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芜湖人文网 返回首页

柳拂桥:安心有法凭书卷 http://www.whrww.com/?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文史随笔:《南陵道中》有余韵

已有 264 次阅读2014-3-2 17:30 |个人分类:文史随笔|系统分类:文学| 柳拂桥, 芜湖, 南陵, 历史, 文化


《南陵道中》有余韵

登录原先的网易博客,打开《经典视听》的圈子,于是一个叫做《迷情仙境》的轻音乐专辑便扑面而来。身心于是也融入那境界……

彼时正在研究杜牧与南陵的专题。就想说说小杜著名的七绝——《南陵道中》。关于这首诗,《唐诗鉴赏大辞典》载有刘学锴先生的赏析文字。我是早有拜读了。后来陆陆续续看到其他一些资料。有的还是至今未曾发现的。其诗曰: 

南陵水面漫悠悠,风紧云轻欲变秋。
正是客心孤迥处,谁家红袖凭江楼。 

该诗收入《樊川外集》,题又作《寄远》。杜牧之在唐文宗开成年间曾任宣州团练判官,南陵彼时是宣州属县,故约写于其任职宣州期间。题称《南陵道中》,没有点明是陆路,抑或水程。但从诗句看,理解为水程似乎妥当一些。没有确切的证据能够证明此处“水面”,乃是南陵何处水面。但是,肯定不会是有人猜测的那样指青弋江。因为青弋江彼时属于宣州,并不属于南陵;而且对宣州、南陵来说,青弋江发端于黄山,至此而过,注入长江,算是一条过境河流,非专属于宣、南也。故曰南陵道中、水面,似乎并不恰切。以此推之,专属于南陵的漳河的可能性要大一些,也只能说是可能性。只是说漳河,又如何理解“江楼”呢!在严格的意义上,也只有漳河算得上南陵人的母亲河了。 

全诗明白如话,只“孤迥”未明就里。朱碧莲《杜牧选集》(上海古籍版)诠释为孤独凄清。刘学锴先生有以下一些文字: 

前两句分写舟行所见水容天色。“漫悠悠”,见水面的平缓、水流的悠长,也透露出江上的空寂。这景象既显出舟行者的心情比较平静容与,也暗透出他一丝羁旅的孤寂。一、二两句之间,似有一个时间过程。“水面漫悠悠”,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时的景象。过了一会,风变紧了,云彩因为风的吹送变得稀薄而轻盈,天空显得高远,空气中也散发着秋天的凉意。“欲变秋”的“欲”字,正表现出天气变化的动态。从景物描写可以感到,此刻旅人的心境也由原来的相对平静变得有些骚屑不宁,由原来的一丝淡淡的孤寂进而感到有些清冷了。这些描写,都为第三句的“客心孤迥”作了准备。 

正当旅人触物兴感、心境孤迥的时候,忽见岸边的江楼上有红袖女子正在凭栏遥望。三、四两句所描绘的这幅图景,色彩鲜明,饶有画意,不妨当作江南水乡风情画来欣赏。在客心孤迥之时,意绪本来有些索寞无聊,流目江上,忽然望见这样一幅美丽的图景,精神为之一爽,羁旅的孤寂在一时间似乎冲淡了不少。这是从“正是”、“谁家”这样开合相应、摇曳生姿的语调中可以感觉出来的。但这幅图景中的凭楼而望的红袖女子,究竟是怀着闲适的心情览眺江上景色,还是象温庭筠词中所写的那位等待丈夫归来的女子那样,“梳洗罢,独倚望江楼”,在望穿秋水地历数江上归舟呢?这一点,江上舟行的旅人并不清楚,自然也无法向读者交待,只能浑涵地书其即目所见。但无论是闲眺还是望归,对旅人都会有所触动而引起各种不同的联想。在这里,“红袖凭江楼”的形象内涵的不确定,恰恰为联想的丰富、诗味的隽永创造了有利的条件。这似乎告诉我们,在一定条件下,艺术形象或图景内涵的多歧,不但不是缺点,相反地还是一种优点,因为它使诗的意境变得更富含蕴、更为浑融而耐人寻味,读者也从这种多方面的寻味联想中得到艺术欣赏上的满足。当然,这种不确定仍然离不开“客心孤迥”这样一个特定的情景,因此尽管不同的读者会有不同的联想体味,但总的方向是大体相近的。这正是艺术的丰富与杂乱、含蓄与晦涩的一个重要区别。

本诗著者杜牧,字牧之。晚唐时期京兆万年人。太和二年,擢进士第,复举贤良方正。沈传师表为江西团练府巡官,又为牛僧孺淮南节度府掌书记,擢监察御史。移疾,分司东都,以弟顗病弃官。复为宣州团练判官,拜殿中侍御史、内供奉。累迁左补阙、史馆修撰。改膳部员外郎。历黄、池、睦三州刺史。入为司勋员外郎,常兼史职,改吏部,复乞为湖州刺史。逾年,拜考功郎中、知制诰,迁中书舍人卒。牧刚直有奇节,不为龊龊小谨,敢论列大事,指陈病利尤切。其诗情致豪迈,人号为小杜,以别甫云。《樊川》诗四卷,《外集》诗一卷,《别集》诗一卷,今编为八卷。 

对于本诗,张金海先生《杜牧资料录编》(中华书局,2006年4月版)载:

明代大家董其昌《画禅室随笔·江山秋思图》曰:杜樊川诗时堪入画。“南陵水面漫悠悠,风紧云轻欲变秋。正是客心孤迥(又作“回”)处,谁家红袖倚(又作“凭”,柳拂桥注)江楼。”陆瑾、赵千里皆图之,余家有吴兴小册,故临于此。 

《题画南陵水面诗意》:江南顾大中,尝于南陵逃捕舫子上,画杜樊川诗意。时大中未知名,人莫加重,后为过客窃去,乃共叹惋。余曾见文徵仲画此诗意,题曰:吾家有赵荣禄仿赵伯驹小帧画,妙绝,间一摹之,殊愧不似。 

“万事不如杯在手,一年几见月当头。”文徵仲尝写此诗意。又樊川翁“南陵水面漫悠悠,风紧云轻欲变秋”,赵千里亦图之。此皆诗中画,故足画耳。

以上是早有发现,并见诸各类文字了。我要说的,是苏门四学士之一的晁补之的一首词:

醉落魄(用韵和李季良泊山口)

高鸿远鹜。溪山一带人烟簇。知君舟近渔矶宿。轻素横溪,天淡挂寒玉。
谁家红袖阑干曲。南陵风软波平绿。幽吟无伴芳尊独。清瘦休文,一夜伤单縠。

晁补之(1053-1110)字无咎,号归来子,济州巨野(今属山东)人。神宗元丰二年(1079)进士。哲宗朝,累迁著作佐郎,后因事屡遭贬谪。徽宗立,复召为著作郎。官至吏部员外郎、礼部郎中兼国史编修、实录检讨官。党论起,出知河中府,徙湖州、密州、杲州,主管鸿庆宫。工书画,能诗词,善属文。与秦观、黄庭坚、张耒齐名,并苏门四学士之一。与张耒并称“晁张”。其散文语言凝练、流畅,风格近柳宗元。诗学陶渊明。其词格调豪爽,语言清秀晓畅,近苏轼。但其诗词流露出浓厚的消极归隐思想。著有《鸡肋集》、《晁氏琴趣外篇》。

本词也见于《全宋词》。其中“谁家红袖阑干曲。南陵风软波平绿。”显然化用小杜《南陵道中》诗句。姑不赘言。 

我只是想说,小杜在晚唐是首屈一指的人物,《唐诗谈丛》说:杜牧之门第既高,神颖复隽,感慨时事,条画率中机宜,居然具宰相作略。顾回翔外郡,晚乃升署紫微。堤筑非遥,甑裂先兆,亦由平昔诗酒情深,局量微嫌疏躁,有相才,无相器故尔。自牧之后,诗人擅经国誉望者概少,唐人材益寥落不振矣。 

清人陈文述因此说:“唐代诗人独杜牧之有传。所作《罪言》《原十六卫》诸篇,得贾生《治安》之意,而世独称其“江湖载酒”,以求附于牧之,当非牧之所乐闻也。” 

至若诗词文章,《石洲诗话》云:小杜之才,自王右丞后未见其比,其笔力回斡处,亦与王龙标、李东川相视而笑。少陵无人谪仙死,竟不意又见此人。只如“今日鬓丝禅榻畔,茶烟轻扬落花风”、“自说江湖不归事,阻风中酒过年年”,直自开、宝以后百余年无人能道。而五代南北宋以后,亦更不能道矣。此真悟彻汉魏六朝之底蕴者也。 

而《诗薮》又云:俊爽若牧之,藻绮若庭筠,精深若义山,整密若丁卯,皆晚唐铮铮者。其才则许不如李,李不如温,温不如杜。今人于唐,专论格不论才;于近,则专论才不论格,皆中无定见而任耳之过也。 

笔者读晁补之集,每见小杜踪迹,此篇小令更是与故里南陵有关,欣何如之!

小杜与南陵之渊源,非一日也,容留下回再继续说。我只是想,作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晁补之,也是了不得的一个人物,何况他踩着小杜的“脚印”,“到了”我们南陵,我们理应“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9-24 16:41 , Processed in 0.06181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