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芜湖人文网


                                   文苑漫步       摄影天地       书画长廊       国学讲坛       文化传承       教育培训       影像档案       文化定制

                                   人在旅途       慢享生活       会展中心       美食江湖       人文地图       特别策划       应用下载       联系我们

芜湖人文网 首页 国学讲坛 查看内容

从周非将上《百家讲坛》说起

2015-7-9 14:41| 发布者: 柳拂桥| 查看: 826| 评论: 11|原作者: 柳拂桥

摘要: 昨晚。外甥女请吃饭,他先生小张开车来广电,不去也得去了。喝酒过后,不为什么原因,就打了周非一个电话。回答说是在北京,正为上《百家讲坛》试镜呢。困难还是有的,因为他的口音有些问题。又说回来后喝酒…… 如 ...

昨晚。外甥女请吃饭,他先生小张开车来广电,不去也得去了。喝酒过后,不为什么原因,就打了周非一个电话。回答说是在北京,正为上《百家讲坛》试镜呢。困难还是有的,因为他的口音有些问题。又说回来后喝酒……

如果周非上了《百家讲坛》,应该是很大的一个成绩。不仅仅是他个人的,也是芜湖的。芜湖人能够走出去不容易。

其实,芜湖人也不是没有上过《百家讲坛》。如我们南陵的卜宪群。你随便百度一下,就可以在网络上看到,2004119日,一个叫卜宪群的说了《传奇太后之吕后》。而这个卜宪群,在百度百科上可以查到:

卜宪群,安徽南陵人,1962年出生。1984年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历史系。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所长、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秦汉史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现正在从事院重大课题B类《秦汉国家形态研究》。主要研究成果有专著:《中国魏晋南北朝教育史》(人民出版社),《秦汉官僚制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所不同的是,卜宪群首先真的是走出芜湖了,并且早早地走的;他虽然是我的老乡,可是没见过,或许以后会见,但现在,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我期待他回乡省亲的那一天。尽管这一天可能很遥远。

也有相同点,比如都是芜湖人,也都是与安师大有渊源。因为周非如今除了头上有个副部长的帽子,还兼职做了安师大传媒学院的客座教授。据说,他自己说了,传媒学院的朋友也说了,在那儿,有个周飞(周非?不知道用的是本名,还是笔名)工作室。

以此观之,高校还是能出货的,也更容易被注意。

周非是领导,我不是。

可是,这并不妨碍我们做朋友。朋友间,是不说上下级关系的。谁说,我跟谁急。事实上,谁要摆谱,也没谁会买账。因为是朋友么!看看朋友的“朋”字,两个月亮并排在那,一般大小,互相照着。这就是朋友的朋。还要多说么,该说的,老祖宗已经替我们说了。

可是,当下,我有点对不住这个朋友。因为他的新作《中国知识分子沦亡史》(上海三联书店20121月第一版),我还没读完,就更当然没写那劳什子批评文字了。说是文艺批评,其实唱赞歌的居多。再说了,一本能够在三联书店出的书,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了。我一直以为,三联书店的书,都是能够传世的。当然,还有商务印书馆的,等等。但,绝不多。就那几家。

我记得和周非在QQ上聊过一次,是关于文化人的出路问题,与他那个《知识分子沦亡史》话题有关。已经一年过去了,他那时正在加班加点地赶写那书呢:

回复 23:12:36

知识分子最可贵的是独立性

柳拂桥 23:12:47

写几本书就是么

回复 23:12:52

我们为了糊口,已经失去了半生的独立性

回复 23:13:19

写,不是;一直写,才是

柳拂桥 23:14:08

可是,如果不是因为职业,即使写出来,也不会有人认账的,甚至不能发表和出版

回复 23:14:41

不会吧

柳拂桥 23:14:57

不信你试试

回复 23:14:59

好的东西,终究是要显露的

柳拂桥 23:15:17

你会在为养家糊口奔波呢

回复 23:15:28

我的《mm历史》是在隐姓埋名的情况下出的哦

回复 23:15:36

台湾版也是

回复 23:15:49

《大解读》台湾已经出版了

柳拂桥 23:16:23

也许你一直顺当的缘故

柳拂桥 23:16:34

不像我在基层

柳拂桥 23:16:56

资源如何转化为资本,这其实对每个文化人,都是严峻的课题。

到底叫我怀念起弗洛姆的《寻找自我》来了。那是我二十年前读过的一本书。这位哲学家在该书中提出了一个著名的论点,那就是“人是商品”的理论。出卖思想,出卖身体,无论是体力、脑力,还是什么,都得出卖。没有出卖,哪有回报呢。

古往今来,所有的人都在出卖,也在买进。

人的历史就是这样。

柳拂桥 23:17:16

这是我文章里面的一段话,还不是一种买卖么

回复 23:17:32

如果为了利益,就不应该做文化

回复 23:17:54

我向来私下认为,所谓“文化产业”是个非常错误的说法

柳拂桥 23:18:21

理论上是,事实上真不是

回复 23:18:34

人类的经济发展了,然后去弄文化;岂能将文化用来取得经济收益?那是糟蹋文化啊!

柳拂桥 23:19:17

不说了,也许需要实践来检验吧

回复 23:19:57

实践已经检验了:现在大家都在想名利,结果,全世界都堕落了

柳拂桥 23:20:32

而不堕落的,更无所事事

回复 23:21:45

浮躁

柳拂桥 23:22:15

社会进步和文明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回复 23:22:41

我就做个牺牲品吧

柳拂桥 23:23:04

这是真心话么,但愿不是

回复 23:24:17

应该是

柳拂桥 23:24:46

好,那会很悲壮

回复 23:24:56

官场如蜀道,太难

回复 23:25:16

自由在漆园,那里才是逍遥之地

柳拂桥 23:25:27

我说说,也只是理论上的认识

回复 23:25:59

我们为什么不能“拖着尾巴自由自在地逍遥在烂泥巴里呢?

柳拂桥 23:26:40

那毕竟是2000年前的事情了

回复 23:27:04

现在的天下,和那时一样堕落

柳拂桥 23:27:31

早已过之

柳拂桥 23:27:56

但是,老庄和孔子一样,也没能解决问题

回复 23:28:47

人类的问题不是某个人能解决的,但要有人认识到,要有人关心它,要有人来提醒

柳拂桥 23:29:24

可是,人微言轻,起不了作用。只有在其位才能谋其政

回复23:30:41

靠当权来解决问题,还是人治的思维

柳拂桥 23:31:03

法治也是人的因素啊

回复 23:31:05

一入官场,决不是你改变它,而是它改变你。

回复 23:31:19

如果它改变不了你,它会让你出局的

柳拂桥 23:31:22

如果不是人治,哪有法律

柳拂桥 23:31:43

法律都是权力制订的

回复 23:31:51

这是概念问题,在偷换概念

柳拂桥 23:32:03

改变世界需要权力

回复 23:32:48

应该是人民的权力,不是个人包括伟人的权力

柳拂桥 23:33:07

人民都是混饭的

柳拂桥 23:33:32

不讨论了,没意思

柳拂桥 23:33:46

我还有文章没写完呢

柳拂桥 23:33:54

晚安

柳拂桥 23:34:17

8

回复 23:34:28

88

这段聊天,其实说的就是中国知识分子要独立,还是沦亡的问题。说沦亡,无疑有些触目惊心,但也不为过。如果一个知识分子不能像文天祥在《正气歌》里面列举的那样,那也基本上属于活死人了。现如今,文人圈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好像见怪不怪了。其实只是没到时候。生了疖子,迟早都得通头。

周非说的多,写的也多。而我,看的多,说的多,却写的少。这是我需要努力的地方。

和周非相识是在他担任市发改委副主任的时候。那时,他写了一本芜湖地域文化的书,我们组织了一个不错的研讨会。后来,他陆续写了几个历史研究著作,在全国,都有不小的反响和不低的评价。当然,我也写了。在芜湖,我是写他最多,也是最早的。大约一切来自于文字缘吧。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柳拂桥 2015-7-9 14:37
在搜索关于周非,以及《中国知识分子沦亡史》的时候,我在搜狐博客上发现了下面一段话:


徐岱:有一本书叫《中国知识分子沦亡史》,沦亡史不是做亡国奴的意思,而是堕落史。这本书从学术角度来讲,没有太了不起,但是从思想史的角度来讲,它很有必要。在西方有两本名著,分别是《大众的反叛》和《精英的反叛》。《精英的反叛》这本书的前提就是对大众反叛的一种补充,他认为这个世界的问题是知识分子本身的问题。精英的反叛这个命题对中国人来讲太奢侈了,因为中国知识分子几乎没有反叛过。倬云老先生在中国古代社会史论中谈到,中国历史上知识分子除了先秦时代的知识分子之外,战国以后的知识分子马上就彻底堕落了。他们完全是为了个人的名和利,对国家和民族根本不感兴趣。


说这话的徐岱是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院长,是前几天的4月14日(周六)下午在杭州西湖区紫荆花路405号枫林晚书立方做一个叫做《超越平庸:我的人文观》讲座的时候。


也许其中“这本书从学术角度来讲,没有太了不起”的话,有些叫周非难受。因为贺雄飞在该书序言里面是给以很高评价的。如“当我打开周非的这部新作时,想起了这样一句犹太谚语:“如果你想在冬天躲雨,就造一个茅屋;如果你想在许多个冬天躲雨,就造一个石屋;如果你想让后代记住你,你就造一座环绕城市的围墙;如果你想永垂青史,就写《中国知识分子论亡史:在功名和自由之间的挣扎与抗争》吧。”我为周非先生的另外两本专著《拷问历史》和《非议历史》也曾做过“接生婆”,但几乎没写过任何文字,尽管那两《中国知识分子论亡史:在功名和自由之间的挣扎与抗争》也写得非常不错。在审读这部书稿的时候,我的内心油然而生出一种强烈的自豪感,《中国知识分子论亡史:在功名和自由之间的挣扎与抗争》将使作者名垂青史。”落差是有的。在一般人眼里,名垂青史的著作,怎么可能会“从学术的角度来讲,没有太了不起”呢?


可是,我不这么想。
我倒着实为周非先生高兴,甚至有私下里的窃窃欢喜。
因为周非的著作越来越多地得到学界的关注了,这是很难得的。我可以不相信贺雄飞的话,因为他和周非有利益上的关系,这本书,还包括此前的几本,都是贺雄飞给出的,他们私人感情也不错么,捧场子的话是难免的。人么,可以理解。
可是,徐岱说了,就意义不同。
因为徐岱与周非没关系。
因为徐岱没有私人感情。
因为徐岱是文化学者,他在说文化人应该说的话。
因为徐岱是把该书作为学术著作。
因为徐岱把周非的《沦亡史》和其他经典著作放在一块说的。
此前,周非的《沦亡史》已经在京城被评为“2012年最值得期待10本书之一”。
以上这些还不够么!

其实还不止这些。还可以一说:

徐岱是发现了周非的软肋的。在关于《非议历史》的批评文字里面,我实际上也说过类似的话。
徐岱说的是:“从学术角度来讲,没有太了不起”,而我说的是,“再更多一些学术的支撑”。好像很相像。只是这个“太”实在“太”了不起了。因为虽然“没有太了不起”,但是最起码是“了不起”吧,或则“很了不起”吧。何况,还有“但是从思想史的角度来讲,它很有必要”的后话。也是深中肯綮的。并且我们在徐岱的话里面也能够明显感觉到,徐岱是“太”赞成周非之知识分子“堕落”之观点的。

再多嘴一句,在徐岱眼里,有“太了不起”的学术么,可能是个问号。因为很多的学者都是很自恋的,总以为自己的文章最好,别人的都马马虎虎。如果一个学者有那么些偶像,还追星的话,就几乎不可能成为学者。

说到底,周非是不屑于寻章摘句,做那些故纸堆上考据文字的。周非所有的著作,以及他的著作里面的那些拗口的文字,其实都是周非在“借尸还魂”,或者叫“借他人的酒杯,浇自己的块垒”,阐明自己的“非议”观点而已。

周非是一个文化学者,他总能在钩沉历史的时候发现属于自己的观点。
周非更是一个制造思想的机器,不薄古人爱今人,总是能够老瓶装新酒,观点虽然奇怪,可是言之有据,也能叫人相信和理解。说他别具慧眼,发人所未发,都没错。

引用 柳拂桥 2015-7-9 14:38
这是一篇旧作,也没写完,发出来备案。也许,哪一天有时间了,再写完,也或者有些观点要做修改。
引用 阳光静静 2015-7-9 14:54
QQ聊天也充满了文人气息,给我们传递出许多文化原素。
引用 阳光静静 2015-7-9 14:55
这篇文章想推送首页,好像没这个权限,极晕。
引用 柳拂桥 2015-7-9 21:07
阳光静静 发表于 2015-7-9 14:55
这篇文章想推送首页,好像没这个权限,极晕。

你是管理员,啥权限没有啊。杨老师会编辑了。改日邀请专业技术人员专门培训。
引用 樵夫 2015-7-11 17:47
先顶上,并收藏!好文章,有空再仔细看。最近一直忙
引用 柳拂桥 2015-7-14 22:39
这一篇真好,我表扬自己
引用 柳拂桥 2015-10-10 23:52
樵夫 发表于 2015-7-11 17:47
先顶上,并收藏!好文章,有空再仔细看。最近一直忙

看了么?!批评的文字是要超越的
引用 樵夫 2015-10-11 00:07
柳拂桥 发表于 2015-10-10 23:52
看了么?!批评的文字是要超越的

很惭愧,后来就忘了回头再看了。
引用 柳拂桥 2015-10-11 00:08
樵夫 发表于 2015-10-11 00:07
很惭愧,后来就忘了回头再看了。

引用 樵夫 2015-10-11 00:21
刚刚读了一遍。值得。抽空再读,再做声。{:soso_e113:}值得再读。

查看全部评论(11)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芜湖人文网 ( 皖ICP备14002834号-1 )

GMT+8, 2018-8-19 23:23 , Processed in 0.094912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