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襄安中学《萌生》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2014,新的起步……

日志

兰草花芳

热度 1已有 237 次阅读2014-6-21 19:10 |个人分类:教师文苑|系统分类:文学

“往事晶莹”系列散文

侯为平

 

1983年担任教师以来,曾多年兼任班主任,岁月与学子数量同增,记忆却随时光流逝而模糊,踱回当年的学海边,竭力捡拾一些晶莹的贝壳,重温那些喜悦、忧伤、幸福、无奈……余年想留住那些激动心田、开怀一笑、令我难忘的往事,故开设“往事晶莹”散文系列专栏,选择一些有回味、有启迪的事件,也算是把旧时的贝壳串成一件简单的饰品。

 

兰草花芳

 

 

2014届高三(2)班学生教师节之际送我一盆兰草,盛兰草的瓷盆呈八角形,底部立八足,足下放托盘,便于洒水过量时托住多余渗漏之水;盆底乳白色,镶蓝边;八面间隔嵌古诗词和山水画各四幅。盆中的兰呢,绿草茵茵,脉意浓浓,像雨水充足季节生长旺盛的春小麦,又像是几枝紧凑密匝的菖蒲。我睹物生爱,摆放桌边,没曾想我是个懒惰之人,竟忘记给它松土浇水送阳光,想起来时,已近一月,观兰草,依旧叶片青青、绿色波波。我油然而生敬意:多么坚韧的它!我急忙将它移至室外,让和煦的柔光温情地亲昵它,让清新的空气轻微地抚摸它。后月余,盆里四根兰草中的一枝,伸出长长的臂膀,像脚手架,不,那显得过于粗犷,应该像一只嫩胳膊搭在好朋友的肩头。一天,我猛然惊奇地发现,伸出的那只臂膀上萌生出多个花骨朵,终于在一个明媚的傍晚灿烂开放,兰草花芬芳!兰花芳香!那白色的花瓣,晶莹、鲜嫩,角落倏地增添了清新雅趣,可是等我第二天闲暇准备特意观赏时,兰花已蜷缩,变得淡黄,很快便凋落了。我唏嘘不已,伤心、悲凉、凄苦……这勾起了萦绕在我心田的一段痛苦往事。

1983年我到金鸡初级中学当班主任,首届学生有四十多人,犹记卫东的活泼、安平的敏达、正俊的清纯、阿富的持重、大奎的笑意、乐天的真诚、宏伟的机灵·……尤令我深忆的两个人是女孩兰芳和男孩海阔。

兰芳姓翟,入我班时十四五岁,正似兰草花开放的季节,圆圆的脸,齐耳的短发,稍小的双眼,微胖的身材;海阔则体型瘦削,初二才转入我班,上学放学总习惯提着书包。两人常出入我住处,因为兰芳二哥与我交好,海阔则与我家稍有亲戚关系。那时的我虽然有工资,但我嗜买书,钱都洒在书店里了,每月少有结余,生活清苦。一天傍晚放学,兰芳带来了她烧熟的几个山芋,我和海阔一人拿起一个,我准备吃时,兰芳狡黠地从我手中抢去山芋,塞到海阔的手中,诡异地说:“不劳而获,还吃大的,不许吃,海,给你吃,他只配吃那小的。”海阔性情温厚,笑嘻嘻地一面答应,一面偷偷地从后面把山芋递到我手中,兰芳发现,小眼圆睁:“出卖我啊?两个人狼狈。”说完,三个人一起傻笑,那画面多温馨!那份青春多美呀!如今一想起这件事,我就心碎欲裂,欲哭无泪!

我那时有写作日记的习惯,一次我在床头找不到日记本,正着急,兰芳抿嘴微笑着走进我的住处,还帮我找日记,等我再回身翻床头时,日记本赫然出现了,我瞪了她一眼,她害怕地将头一缩,想往外跑,一头撞在刚好进来的海阔的头部,两个人都“啊哟”一声,可吓坏我了,我慌忙过来看两个人的头,兰芳蹲在那里说: “人是不能做坏事哎,立马就有报应呢!”说得我们三人傻傻地大笑。那时光要是能定格,该有多好啊。后来,兰芳和海阔都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这件事让我觉得身教对人的影响是多么的重要,远胜过言教啊。现在看到我当年写的日记,我就自然而然地勾起对那件事的忆念,我就心生悲凉,难受不已!

我开始当班主任时有体罚学生的现象,多表现出刚烈的一面,这是对教育有害的事。一次,兰芳严肃地告诉我,说她爸、二哥认为体罚学生不好,要施之以“爱” ,她叫我不要只偏爱她和海阔,也要爱班上其他的同学。我听后震惊,开始反省、悔改。这是我第一次受到学生教育,懂得了“普世之爱”,以至于再后来我研读德国学者弗洛姆的《爱的艺术》,才逐渐向爱学生方面提升教育能力。我还意外地发现:“爱他人”就是阔的优良品质,他喜爱他的弟弟妹妹,爱护同学,与我相处,也自然大方,爱戴老师,心胸广阔、宽阔、壮阔,我教他学科知识,提高他成绩,他也努力刻苦,他的善良时时影响我,我也默默地受他影响。我班主任教育中爱的艺术就是从这两个人给我的影响开始的。如今一想起兰芳的话,我就怅惘不已,悲痛欲绝!一想起海阔,我就心生无限思恋!

一个星期日的傍晚,我出去打篮球,回来路上才想起我昨天的衣服还没有洗,准备再拿一套新衣服用。回到房间,衣服已经晒干叠好在床上。当时,金鸡初中的学校是开放式的,没有围墙,与外界全部畅通,学校的地势高些,我的房间前面的15米处,是一条襄安到开城的公路,公路的西边就是金鸡乡的冶炼食用油的厂子,兰芳正在对面油厂门口端着碗吃晚饭。我看出来了,是她帮我洗净、晒干、折叠的。第二天我告诉她,以后不许帮我洗衣服,她笑着说,衣服不是她洗的,是她捶的;不是她晒的,是她叠的。我明白了,我白了她一眼,甩出一句:“心放书上,别做闲事。”如今只要一回忆这件事,事在人非,情在人远,我就心口添堵,万分难过!

一天,有学生急匆匆跑来喊我,“翟兰芳倒在厕所里了!”等我赶到襄安医院,兰芳已经不能说一句话,昏在重症病房身上插了许多管子,医生还给她做心脏起搏。她二哥告诉我,是突发性脑溢血,医生说送无为都来不及了……

深秋,我和晓玲、爱珍、桂林等去兰芳坟墓祭奠,大翟的原野一片枯黄,劲风横吹着残枝败叶,呜呜地响。田间有几个农人在无精打采地干活。我们默默地化纸、祈祷、鞠躬……毕业后,海阔去了远方打工,一晃二十多载过去,他会生活得很坚韧、顽强,因为他有兰草的品格,“天高任鸟飞”嘛!

盆中的兰草依旧青青,几枝兰草花陆续绽放、凋落。只要我一瞥见那盆兰草,总会联想起盛开、芳香却短暂的兰草花,就会心生悲凉!于是,我索性把整盆兰草搬回家,我愿意不时滋生见到兰草时那浓浓的悲苦和愁绪,我甘心情愿自生哀怨。

我倾心见草祝愿:我的1986届毕业生饱学成才,拓荒成林,金鹏展翅;2014届学子坚韧不拔,葱郁青翠,漫遍天涯!

 

(责任编辑  王荣炳)


路过

鸡蛋

鲜花
1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9-21 20:50 , Processed in 0.06793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