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大江诗潮的工作站 http://www.whrww.com/?39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观江潮不休兮 知诗之流远

作品

张会勤诗歌精选

已有 185 次阅读2014-7-28 10:33 |个人分类:封面人物|系统分类:4| 诗歌, 张会

张会勤
《那女人》
 
那女人是一只玻璃杯
她路过的河流比雨水还多
在某一个夏夜,她奉献自己
对着虚无发出吼叫
于是,雨水落下来
将她注满
一阵风,又将她掏空
她失神的大眼睛,仿佛受到惊扰
此刻她蜷缩在角落里
细细舔舐手指上的伤
她曾经在梦里邂逅风一样的男子
大山一样的母亲
和白桦林一样的姐妹
他们是多么可亲
他们在她的梦里细细舔舐
她手指上的伤

2008


《蝙蝠女》
 
夏天,香椿树枝叶茂盛
毛毛虫爬满树荫
我认识的那个女人皮肤黝黑
(每笑起来,满嘴的洁白泡沫)
象只蝙蝠,倒挂在屋檐下
她习惯于夜间行动
持剑,蒙黑面,飞檐走壁
调戏良家公子,劫富济贫
“南来的客官您无须点头哈腰
我家徒四壁,一生清贫!”

2008


《煮白果》
 
清晨,你起身煮白果
听鸟叫。一支悲凉的情歌
你拿汤匙搅拌,到极为浓稠
你看镜子,一只小狐狸妩媚的眼神
修炼两千年也去不掉的野性
你称之为爱。那一切开花结果的事物
你闭口不谈二十多年前的夜晚
一支竹笛怎样腐烂了深宅大院
一场雨水怎样阻隔了时间
 
你忙着收拾桌子,切咸菜
用围裙揩一把脸
 
这些年,你忘记了很多东西
水、星星、暗淡的灯光
也不再流泪


2008


《不妨碍》
 
敲门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女人喜欢听着,不起身
不给门外等候的事物以可乘之机
 
这是上半夜,猫还在窗台上散步
偶尔有一两只爬上了屋顶
耳鬓厮磨,不小心踩落几片瓦砾
 
女人喝菊花茶,放一两片苦瓜片
在夏天去火。买来很久的咖啡
都倒在厨房最底层的抽屉里
发霉了
 
这里一年四季潮湿
窗户上蒙了一层水
女人喜欢看着水一滴一滴落下
不起身,不妨碍任何一滴水
落到地上的可能

2008







《但,它们从来都不说话》

夜色撩人。一颗流星飞过眼前
大理石地面冰冷异常
初秋的夜
泥土在身下缓慢的生长
你没有听见昆虫的叫声
 
雪从眼底漫上来,至眼眶处
就结了冰。他在对面站着
悲伤的看着你
不说话
 
露水冰冷。星星是那么的遥远
你仿佛听见了喜鹊的叫声
人影熙熙攘攘的走过去,又走过来
两只仙鹤交颈痴缠
慢悠悠的撕扯着对方衣衫
 
你张大嘴巴,似乎说了什么
枝叶摇了一摇,画面有瞬间的停顿
你想起村庄,炊烟未到高空就消散了
你闭上嘴,不再和谁交谈

2014.04.27




《第七场景——相公子》
           
 
相公子来到南方
垂首低眉,做小儿女状
但他的五大三粗暴露了身份
 
相公子不思进取
终日流连烟花之地
终日梦想撞见一个苏小小
 
但偶尔,相公子也在灯下发呆
借着昏黄的火苗,冒些酸气和傻气
写几封没有落款的信
 
相公子三十岁时,企图衣锦还乡
便四处钻营挣些小钱发些小财
把自己浑身上下挂满金银
 
相公子四十岁时,额上未生皱纹
妻妾成群、儿女绕膝
人人争相吹捧
 
相公子五十岁时,独坐庭院
闲来听雨、品茗、逗狗
从远处望,只一枯叶摇摇欲坠耳
 
2014.3.3


《我在世间悄悄腐烂》

我在世间悄悄腐烂
不使你知晓
我仍是你晶莹剔透的孩童
我仍是你念念不忘的少女
我仍旧傻,天真
仍旧单纯,而美好

你会连我的骨头都见不到
味儿也闻不着
当你偶尔想起时
也难觅踪迹

我在世间悄悄腐烂
一点一点化掉回忆
我化掉额上你印下的吻痕
我化掉树下你走过的足迹
我化掉天空中你吹出的泡沫
我化掉心口处淡淡的疼痛

你会连我的影儿
也见不到

2013-8-26


《迷雾》
 
天开始冷的时候,迷雾出现了
甫一现身就展示了它的强大
果断而决绝的
进驻了每一个细胞
 
于是每个细胞都开始呻吟
被迷雾胀大的个体互相挤压
奋力的争取活下去的机会
 
而迷雾之外,在肉眼不可见的空间里
一个女人的灵魂昏昏欲睡
她平凡的容颜没有任何表情
只是低着头,不时的眨一下眼睛
 
谁也不曾注意到这些
在迷雾之内,街道拥挤,人群熙熙攘攘
世界完美,仿佛一幅天价的画
 
2013-09-10


《在一望无际的时光里》
 

在一望无际的时光里
我一言一行皆循规蹈矩
我举手投足皆工整有序
我看见那个隐入人群的我
我看见那个飘在萧瑟风里的我

 
就这么沉默下去
一直留在这里
等待末日的审判


再不会有人来苛责你
被苛责的只是你的血肉
那些被鞭子抽打过的地方
已经无迹可寻
 

就这样,从此
沉沦

     2010


《野苋菜》
 
野苋菜将根扎进了泥土
用尽全力吸收水分
从黄昏的最后一束阳光落下
到清晨的第一束阳光升起
野苋菜不停的吸啊吸啊
最后涨破了肚子也没有发觉
 
受了伤的野苋菜躺在地上
把根懒懒的窝在泥土里
微微睁着不存在的眼睛
微微张着不存在的嘴
做出一副海棠春睡的模样
但是一只蝴蝶也没有,甚至
也没有一只蜜蜂
 
失望的野苋菜歪在墙角里
淡淡的吞吐着二氧化碳和氧气
躺在泥土里的根小幅度的跳着舞
又把听来的故事复述了一遍:
从前,在一个城堡里
有一个灰姑娘
她,靠着清晨的露珠活下来
并变成了最美丽的女王

2013-07-20







《等待》


以前,有人坐火车
坐成了沙丁鱼,被装进铁皮罐头里
出售。我没买过,不知价值几何

捕鱼人离得很远,一边唱着歌
一边捞起渔网,网内的沙丁鱼活蹦乱跳
闪着金子一样的光。我不认识他们

现在,我坐班车
坐成了石膏像,等待一个机会
我的身子向右歪倒,躯体摔碎

石膏工人批量生产观音
观音的身体里都是空的,五块钱一只
很漂亮,很白,很纯洁
只是,轻轻一捏,就碎了


所以,有没有一个石膏工人会将我的碎片捡起
碾成粉末,重新制作一个我呢
然后再把我放进班车里,等待一个机会
身体向左歪倒,撞进车窗外的
风景里


2012-12-06


《藏在时间的空隙里》
 
藏在哪儿你都找的着
我有隐身术,你有破解之法
猴子逃不出如来佛的掌心
 
可是如果我藏在时间的空隙里
你遇见我时我已然老了,白发、皱纹和驼背
一样不少。我们平等对话,聊聊天气和彼此的儿孙
 
我们把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故事变成下酒菜
我看着你吃的津津有味,幸福的样子不似作假
就心满意足了
 
然后在你熟睡时,偷偷打开房门,放一地月光进门来
八岁的我和十八岁的我再次相遇,像一对老朋友那样
握手寒暄,像一对对手那样,偷偷打量对方的容颜
 
天亮前,她们急速散去,像来时一般毫无征兆
我关门开窗,引入今日的清晨
花香和着雾气,姿态亲密,像一匹光滑的绸缎
 
2012.09.03




《那些散发绿光的音符》
 

那些你吐露的词汇,已经汇聚
依然旧时音容。那些红木家具日益干枯
形神消瘦,你的弯曲度被迫呈现
以一种无奈或者麻木的姿态


而我时常想起,那些缠绕在耳边的细小音符
发着些微绿色光芒。仿佛你的心,你的眼
你镌刻在羊脂玉上要命的誓言
那些,已经构成新的分子凝结在心头
渐渐涨大的回忆


2009


《她八十八岁的时候》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床上了
呼吸微弱至不可察,偶尔咳嗽几声,表明她执拗的存在
她的衣服胡乱的裹在曾丰满圆润的肉体上,此时此地
如果染成白色,便是裹尸布
双手无力的垂在白色床单上,枯瘦的皮肤拙劣的包裹着骨头
她无力翻身,从早到晚一直躺着,像一只玩具被保姆搬来搬去
这中间的一些时间,有人唏嘘感叹,那个二十多岁时叱咤风云的美丽女子
已经消逝。他们仍不断希望,她重新坐起来,开口说话
用没有牙齿的嘴巴吐出莲花

2009


《十一楼》

十一楼,雷声不时侵袭
雨水绕个弯又走掉了。玻璃上落满黑色的闪电

这里终日阴沉,没有阳光,植物们不愿制造氧气
桌面冰冷,电脑冰冷,落在纸上的字丑陋不堪

有时,一个人刚向左走,又忽然转身
一个电话响了几声,又自己断掉

走廊上人来人往,个个表情严肃
为了加快步伐,他们都使用了轻功,脚掌离地三寸

水箱里充满了水垢,无人清洗。杯子里飘满白色的异物
像盐,像淀粉。也像奶昔,也像海洛因

有时,也有咖啡的香味飘起,从一个角落
到另一个角落,着陆点不固定

窗户开着,或关着
窗帘落下,或拉起。视心情而定


2012.04.20



《路过》

灯光明亮,照见一切隐匿的事物
但是有墙啊,墙背后的黑暗是昨天的黑暗
还是明天的黑暗?

黑暗里,花开的遍地都是
但是采花的人哪里去了?
这个世界就快被鲜花占满了,那些长相一致的花朵
急需一批园丁,急需一群绵羊和猛虎

绵羊吃花,猛虎吃绵羊,园丁整理根下的泥土

房屋是如何倒塌?如果不是风太猛了,就是
时间太旧了,旧到把相片都变成了粉末
风景都消散在远处,而远处有一群人
他们喝着酒,唱着歌,自在过活

只有月亮独自路过,只有一条河流曾经路过


2012.04.19


《一种主义》

说这话的人,她现在低着头
一副温顺的样子
事实上她温柔如水
对待每个人都笑意盈盈
不当面揭你的短,也不会
背后说你的坏

变化,是在一场无关大局的谈话后
她其实什么都没做,也没说
就孤零零的被留在了荒原上
(如果说偌大的会议室是奶牛饲养场的话)
她变成了一头被放养的奶牛
荒原上没有草,生存变的艰难

她走来走去,从日出走到日落
从日落又到日出,四蹄磨出了血
后来终究下定了决心,要向有人烟的地方出发
(有人烟就意味着有食物,
有食物就意味着能生存)
她终于不知道良善是不是一种过错

“一种主义”,她说
坚持下来就是胜利,即便是错的
一种主义如果长成了草,那就
吃掉它吧,起码
“可以果腹,不会饿死”
她低着头,脸色苍白,好像病了




评论 (0 个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GMT+8, 2017-9-21 16:48 , Processed in 0.10386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