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襄安中学《萌生》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2014,新的起步……

日志

香樟树·香樟花

已有 288 次阅读2014-6-21 19:11 |个人分类:教师文苑|系统分类:文学| 香樟树

香樟树·香樟花

徐瑞平

 

对香樟最初的记忆是来自母亲的盛衣箱。立夏刚过,母亲总把家里所有的棉衣曝晒几日,然后放入大木箱里。等衣服压实后,母亲再用一些干净的白纸包上两粒樟脑丸,小心翼翼地放在箱里的四角。这种从樟树枝叶中提炼出来的小球,可以防蛀防虫,而它刺鼻的气味总是迫使我们离它远远的。过了一夏一秋,箱子再打开时候,这种白色的家伙却神秘地消失了。不过,我们都知道,它并没有真正地走开,而是以另一种形态与衣服的纤维纠缠不清。于是,好长一段时间,在家里,在教室,在场屋,到处弥漫着樟脑的味道,如沉郁的阴魂,不依不饶。

那个时代,谁家能拥有一只樟木箱子,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谁家姑娘出嫁,要是有两只樟木箱子嫁妆,肯定会引来啧啧称羡。金枝家就有两只。这是他妈嫁过来时,他那个当公社干部的外公托人从江西买来的。据说,当年光抬这两只箱子就来了四个送亲的后生。我曾经站在他家房门口张望过,刷过清水漆的箱子,纹路清晰流畅,泛着幽幽的光泽。还别说,金枝的衣服就没有那股冲人的樟脑味道;相反,还有一缕缕淡淡的清香。

真见到香樟树时候,心里着实别别扭扭好长一段时间。我上中学那会,小镇的公路和街道两旁都是叶子阔大的法国梧桐,清风吹过,切切嚓嚓。因街路较窄,两边的树枝彼此交织,树叶你挤我拥,就像村中的小伙伴,整天结成一团,热热喧喧。后来小镇突然膨胀起来了,楼越来越多,人越来越密。高大的法国梧桐纷纷成为了开发商们的刀下之鬼。代之而起的是,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香樟树,不成阵势地站在楼与楼的缝隙里。不过,这些香樟树不是树苗,而是清一色的成年树;最让人看着揪心的是,所有的树都被做过截肢手术,残缺的肢体连同新鲜的伤疤裸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仿佛在悲壮地诉说着一段惨痛的遭遇!更为奇特的是,有些奄奄一息的树,还被打上吊瓶。粗大而锐利的空心铁针狠狠地被刺进残缺的树心,“救命的”药水被缓缓地注入,起死回生的信念成就着丰厚的利润。如此阵容,不禁让人想到一支打残了建制的队伍,举手投足之间,处处苍凉。

第一次目睹香樟树强大阵容,且感受它强大魅力的地点,是江西婺源。从江湾到晓起,从紫阳镇到大鄣山,田间地头、山岭溪畔,遍地樟树。穿行在大山皱褶中的各个景点时,大大小小的樟树始终与你不离不弃,以磅礴的清凉无声无息地构成了巨大的绿色屏障,消解着尘世的浮躁与喧嚣。而我最属意于各个景点中肢解与炮烙樟木的细节。在婺源的每个景点,几乎都有几个农民模样的人,他们手握利锯,不紧不慢地将一段段干燥的樟木截成薄薄的木片,变成商品兜售。樟木被解开时,细碎的木屑纷纷扬扬洒落下来,微风吹过,处处清香——来自樟树骨子里的清香。那清晰的纹理,清新的香味,一下子将我的思绪带回到遥远的从前。在时光的深处,依稀可见出金枝的自豪和我的好奇。

还有用电烙铁在樟木片上作画的高人。他们随形赋势,几乎瞬间构图,快速作画。或仕女、或山水、或花鸟禽兽,栩栩如生,活泼可人。当然,这些独特的“板画”也是作为商品流向了游客。令我痴迷的是那烙铁烫行处随之而起的缕缕青烟。那里面的香味,应是樟木局部涅槃后的精灵,欢呼雀跃,魅力无孔不入。

细观香樟树开花是去年四月。四楼的老范为了接地气,几年前在楼下的空地上栽了两棵樟树苗。开始谁也不在意它,只偶尔说说又长高长大了。直至一个下午,午睡起来的我突然被一阵浓郁的香味牵住了鼻子。从二楼窗户望出去,只见茂密翠绿的樟树叶底,密密匝匝的香樟花像听到口令般的,一道抖开香囊,彼此似乎还发出细细碎碎的笑声。真的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在长达两个月的花香陶醉中,最令我感动的还是那一粒粒香樟花。平时论花通常是“朵”,香樟花只能论“粒”。离得稍微远点,或不在恰当的时间,你根本就看不到它的花容。因为几乎可以触手可及,我才有机会看得真切。越是阳光强烈的午后,香樟花的细小花瓣打开的程度就越大。看着眼前奋力展开的纤纤弱弱的花瓣,任铁石心肠也顿生出怜香柔情。怜惜之余,忽有一悟:每一朵花都有开到极致的责任与可能!

今年四月,窗前的香樟花如约而至时,我接到陈家银先生邀请,去汤沟中学参加《香樟花》文学社交流活动,五月二十二日成行。《香樟花》杂志是汤中的内部刊物,读者主要是本校师生。中文出身的杨克云校长、汪宗明副校长,对《香樟花》杂志创办给予了全力支持,物理出身的鲁克文主任更是倾心倾力。活动期间,汤中校友蒋华先生给文学社的学生作了一场精彩的报告。师生共得香樟之荫,宾主尽品樟香之美。

欢洽之余,与会文友自然转至校园文学走向的话题。毋庸回避的事实是,在“功利”如虎的当下,金钱已将社会的诸多基石冲得七零八落。文学的长堤也不可避免地被冲击得五劳七伤。但文学绝不会被彻底地消灭。在势利嚣嚣的大潮中,文学虽然被迫挤出了主流,但绝对会顽强地随着主流一路向前。因为清澈总是作为浑浊的镜面存在着,淡定从容是文学的姿态,弃名出利是文学的本真。仅此一点,我们就有理由相信,《香樟花》定会一路芬芳!

写下以上文字的时候,窗口的香樟花又一次离我而去,但香樟树更见茂盛了。我知道明年的花信还会如期而至。

(责任编辑  王荣炳)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9-21 20:52 , Processed in 0.08689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