挥泪对宫娥,听教坊离曲哉。”意是亡国的李煜,此时该愧对祖宗与黎民百姓,而不是对着宫女抹眼泪。

这都教导我们:看一件艺术品,也是在看这个人。宋人赵与时在读诸葛亮《出师表》后,由衷感言:“读《出师表》而不堕泪者,其人必不忠。”感动赵与时的不仅仅是因为《出师表》文词优美(技),更在于全文彰显“两朝开济老臣心”的诸葛亮,一片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奉献情怀(道)。

元代书画家王冕在《墨梅》中题诗自勉道:“我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颜色好不过是“技”的标准,而乾坤清气才是人格永恒的追求。这也是大师们告诫和要求。当代书法泰斗欧阳中石先生就对后学谆谆善诱道:“文化传承,我们一直提倡要‘立德、立学、立言’。‘学’的繁体字为‘學’,意思是一个年幼的孩子紧紧地把‘文’抱在怀里,这就是学。‘德’则是文化学习和传承的主干。‘直’‘心’为‘德’,就是提倡一个人、一个国家正直向上、心无旁骛,正所谓‘人无德不立,国无德不兴’。”所以学艺先做人,人正、心才正、笔才正,只有技与道的完美统一、艺术与人品的交相辉映,才是一件作品长流于世的前提和保证。不然你人劣而艺再精,也是枉费心机;大不了获得“薄其人,恶其书”之骂名。君不见秦桧、严嵩等权倾一世,也仅欺世盗名一时,终无所遁形于历史的火眼金睛。

 

蒋华,无为县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无为文艺》编辑。已在《红楼梦研究辑刊》、《诗歌月刊》等100多家报刊发表散文、诗歌400多篇。

(责任编辑  朱立平)


路过

鸡蛋

鲜花
1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崔后明 2014-6-2 19:53
拜读蒋兄精彩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7-18 01:01 , Processed in 0.06871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