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大江诗潮的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39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观江潮不休兮 知诗之流远

作品

兰波|《元音》《奥菲利娅》

已有 533 次阅读2014-6-21 11:32 |个人分类:译诗赏析|系统分类:1

 

                               兰波《元音》《奥菲利娅》之赏析       

                                                                                                     张会勤/编辑


      兰波,全名让·尼古拉·阿尔蒂尔·兰波(Jean Nicolas Arthur Rimbaud,1854年10月20日-1891年11月10日),19世纪著名法国诗人,早期象征主义诗歌的代表人物,超现实主义诗歌的鼻祖。主要诗集有《地狱的一季》、《灵光集》。

      他用谜一般的诗篇和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吸引了众多的读者,成为法国文学史上最引人注目的诗人之一。

《元音》

A黑、E白、I红、U绿、O蓝:元音们,
有一天我要泄露你们隐秘的起源:
A
,苍蝇身上的毛茸茸的黑背心,
围着恶臭嗡嗡旋转,阴暗的海湾;

E
,雾气和帐幕的纯真,冰川的傲峰,
白的帝王,繁星似的小白花在微颤;
I
,殷红的吐出的血,美丽的朱唇边
在怒火中或忏悔的醉态中的笑容;

U
,碧海的周期和神秘的振幅,
布满牲畜的牧场的和平,那炼金术
刻在勤奋的额上皱纹中的和平;

O
,至上的号角,充满奇异刺耳的音波,
天体和天使们穿越其间的静默:
噢,奥美加,她明亮的紫色的眼睛!

飞白

一种解读:

   《元音》的秘密在与作者兰波游戏一般的跳跃而发散的思维。我们可以试着这样解读,首先,给五个元音以颜色,于是A是黑色,E是白色,I是红色,U是绿色,O是蓝色。然后通过颜色发散性的想到每种颜色所能形成的事物形象。   
比如A:黑色。可以是苍蝇身上毛茸茸的黑背心,接着藉由苍蝇这个词,又发散性的想到它所做出的围着恶臭嗡嗡旋转的动作和声音,而接着,恶臭可以联想到阴暗,嗡嗡可以联想到噪杂的声音,噪杂的声音和旋转又可以联想到海岸、码头、海湾。
    再比如O:蓝色。蓝色本身代表着希望和宁静,所以在诗中兰波写到了天使。而O,它本身的形状又多么像一张嘴,当然作为少年的叛逆诗人兰波当然不会简单的写一张嘴,他更为跳跃的想到了跟嘴巴一样可以发出声音的号角,充满奇异刺耳的音波的号角,接着这号角又变成了宇宙中神祗们出征的号角,它使得天体和天使们穿越其间时都带着深深的敬畏,而小心的保持着静默。接着,思维一转,O,它其实又可以是她明亮的紫色的眼睛,这个她是谁呢?奥美加是否是个人名?或者统治天地的女神之名?不得而知。但是你可以试着想象一下,当天体和天使们穿越其间时,一定是有一个大主宰在注视着他们,而这个大主宰可以是万物之母,她有着明亮的紫色的高贵眼睛。
不过说到底,其实这首诗也可以看成诗人兰波少年时一次文字和思维游戏结合的产物,一次心灵旅行的结果。《奥菲利娅》

 

1

在繁星沉睡的宁静而黝黑的的水面上

白色的奥菲利娅漂浮着象一朵大百合花,

躺在她修长的纱巾里极缓地漂游……

--远远林中传来猎人的号角。

 

已有一千多年了,忧郁的奥菲利娅

如白色幽灵淌过这黑色长河;

已有一千多年,她温柔的疯狂

在晚风中低吟她的情歌。

 

微风吻着她的乳房,把她的长纱巾

散成花冠,水波软软地把它晃动;

轻颤的柳条在她肩头垂泣,

芦苇倾泻在她梦幻般的宽阔天庭上。

 

折断的柳条围绕她长吁短叹;

她有惊醒昏睡的桤木上的鸟巢,

里面逸出一阵翅膀的轻颤:

--金子般的星辰落下一支神秘的歌。

 

2

苍白的奥菲利娅呵,雪一般美!

是啊,孩子,你葬身在卷动的河水中

--是因为从挪威高峰上降临的长风

曾对你低声说起严酷的自由;

 

是因为一阵风卷曲了你的长发,

给你梦幻的灵魂送来奇异的声音;

是因为在树的呻吟,夜的叹息中

你的心听见大自然在歌唱;

 

是因为疯狂的海滔声,象巨大的喘息,

撕碎了你过分缠绵温柔的孩儿般的心胸;

是因为一个四月的早晨,一个苍白的美骑士

一个可怜的疯子,默默坐在你的膝边!

 

天堂!爱情!自由!多美的梦,可怜的疯女郎!

你溶化于它,如同雪溶化于火,

你伟大的视觉哽住了你的话语,

可怕的无限惊呆了你的蓝色眼睛!

 

3

诗人说,在夜晚的星光中

你来寻找你摘下的花儿吧,

还说他看见白色的奥菲利娅

躺在她的长纱巾中漂浮,象一朵大百合花。

 飞白

 

一种解读:
   《奥菲利亚》是一首美妙的诗,无论从词语的选择、气息的走向、乐感的体现,都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抛却这一点,当我们读这一组诗时,仿佛看见了一个美丽忧伤的女子,独自在岁月的长河中游荡,与飞鸟和枝条为伴,随清风黑暗奔涌。她有疯狂的寂寞,有无法排解的忧愁,有别人无法读懂的神秘。
    而在第二节时,这个美丽忧伤的女子撕碎了神秘的面纱,她脆弱温柔的心灵被天堂!爱情!自由!折磨,她变得苍白,变成了可怜的疯女郎,她意图为这些事物奋不顾身,但现实的残酷却哽住了你的话语,更有可怕的无限惊呆了她蓝色的寂寞而温柔的眼睛。
    于是,奥菲利亚消失了!在第三节中,只有通过诗人的嘴,人们才得知,白色的奥菲利亚,纯洁的奥菲利亚,她回到了她自己的世界,梦不会破碎的世界,躺在她的长纱巾中漂浮,象一朵大百合花。
而最初的奥菲利亚,却永远的消失了!
    这多么的使人忧伤!


评论 (0 个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GMT+8, 2017-9-21 16:50 , Processed in 0.09453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