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大江诗潮的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39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观江潮不休兮 知诗之流远

作品

层层递进诗意的节奏

已有 144 次阅读2014-6-20 11:03 |个人分类:封面人物|系统分类:1

层层递进诗意的节奏 
 ——看安徽孤城的诗歌印象
  文 / 陈丽君
       一首优美的歌曲,除却好的歌词外,其音乐的节奏性是制胜的法宝。一幅美丽的图画,讲景致错落、主宾分明、层次相宜、远近有度、粗细恰到好处。无论好的歌曲还是优美的画面,如果不讲究节奏,不讲究层次搭配,平均用力,那就算不上好的作品。
       常言道,诗画同源,诗乐同理。由此可见,诗不仅讲究一个意境的美,同时也要有诗意的节奏性与诗意的速度。
       “那场雪究竟有多么辽阔?我只能这样描述/那场雪,是踩着我们的脸过去的”安徽孤城在《那场雪,是踩着我们的脸过去的》这首诗的开头直接发出疑问,其目的是引起大家的注意,紧接其后,稍舒缓前面直抒胸臆的强烈节奏,用了“我只能这样描述”看似轻描淡写的回答,在这里强烈的感情得到一个缓冲。下一句,“那场雪,是踩着我们的脸过去的”又为诗意的节奏制造一个扣人心弦的亮点。在诗的第二段中这样写到“生活已多少年没用这样浩荡的场面来/诱导我们的激情”这两句在节奏上略显缓和许多。这种如鼓角雷鸣,抑扬顿挫诗意的节奏与速度在孤城的诗中自由弹拨跳动。
        何谓诗意的节奏性?曾有人这样给诗意的节奏下过定义:掌握好语言运动的内在韵律的同时,制造词义的新奇意味和多重特性,从而使诗意的跳动感、意蕴的跌宕感,强调或显示某种情绪得到充分释放或宣泄,使诗意产生更大的联想空间,使诗味更趋浓烈,这样的诗作便具有语言的节奏性或曰诗的节奏性。
        再看孤城的另一首《炊烟升起》中它是这样开头的“就是这一脉气息,被再三提起,我所要表达的/早已被再三表达”文字构成诗句的同时,也让我们充分感到层层递进诗意的节奏。心弦随快速的节奏也瞬间绷紧。“那些行走在词语在册页间的,亡灵的侧影/它们的脉象,暗合内心的深哀与极乐”诗人把那些虚无的亡灵的侧影抓来成了诗行间奔跑的精灵。最终“人群四散,终归在炊烟下挂着——/埋在尘世的红薯/默认苦难——这簇文火,阐明意义于无形”诗人这一系列意向的快速迭起,犹如惊涛骇浪拍岸,空中一声响雷。这种“惊涛拍岸”的节奏与炊烟袅袅的意境,以及诗人复杂的情绪如洪水破堤,奔涌而出。巧妙的是诗人用“无形”二字将自己快速膨胀的情感与诗的节奏到此嘎然止步。将一张满弓很轻易地化解了一触即发的危险。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是日趋快节奏的时代,。生活节奏的加快,在敏锐诗人孤城的诗作里一览无遗。
        诗意的节凑并不排除慢节奏的。在孤城的《风吹过,草在晃动》诗中,他这样叙述“风是空心的,风放下一切。高处的/草,按不住风/被风按住的,在斜坡,静静地腐烂或萌生”诗人开头就是一种很平和的节奏,用拟人修辞手法将“风”的形态具体化。“在四周美好起来以前/在我慢慢坏透之后,没有谁能肯定/哪一阵风,会冷不丁/将我吹走,不给我任何返回的借口”这些句子将诗意柔和地切换掉。诗意切换所产生的情境张力在诗的构建中凸起意境的“坐标”。“风吹过,草在晃动,模糊了尘世的苦脸/那么多的土堆,显得格外的宁静、安全”静静地守候着大地的土堆在空间里,不为外界所干扰,其恬淡的心境何尝不是诗人潜意识里的心态呢?诗中的意境犹如披纱的“古典美女”轻曼柔美的舞姿,意蕴的节奏可谓极尽轻柔与缠绵。
        无论诗人采用何种诗意的节奏,其向我们做生活细节横切面的展示时,还要与语义的巧妙地搭配,才能极致的发挥。作诗不能一味追求语感平衡和诗意节奏的平稳,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诗意的节奏感有可能被削弱,随之而来的是诗的音乐性也会削弱。那样就会让诗显得单薄。反之,作诗如过分追求诗意的节奏与韵律,刻意构造虚假诗意节奏的“雍容”那么这样的诗只能是一具空壳,没有足够多的血肉和灵魂,难以使欣赏者与作者在某个交点上产生共振与共鸣。
        一首好的诗歌,除去语言职能的发挥之外,还在于诗意节奏这块跷跷板的作用,尽量在诗意的支点上制造上下波动的节奏,以形成诗意的节奏与韵律。                                      
                                              
附:
1、那场雪,是踩着我们的脸过去的
 
那场雪究竟有多么辽阔?我只能这样描述——
那场雪,是踩着我们的脸过去的
 
生活已多少年没用这样浩荡的场面来
诱导我们的激情
吼一嗓子,锈死在口袋里的手,就松动一些
 
上个世纪,我最后一次对着天空发呆

2、炊烟升起
 
就是这一脉气息,被再三提起,我所要表达的
早已被再三表达
那些行走在词语在册页间的,亡灵的侧影
它们的脉象,暗合内心的深哀与极乐
 
人群四散,终归在炊烟下挂着——
埋在尘世的红薯
默认苦难——这簇文火,阐明意义于无形

3、风吹过,草在晃动
 风是空心的。风放下一切。高处的
草,按不住蚱蜢
被草按住的,在斜坡,静静地腐烂或萌生
 
在四周美好起来以前
在我慢慢坏透之后,没有谁能肯定
哪一阵风,会冷不丁
将我吹走,不给我任何返回的借口
 
风吹过,草在晃动,模糊了尘世的苦脸
那么多的土堆,显得格外的宁静、安全
 
(作者陈丽君系《银河》文学双月刊论坛斑竹)


评论 (0 个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GMT+8, 2017-11-19 16:45 , Processed in 0.10264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