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襄安中学《萌生》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2014,新的起步……

日志

已有 137 次阅读2014-6-21 19:02 |个人分类:想象空间|系统分类:文学

高一(1)班 李楠

孤单的路灯灯光透过了他的身体,将他的影子钉在了地上,他默默地从自己已经破了几个洞的裤子口袋里掏出身上唯一一个东西,那仅仅是一张照片,而那上面的面容早已模糊不清,他用自己并不干净的袖口小心翼翼的擦了擦,迎着路灯散发出的微微昏暗的光,依稀可以辨认出那张微笑着的慈祥的脸。

一年前,他来到了这个城市,然后不知道不觉的在这个城市度过了一年,时间在不经意间带走了许多,包括半年前去世的母亲。他自嘲地笑了笑,点燃了一支烟,透过慢慢升腾起的烟雾,他看到了折射其中的迷离的灯光,仿佛母亲在煤油灯下帮他缝补衣服的身影。那是在一年前,家里田地的租期到了,他去乡里申请续租。因为他家在一个山村里,村里的人很多,所以本来田地资源就不富裕的村子更不堪重负。分到每家的田就一两亩,根本就不够种,所以他家一直以租田种地为生。为了能让他穿得体面点,母亲只好为了缝补唯一能上得了台面的衬衫。

第二天,他忧心忡忡地来到乡里申请续租,不过很可惜乡镇府并没有批准,并且很快将田地收回去。这下母子二人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那一两亩田。后来他又去了几次乡里,不过每次工作人员都让他等消息,结果都是石沉大海。无奈之下,他只好背井离乡去城市里打工谋求生路。没文化的他只能干一些体力活,例如拧钢筋、搬水泥之类的活,每个月领着微薄的工资。而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他还得从每个月的收入中拿出一部分寄给远在家乡的母亲。这种情况持续了大约半年左右,直到那天家里突然传来母亲去世的噩耗。得知消息的那一刻,他整个人彻底懵掉了。于是他疯狂地寻找回家的车票,可是这一切是徒劳的。家乡地处偏僻,没有直达的车。光转车就要花很久,更不用说回家的费用了。最终,他还是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在乡亲的帮助下,母亲才得以顺利下葬。就在那一天晚上,他第一次抽烟,而且醉了一宿。他无从知晓那晚自己是怎么熬过去的,只能依稀的在烂醉中看到城市霓虹灯迷离的灯光照着在自己脸上,好刺眼。这一幕像极了曾今母亲连夜打着火把寻找和小伙伴在野外贪玩的自己,可是再也不会见到那个熟悉又慈祥的人了,这是那晚他最后的意识。

手上灼热的痛感唤醒了他的记忆,原来是一支烟燃尽了。他摸了摸疼痛的脑袋,陡然发现天边泛起微微的亮光。他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收起了手中的相片。这一张照片是母亲在一年前自己准备出发来城市前特地去拍的,而现在成了他精神上的唯一寄托。看着照片上母亲的笑脸,这感觉像是母亲就在身边陪着自己,给他麻木的心灵一丝慰藉。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走到了郊外的河边了。记得他从小就怕水,这与他的经历有关。有年夏天他和同村的几个伙伴到河边上玩。到了傍晚,他一个人被丢在河边,自己又不认识回家的路。天渐渐的黑了,他听到河边动物发出的声音,惊慌中失足掉进河里。当时不会游泳的他只能大声呼救,在挣扎中他看到母亲手握着煤油灯焦急地跑过来。看到熟悉的煤油灯光,他的心里踏实多了,在黑夜中灯光是多么显眼。第二天,他醒了,发现自己躺在温暖的床上,而母亲则伏在自己身边睡着了 ……思绪被拉了回来,现在他望着这条河,心中感慨万千,往事的一幕幕涌上心头,思念如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收拾。忽然,他发现了河中倒映昏暗的灯光,就像当年的煤油灯一般。刹那间,他仿佛着了魔一般,嘴里叫着母亲,眼中放出异样的光彩,淹没在黑暗和黎明交替的水里。

两天后,警方在谁中打捞出一具男性尸体,三十岁左右,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唯独手里攥着一张旧照片 ……

(想象空间·余涵)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9-22 02:41 , Processed in 0.18870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